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余生有你则甜 > 【八十七】
  陈歌这么平淡的神色,才是人陆陌涵觉得最为慌乱的。

  然而,对于这种事,似乎和他也扯不上什么联系,毕竟和是李兰和陈歌之间的恩怨。

  他始终位于旁观者的位置。

  他只是希望之后的事情,不要发生的那么让人觉得可怕就好,一切都希望和平时一样。

  在那些前辈用完陈歌调制的药剂时,那一整个下午都是平淡过来的,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也没有哪个实习医生被训斥。

  仿佛这一天本该是这样平淡无奇,安安静静的渡过,但是,这一天呀又并非是这样安然的过去。

  李兰候在一处休息区,她一直坐在椅子上,紧张的看着某处,只希望她所希望的那些事情能顺利发生。

  但是很可笑的事,没有。

  那里完全处于安安静静的状态,一切都非常顺利。

  李兰等不下去了,她站起身,看着某处地方,紧紧握紧了拳头。

  “前辈,今天拿的药剂用完了吗?”她感到一位前辈的面前询问。

  前辈的目光在李兰身上打量了一会,之后带着一丝疑问,问道:“你是?”

  李兰连忙开口,“哦,我是那边管理药剂的实习医生李兰。”

  话一出,前辈的脸上顿时显出一丝不满。

  在前辈的脸上,她看到了所谓的看不起。

  那一刻,李兰心里有些不太好受,再这样的地方,的确,他们都不怎么看好实习医生。

  更何况,他们也没给他们留下什么好的印象,所以又这么会喜欢他们呢?

  李兰完全不在意这些,她过来的目的,只是想知道她想知道的那些,这就足够了。

  前辈撇过脸,一点也不想理会李兰,却还是说了,“药剂用完了,不过也不需要从你那挑药剂。”

  听罢,李兰皱了皱眉头,眉头显出疑惑,怎么会?

  “已经用完了?”

  “是啊,下午的用量已经用完了,但也不需要从你那拿资源。”前辈说。

  李兰知道他都看不上她那边的药剂室的药剂,只是她在意的根本不是这些。

  “那没出什么事情吗?”李兰试图问。

  前辈听后,不由有些恼怒,“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对不起。”

  李兰匆匆忙忙道了歉,之后赶忙离开了。

  今早受了一顿骂,这次她怎么可能还愿意被骂一顿?

  只是,她不太明白了,那些药剂怎么可能没有问题,她明明……

  李兰回望了一眼,在那一刻,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样。

  难道……

  难道是她?

  陈歌皱了皱眉头,恍惚间想到了一个人,正是陈歌,她记得昨晚趁陈歌离开之后,她偷偷来到陈歌的药剂室,把她调制好的药剂动了手脚,细心的处理了痕迹。

  按理说是发现不出有什么问题的,如果发现了问题的话,那个时候陈歌就应该找她麻烦了,可是她没有。

  李兰越想越觉得混乱。

  就算她动了手脚被陈歌发现了,她怎么可能无动于衷,这不可能的。

  她感觉心里一阵烦乱,最主要的是,她的事情败露了,她没有让陈歌吃亏,没有让她尝到苦头。

  相反这一天,她过得还惨不忍睹。

  在她不甘心的回头,顿时看到自己的面前不远处站着一个女人。

  穿着一身白衣大褂,站得挺直,头微微昂起,带着一股天生的傲气。

  她看得心里很不甘心,很不爽。

  只是那一刻,她捏了捏拳头,冷声道:“陈歌?”

  陈歌听罢,依旧脸上带笑,她喜欢看到挫败者的样子。

  李兰看到她脸上显露的笑意,顿时捏紧了拳头,她说道:“你怎么在这?”

  她动的手脚被陈歌看穿,那一刻见到她,就像是过来抓她的把柄一样,她自然有些心虚和害怕。

  害怕陈歌突然把那件事说出去。

  只是,那一刻她害怕之后又让自己冷静下来了,她仔细的想,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就算陈歌说出来又能怎样?

  又有谁会知道,已经没有了证据,不是吗?

