|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在古代的锦绣良缘 > 第一百五十三章救治刘若华
  虽然我心里有点不高兴也想赶紧进去看看刘若华,但是转念一想说不定人家父女两个真的有什么话要单独说呢?我一个外人进去也确实是有点奇怪,于是就站在门外面乖乖的等着。

  过了许久也不见他们两个出来,我内心有点焦急就在外面来回的走动,终于看到他们父女两个从里面走了出来,不过我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脸色好像都有点奇怪,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难道是我的血没有作用,救不了刘若华了?

  他们两个也不说话,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便开口问道:“你们怎么脸色怪怪的?不会是我的血没有用,刘若华没有救了?”

  慕枫没有说话,但是医仙看着我说道:“不是这样的,我检查过后确定了你以前食用过血人参,你的血是有作用的,而且可以医好他。”

  听到这样的回答我真是欣喜若狂,“要是这样的话就太好了,那咱们现在就进去吧,要怎么做您告诉我。”说话的时候我的声音都激动的有点颤抖。

  医仙的表情出现了犹豫,然后说道:“你的血确实是有作用,但是若华中毒多年,加上雪人参已经被你食用多年药力大减,一点点血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那您的意思是需要多少?”医仙的表情也让我有点迟疑,不会是需要我所有的血吧?

  医仙回答说:“那倒是不至于,就是基本需要抽掉一半,然后把他的血给你输送一些,不然你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掉,但是就算是如此你的身体也会元气大伤,会有什么后遗症也不好说。”

  我思考了一下,一般医生说的话都会相对说的严重一点,他说我的性命无虞应该就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那好吧,我答应了,只要我们两个都还活着就比什么都重要。”

  慕枫和医仙没有都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快的就做出决定,医仙说道:“我认为这件事情你还是慎重考虑一下再做决定,不要这么着急。”

  “我当然着急啊,我们等得起刘若华等不起啊,他在那里躺了那么久,我好怕他以后会一直躺在那里。”我说道。

  医仙看着我说道:“那既然你想清楚就这么决定吧,我今天先开一些草药给你,明天早上咱们再开始,我待会再给你把把脉看你的身体是否支撑的住。”

  我点点头,医病方面的问题,我自然是全部听从他的安排。跟着医仙去了内室,里面依然是摆满了瓶瓶罐罐,我伸出手他给我把脉,他把了许久然后才抬头跟我说道:“你的身体还算不错,但是毕竟年纪太小,医治若华的过程中说不定会有未知的意外发生,我希望你可以再次的考虑清楚。”

  我对这个医仙还是很有好感的,他是一个很具有医德的大夫,他自然是不愿意我出现什么意外,“我动您的顾虑,治病有意外发生是十分正常的,不过我相信您老的医术,我和刘若华都会平安无事的。”

  医仙没有说话,只是递给我一包草药,让我回去煎药喝药,说是这个药可以排除体内的一些毒素可以让明天的治疗更加顺利一些。

  我接过走出了房间同时出来的时候慕枫神情复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并没有跟我一起离开,而是重新进了我刚刚出来的那个房间。我也没有在意,出来之后就回到昨天晚上的房间吃药,然后就是发呆,心里有着担心,但是这种担心被可以见到刘若华的喜悦冲淡了,我决定出去走走看看刘若华之前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地方。

  出来之后发现这里的景色确实是十分的漂亮,因为地势高的缘故在这样的雾天有着置身仙境的感觉,旁边的药童都绅士忙碌,来来回回的甚至都没有人过多关注我为什么在这里游荡,不过这样也好我还落得清净。

  因为到了中午厨房那边已经升起了袅袅炊烟,找个地方静静的坐下,闭上眼睛享受着此刻大的宁静,不得不说这里确实是一个休养生息的好地方,要是能在这里常住我相信远离了外面的纷纷扰扰人的心情也会变得宁静,难怪我第一次见到刘若华的时候就感觉他身上少了一点烟火气,原来是在这里生活久了的缘故。

  我在这里坐了许久,因为沉醉其中所以不知不觉忘了时辰,一直到慕枫过来寻我,我才意识到已经下午了。慕枫走过来坐到我的身边,然后说道:“你今天还没有见到师兄吧?你知道吗?他刚才醒过来了。”

  “真的吗?那我过去看看他!”我激动的站起身,打算立马跑过去见他。

  慕枫却拉着我,“你这会过去他肯定是已经昏睡了,你还是在这里跟我说说话吧。”

  “为什么会这样?不是说醒了就代表病情有所好转吗?怎么又让他睡过去呢?不行我还是要过去看看他。”我想挣脱慕枫的手。

  “是我下了一些安神的药给他,让他睡的。”慕枫看着我说道。

  “我不懂。”我说道。

  “我实话跟你说吧,我爹爹不同意你这样冒险救师兄,所以我们两个谁也没有能说服谁,于是爹爹给师兄下了一副猛药让师兄先清醒过啦问问他的想法。”慕枫说道。

  我没有说话,重新坐了下来,示意慕枫接着说下去。

  “跟你想的一样师兄自然是不同意,但是如果他不同意的话他就会灯尽油枯的,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师兄去死啊,所以趁着爹爹出去我又下了药让他重新睡了过去。我现在过来找你是希望你一定要坚持,只要你坚持爹爹也会没有什么办法,师兄现在已经做不了决定了,所以决定权掌握在你的手上。虽然我不是很喜欢你,但是我看的出来你相救师兄的心跟我是一样的,你这次一定要跟我一条心,咱们一起治好师兄。”慕枫真诚的看着我说道。

