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远征之王 > 第八章 豪取强夺
  “太弱了,我随手一撕就能叫他四分五裂”霍格举着鸡腿一副骄傲的样子喊道。

  霍格灵气境九层,对上灵气境一层而且还是刚刚晋升的那个面具男自然是单方面的虐杀。

  “嗯”希尔瓦娜斯却有些不满的斜视了霍格一眼,刚刚还雄赳赳气昂昂的霍格立马就像是漏了气的气球,可怜巴巴的又补充了一句“当然,希尔瓦娜斯女王才是最强的,我霍格也抵挡不了她一箭。”

  希尔瓦娜斯这才满意的笑了笑,叶荒海不禁莞尔,也不知道这什么时候霍格被希尔瓦娜斯给驯服了一样,几人的话若是被别人听到了的话恐怕都会大吃一惊,又或者笑掉大牙。

  几人继续闲聊着,吃了这么久,就算是霍格也差不多吃饱了。

  突然,门口响起敲门的声音,然后美女侍者的声音传来“几位贵客,有人求见。”

  没想到会有人求见,叶荒海一时有些错愕,脑海中闪过许多念头,是自己的行踪暴露了明明带了伪装用的面具,怎么被发现的

  带着困惑,但是有霍格和希尔瓦娜斯在身边,叶荒海有持无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身边的希尔瓦娜斯和霍格已经做好了伪装。

  “让他进来。”叶荒海说道。

  “是”门口的美女侍者应声,随后雅间的门被打开,走进来的那个人又是让叶荒海吃了一惊,竟然是刚才在场上舞剑的那个面具男。

  叶荒海现在自身是启灵境的第四层,根据他的感知眼前的面具男是启灵境三层的修为,比起自己而言要低上一层,但是对于白虎王国也算得上是一个实力强悍的人物了。

  而之前希尔瓦娜斯已经说过,这人是灵气境第一层的修为,也就是说现在叶荒海所看到的是假象,灵气境一层的灵能者,来到这金雕阁舞剑,还伪装成启灵境第三层的灵能者,必然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心中感到有些好奇,叶荒海仔细打量起眼前这和自己刚刚很有共鸣的面具男。

  靠近了看更是感觉气度不凡,虽然脸上戴上一个能够遮住整张脸的白色面具,仅仅有两个狭长的眼眶,一头白色的长发甚至长到了腰间,身上的衣服也朴素,但是挺拔的身姿以及凌厉的气场就已经让他存在感爆表了。

  “在下李章,是金雕阁临时的剑舞者,还未请教阁下尊姓大名。”面具男彬彬有礼的说道,但叶荒海知道这只是表象,他其实是一个十分傲慢的人,因为从进来之后这自称李章的面具男就一直看着自己,身边的希尔瓦娜斯和霍格都被他所无视,而且虽然进行了自我介绍,却并没有将面具脱下来,以真面目示人。

  名字也可能是假的,但李章显然也并不在意别人是否发现他名字的真假。若是叫他知道被他无视的霍格和希尔瓦娜斯都是能够秒杀他的存在,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反应,叶荒海心中好奇的想着。

  同时也回应道“客气了,在下免尊姓叶,名叶,你叫我叶叶就行了。”

  面具男面具下的脸色顿时一黑,叶叶,爷爷,之前的两人的剑舞那种共鸣的感觉他也是第一次遇到,所以他才“屈尊”的上来,怀着一种来见知音的想法,没想到叶荒海的第一句话就让他对他的印象跌倒了谷底。

  “哼,叶兄为何要如此羞辱在下,刚才我两人共同舞剑,还以为遇到了知音,诚心诚意的上门竟被你如此对待。”面具男的声音里充满了愠怒,可见对自己被戏弄感到非常不满。

  一丝丝的杀气弥漫开来,希尔瓦娜斯和霍格都悄悄做好了战斗准备,若是面具男动手了定在第一时间斩杀在地。

  身后的美女侍者也是感受到了,虽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身体不住的颤抖着。

  叶荒海也只是想要试探一下他的态度罢了,仅仅是被拿称呼开了个玩笑便能将人激怒,可见面具男毫不掩饰自己那颗充满自尊与骄傲的心。

  但另一方面而言也能看出他是一个赤诚的人,只是这样的一个人竟然来这金雕阁舞剑卖艺,这件事可就十分耐人寻味了。

  “李兄息怒,刚刚是你听错了,我姓叶,名叫夜,夜晚的夜,所以我是叫做叶夜,并非是有意要戏弄于你。”叶荒海面不改色的笑道,说起谎来也不打草稿,“我这个名字经常被人误会,这么多年来着实让我吃了不少苦头。”