  这番想,李兰也没有之前的畏惧,反而坦坦荡荡看着陈歌,她已经想好要怎么应对陈歌了。

  陈歌看着她的神色,说道:“怎么了,见到我很意外?”

  她不是不能出现在这里吧?

  看李兰的反应,陈歌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毕竟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呵,你平时不是很忙吗?一天到晚基本都待在药剂室里,怎么可能闲来无事来这些地方走,我就是好奇问问而已,又有什么呢?”李兰说道。

  听后,陈歌不得不佩服李兰这一点。

  至少她能做到这样波澜不惊,也是让人觉得惊奇了。

  看着李兰,陈歌说道:“我可没说不让你问啊!”

  李兰顿了顿,眸光瞥向别处,“那我先去忙了。”

  闻言,陈歌顿时拦住了李兰的去路。

  “这样就想走了吗?”那一刻,李兰有些意想不到,想不到陈歌并不打算放过她。

  她也不觉得有什么好怕的,便停住了步子,“你有话就直接说吧!”

  反正她这次不得逞,定然不会就此罢休的,陈歌也看得出来,毕竟她们两人已经不是斗这一两次了。

  “好,其实我想说的也就是这么一句话而已,你得罪我的,不管有没有成功,我都不会放过你。”陈歌说的这句话有些力度。

  那一刻她就知道,陈歌可没打算放过她。

  既然敢做,自然敢当。

  “你已经知道了。”李兰说道。

  听罢,陈歌露出一抹别有深意的弧度,她自然是知道了,不然也不会过来找她的麻烦。

  “只可惜,你做的那些手脚还不够高级,所以被我及时发现了!”陈歌又道。

  “那在那个时候,你怎么不把我直接戳穿?”

  李兰倒想知道她到底想做什么。

  听后,陈歌解释,“时机不太对,总之你好自为之。”

  说完她就走了,当然,她也知道李兰这次没有成功,就绝对不会放弃的。

  那一刻就是她反击的最好时机。

  看着陈歌离开的身影,李兰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想,她绝对要让陈歌知道她的厉害。

  只有这样,往后她才不会这样看不起她。

  李兰心里也存有那所谓的傲气,不肯被别人瞧不起,她势必要让别人认可她,觉得她不比陈歌差分毫。

  陆陌涵来到舒陌欣的病房里,他给她带来了晚餐,还有她需要服用的药。

  一进病房,他便看到满地散乱的药片,他知道这些药片从哪来的。

  只是这让陆陌涵不太理解了,难道陈歌就不怕舒陌欣到时候直接把这些药吃完而危急到性命吗?

  思来想去,似乎也察觉到一点,舒陌欣不会愿意吃药的,这些药放在她的面前,及时对她有生命危险,她也不一定会吃。

  陈歌也就是抓到了她心里的这一点,才会这么放心把那个药片放在舒陌欣那里没有收回。

  说到底,陈歌也太过放心了。

  他拿着晚餐,因为没有桌子,以至于没有地方可以放,舒陌欣坐在床边,头发散乱,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目光愣愣的看着陆陌涵,没有挪动过,就像一个死人的眼睛,看到这个场景的陆陌涵顿时被下住了。

  他赶到舒陌欣面前,问道:“舒陌欣,你没事吧?”

  他道出这句话的事后舒陌欣并没有应他,依旧是露出那没有精神的神色,没有生机的眸光扫落在他的身上。

  看到舒陌欣无力的捏了一下自己的衣角时,陆陌涵才略微放心,至少这个时候,舒陌欣没有事。

  他虚惊一场,把饭盒递给她,“先吃晚餐吧,应该很饿了!”