  “你放心吧,我既然已经决定救他就不会反悔的,要是我真的有什么意外的话你一定要转告他让他忘了我,好好活下去。”不知道是不是慕枫的话感染了我,我的心思也不禁沉重了起来,我也害怕自己有个万一,但是我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慕枫的脸上闪过十分欣喜的表情,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慕枫对我露出这样的笑容,“要是这样的话真的太好了,走吧,我带你去吃饭,然后你好好休息,明天早起我会把早餐给你送去的。”

  我心想这待遇跟今天比起来真的是相差太多了,我知道这都是慕枫的心意也就没有开口拒绝,“好吧,都听你的安排好了。”

  回到房间之后虽然我自己已经想通了,甚至可以接受过程中的风险和意外,但是心里还是止不住的紧张,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着,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正是因为今天的这个决定,让我们两个错过了彼此。

  天刚刚亮就听到慕枫在敲门,我也是昨晚上一直睡眠很浅,所以立马就清醒了过来,爬起来给她开门,慕枫端着早餐进来,“洗把脸赶紧吃吧,今天治病期间不能休息,估计是吃不上饭了,也不知道会持续多久。”

  我迅速收拾好坐在桌子前面吃饭,说实话真的是一点胃口都没有的,但是还是机械的往嘴里吃进去,不管怎么样补充能量才是最重要的,不然我还怎么去救刘若华。

  我被慕枫和医仙带到了一个密封的小房间,刘若华躺在一张小床上,旁边还有一张小床我知道是为我准备的,我听从他们的指示躺在了上面,这个时候我心里的紧张消散了,莫名的心安,看着躺在旁边的刘若华我更加确信了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看到慕枫递给医仙一个类似于针管的东西,没有想到他们这里的思想竟然已经如此先进了,知道怎么采血最安全和方便,我自然这个时候不是提问的好时机也就没有说话,等着他们慢慢操作也就是了。

  我看着那根粗粗的管子扎进了我的血管,说不痛是假的,好在慕枫的手法很是熟练,痛苦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随后我听到慕枫说道:“因为时间很长,我给你早上的茶水里加上了安神的药,你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吧。”

  刚想反驳慕枫,我不想要休息,我想看着刘若华,但是我的眼皮立马变得很沉重,脑袋也变得昏昏沉沉,在我睡着的前夕我好像听到医仙在训斥着慕枫,“谁让你这样做的,她抽血的时候会很虚弱,让她清醒才是最安全的!”其他的我已经听不清楚了,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反正睡着以后一直迷迷糊糊,不知道睡了多久,偶尔会听到身边有人吵架的声音,有时候又可以听到叹息的声音,这个叹息的声音好像是刘若华又好像是别人,反正就是一直昏昏沉沉的醒不过来,有时候迷迷糊糊的我都不敢确认自己是否还活着,有点像我刚来到这个地方的那种感觉,整个人虚无缥缈落不到实处。

  在我昏迷的时候外面却是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皇后把刘宏母子拉下了马,本来以为皇帝时日无多自己的儿子很快就可以称帝的时候,皇帝的身体竟然奇迹般的大好了起来,皇后这时着急了想给皇上下药,这时一直被他们遗忘的宫雨嫣发挥了作用在皇后下手之前伙同她的父亲把皇帝给送出了宫。

  宋箭他们也是赶赴京城这个时候打出了救驾的名号很快就带领部队进了京城,这样一来皇后控制的地方就只有一个皇宫大内罢了,刘瑾带领人马两天就将皇后所有的人马拿下,重新将皇帝迎回了宫里。

  皇上经过这一系列的变故,虽然说保住了自己的性命,但是仍然是元气大伤,看到自己身边的人已经所剩无几,心中更是感慨万千,自己的一生要强,没有想到到头来却是落到这个下场。而且虽然他仍然是皇上,但是现在朝廷中的大臣已经是完全换了一遍,他也不过是空挂了一个名头而已,思来想去自己做这个空头皇帝也没有什么意思便让位给了刘瑾,10日之后便是刘瑾的登基大典。

  沉睡了许久的我,突然在一片刺痛中醒来,外面的阳光刺得我半天都睁不开眼睛,我醒来之后发现我在的地方竟然是京城的将军府,我怎么回来的?刘若华怎么样了?我想找了问问问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等了半天终于看到了胭脂端着一壶茶水进来了,看到我醒了十分欣喜的跑了过来,然后喜极而泣,“小姐你终于醒了,我这就找人去叫老夫人和将军,他们都快急死了。”

  我想问她我到底睡了多久?但是张嘴半天还是没有说出话,应该是太久没有讲话的缘故,看样子我的父亲也是安全回来了,不一会儿胭脂就带着我的祖母和父亲走了进来。就短短时日不见我怎么感觉祖母苍老许多,留着眼泪拉着我的手不放,我注意到父亲的的眼角甚至有了泪花,这段时间他们肯定是担心坏了。

  祖母和父亲呆了一会便让我好好休息就出了门,我因为不能说话就只有点点头,他们走了之后胭脂坐到我的床边开始絮絮叨叨说着最近京城的大事。

  刘瑾将会在10天后登基,之前的皇上退位做太上皇,而且刘瑾在前几日已经将之前刑部尚书娄宾的女儿娄文柳和安肖梧娶进了家门,现在可谓是春风得意。我听到刘瑾终于得偿所愿完成了自己的梦想很为他感到高兴,而且通过之前跟他的接触他性格不坏以后应该会是一个勤政爱民的好皇帝。

  胭脂还告诉我,刘瑾之前将为将军平反的折子递上去,虽然皇上有意见但是还是批复了,现在已经让我父亲官复原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