  “啊,竟是如此。”面具男对自己的误会感到羞愧,道歉道“是我太过冲动,说话不经大脑,这个毛病也让我这么多年来吃了不少苦头,刚才的事情实在是对不住,还望叶兄能够原谅在下。”

  这么轻易的就相信了叶荒海的话,也不知道是太单纯还是因为真把叶荒海当成了知音。

  “无碍,无碍,来,我们坐着聊。”叶荒海说道,面具男没有推辞,坐了下来,美女侍者战战兢兢的告退后,叶荒海问道“不瞒李兄,刚才的剑舞,是我生平第一次舞剑。实在是李兄的剑舞太过不凡,让我感触颇深,借着酒兴,这才跟着舞起了剑。刚才的奇妙感觉也让我觉得李兄是我的知音,可是,若再让我舞一次恐怕难以再现了。”

  李章颇为遗憾的说道“那真是太遗憾了,我还希望以后能够多和叶兄交流交流。再一起舞剑,刚才也让我收获颇丰,许久未曾得到进展的剑道又精进了许多。”

  “实不相瞒,其实来找叶兄还有另一个目的,之前所见,叶兄腰间的宝剑甚是不凡,不知可否让在下一观。”语气十分热切。

  观察这人的行为举止都毫不做作,透着一股子赤诚的感觉,叶荒海很快便摸清了面具男李章的为人,高傲、洁身自好、心思比较单纯没什么心机,而且对剑十分的痴迷,是个剑痴

  “这有何不可,它叫做奥尔曼塞瓦。”叶荒海丝毫不担心李章能抢走自己的宝剑,大大方方的将奥尔曼塞瓦从腰间取下来递给他。

  李章明显也没想到叶荒海这么爽快,顿时一愣,随后郑重的将剑接过来,说道“没想到叶兄竟是如此爽快的人,若不是哎,算了,没什么。”李章的话里透着遗憾。

  叶荒海好奇的问道“若不是什么”

  李章想了想,还是将心中的事情吞进肚里,说道“没什么,没什么,还请叶兄莫要过问了。”说完,就将注意力都投在奥尔曼塞瓦上。

  这柄抽奖得到的宝剑让李章赞叹不绝,还抽出自己的宝剑拿来对比,口中赞道“我这把松山剑已经是号称绝品的好剑,以百松钢作为主材料,由锻山老人亲手打造。但是和叶兄这把比起来却根本算不得什么”李章看着奥尔曼塞瓦,眼中满是痴迷。

  端详许久,李章才依依不舍的将目光从剑上移开,有些尴尬的问道“恕我冒昧,不知道叶兄可愿意出售奥尔曼塞瓦,我现在很需要一柄超越松山剑的宝剑,还请叶兄认真考虑一下,价格方面绝对不会让你吃亏。”

  叶荒海摇了摇头,他又不缺钱,也不需要那么多钱,奥尔曼塞瓦是他唯一的武器,虽然有高手保护几乎没有自己出手的必要,但作为未来的白虎国王配上一柄上好的宝剑也是十分有面子且有必要性的,能够彰显王室的权威。

  “叶兄”李章还想要再争取一下,但叶荒海打断了他,“抱歉李兄,这柄剑对我很重要,不管多少钱我都是不会卖的。”

  话说到这份上,李章也死了从叶荒海手上买到奥尔曼塞瓦的心了,只好遗憾的放手,将剑还给了叶荒海。

  明明有着灵气境的修为,而且还是一个剑痴,面对明明那么渴望的宝剑竟然还能够不滋生歹意,叶荒海很欣赏他的为人。

  心中产生了爱才之心,遂说道“不知李兄隐藏自己的实力和身份究竟有什么么目的,其实我是”

  见叶荒海竟然看穿自己隐藏了实力的事情,李章面具下的脸色顿时大变,叶荒海话还没说完,门口突然传来一阵骚动,紧接着很快就有个人冲了进来,打断了叶荒海讲话。

  砰,房门被暴力的推开,进来一个浑身金闪闪的华服公子哥,腰间别了一柄上好的宝剑,手中还轻轻的摇着一把扇子。身边足足六个高大魁梧的扈从,其中有一人达到启灵境第一层的修为,应该是扈从中的老大角色,其余五人都是炼灵境第七层到第九层不等。

  霍格和希尔瓦娜斯默不作声的站了起来。

  门外的美女侍者拦不住人,被推倒在地,嘴里还喊道“李平公子”

  李平一脸傲气的走到叶荒海面前,神气的说道“我刚刚看见了你在这里舞剑,听老徐说你的剑还挺不错,所以我就来买你的剑,说吧,开价多少”

  “哦”叶荒海笑了,竟然还有人对自己豪取强夺,抢到我头上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