  舒陌欣听陆陌涵这句话,本不想应他的,但那一刻被他手中的那个饭盒装的晚餐给吸引了。

  她轻轻的嗅了嗅,感觉肚子真的饿了,那一刻才缓缓的伸出手把饭盒接了过去。

  她匆忙打开饭盒盖子吃起饭来。

  陆陌涵给她准备的是她以往都没有吃过的饭菜,有菜有肉,以往她日子过得并不是很好,所以从来没有吃过一次好的饭菜。

  当尝到这所谓“美味”的晚餐,吃得狼吞虎咽。

  陆陌涵看着她着急的样子,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先喝一点汤吧,别噎着了。”

  陆陌涵这样劝她吃慢点,她没有理会,全程也没有说一句话,意外的保持了沉默,让陆陌涵有些吃惊。

  回想舒陌欣做手术醒来之后,她的情绪就没有稳定过,有时候兴奋、激动,甚至有时候低落、沉默,到底无法让舒陌欣的情绪保持正常。

  他看了看地下那些散乱的药片,抿了抿嘴,他不用想也知道这地上的那些药片是什么类型的药。

  只是没想到这个药片的效果居然不怎么理想。

  舒陌欣看着陆陌涵,安安静静的,什么话也不说,她已经吃完晚饭了,似乎只用了五分钟左右。

  吃完饭后,盒子没有地方放,她直接放在了地上。

  看着那些药片,她的手抖了抖,那些都是她丢在地上的药,看到这些药片,她不由有些难受。

  她很厌恶这些药,要是看久了,她难免会觉得想吐。

  陆陌涵留意到了她的神色,可是要让舒陌欣吃的药,她还是要吃的,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舒陌欣的病情一天不好,她就要多吃一天的药。

  其实,他也知道,这也许是恶性循环,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最后他把顺便带过来的药和水递给舒陌欣,说道:“这些也吃了吧!”

  舒陌欣看着他手中的药片,那一刻眸中起了几丝厌恶,她顿时拍开他的手,那些药片便掉在了地上,和之前的那些药片混在了一起。

  她这样的举动让陆陌涵一怔,可他也并不觉得有多意外,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毕竟舒陌欣的性格和遭遇,注定她的性子是这样的了。

  看着舒陌欣这样,陆陌涵也是有些不太忍心,他也因为舒陌欣这番不听话而觉得苦恼。

  “你不能这么做。”

  话舒陌欣是听得懂的,关键是她愿不愿意听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个时候的她,性格不是一般人能忍的,毕竟,一个精神病患者的情绪,总是让人出乎意料。

  有些时候,也难免会让人觉得意外。

  “我不会吃这些药的。”

  如果那次不是被陈歌逼迫,她绝对不会吃,她那么讨厌这些东西,还有这样的地方。

  如果不是因为被逼迫,她不需要去忍,她完全可以逃走离开这。

  她只能找一个时机,究竟会是哪个时候?

  看着舒陌欣这样,陆陌涵抿了抿嘴,他无奈的叹出一口气,安慰道:“舒陌欣,你听我说吧!其实我也不怎么希望你吃这么多的药,只是现在,你不得不吃。”

  “就是因为你们说我有精神病,所以逼迫我吃吗?我现在这个样子,看着有精神病是不是?你们所有人都这么说我!”舒陌欣情绪顿时激动起来。

  她其实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有些找不到理由。

  可能是觉得自己这样实在太憋屈了,她在这受的待遇,根本不是一个正常人该受的待遇,她自然忍不了的。

  陆陌涵听她这番话,顿时愣住了,“你想起来了?”

  舒陌欣听后,皱了皱眉头,“什么意思?”

  什么叫她想起来了?

  舒陌欣不由狐疑,难不成她忘记过什么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到底忘记什么了?

  舒陌欣狐疑看着陆陌涵,此刻已经充满怀疑,她只要听陆陌涵的一句话。

  看她显露的神色还有问出来的话,他就知道自己差点就就说漏嘴了,当时连忙改口,“没有。”

  舒陌欣怎么可能觉得自己听错了。

  她真的忘记了什么吗?

  仔细想想的确是这样的,她似乎忘记了很多的东西,已经记不起自己认识谁,经历过什么事,来自哪里。

  她简直就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一醒来就在这样的地方。

  “我是谁?”舒陌欣喃喃自语。

  “我为什么会活在这样的地方?”她疑惑着,看向陆陌涵。

  “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回答我的问题呢?”舒陌欣看着他。

  的确没有人告诉过她这些,当然,她心里疑惑的这些,就算问出来了,也没有人愿意告诉她真相。

  当然,也许其他人也不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