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易步南行 > 第281章:土味情话
  当年他们年纪都还小,奚南以为易鸣也就随口一说,早就忘记了。谁知道,多年以后,还能看到昔日学艺不精,也并不满意的画稿,成为易鸣的珍藏,而且还将之制作成了水晶吊坠。

  “这么多年了,你还留存着这幅画,我都不记得了。”奚南心里泛起一股暖意。

  算起来,她和易鸣认识了二十多年,真正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你当时画的觉得不好,可是看在我的眼里都是惟妙惟肖的佳作。那次去你家的时候,我把你认为不好的,不要的画都珍宝似的收藏起来。你的每一副画都是精品,我就等将来有一天能给你办一个画展呢。”

  “呵呵,那还是算了吧,在画画方面几斤几量,我自己心里还是有数。”奚南笑道。

  “我在家里给你办画展。”

  “嘻嘻,参观人就你一人,不过,你是怎么做到了,让画稿变成吊坠。”奚南表示疑惑。

  “其实,我在来阳城的时候,就开始到处找人定制这个项链,只是之前一直没有机会给你,如今算是寻觅回佳人。”

  “谢谢你的用心。”奚南看着灯光下璀璨的吊坠,今天一天心里都是温暖阳光的。

  真是你若向阳,心便温暖。

  “这个项链你不打算打开看看”易鸣充满爱意的眼神凝视着奚南。

  “打开看看,怎么打开”奚南讶异地摆弄着手里的吊坠,很普通的水晶吊坠啊,难道还有机关?。

  经过仔细观察,她终于发现这个吊坠是可以打开的,真是设计独特,她小心翼翼地打开来,豁然发现里面是一颗爱心形状的熠熠闪烁的钻石。

  “喜欢吗,即满足了少女的心思,又低调而不奢华。”易鸣的微笑在唇边荡漾。

  奚南毫不掩饰自己的欢喜。“还是你懂我心思。确实如此。”

  “我帮你戴上吧。”易鸣的声音在宁静的夜晚更显沙哑磁性。

  奚南温顺地递上吊坠,易鸣绕到奚南身后,将吊坠给奚南戴上。

  然后转到她的前方,欣赏的目光,“嗯,真的很漂亮!”

  “吊坠漂亮还是我漂亮?”奚南眨巴着眼睛,调皮地问。

  易鸣想到了上学时的奚南,有时候问他问题,就总爱眨巴着一双迷人的大眼睛问他“这题为什么是这样的?我怎么就做不出来?”

  彼时的奚南十五六岁,娉婷少女初落成,一张黛玉般的鹅蛋脸,宝钗般的俊俏端庄,却是王熙凤一样泼辣的性格。

  肌肤胜雪,红润的脸颊上梨涡隐现,那双扑闪的大眼睛,明明是清澈无波的,却让同样青春年少的易鸣动了心弦,他需要用一股洪荒之力,才能抑制住内心暗流涌动的波澜……

  奚南见易鸣看着自己愣神恍惚,不知何故。

  “这么难回答吗?算了吧,不好……看……”

  易鸣意识回流,眼底的笑意如星光点缀,

  “当然是你漂亮,戴上我亲手为你订制的项链,更加楚楚动人,不可方物。”

  奚南羞赧地低头,看了看颈项间的吊坠, hello kitty正冲她甜甜的微笑,确实很可爱漂亮。

  看在易鸣眼里却是不胜莲花的娇羞。

  奚南猝然抬眸,被易鸣的目光捕捉住。

  奚南大方回应,“你这笨嘴拙舌的,何时变得能说会道了?”

  “句句发自内心。”易鸣笑意湛湛,“近朱者赤,近你者美。”

  奚南浑身不由自主的抖了抖,这算是土味情话吗?真是令她刮目相看,“你这是越发的口齿伶俐,我的魅力如此大吗?”

  “嗯。”

  “说你深藏不露好呢?还是暗藏心机好呢?”奚南扬起头,望着易鸣。

  “你说了算。”此刻的易鸣心情极佳。

  “这个礼物是否太贵重了?”奚南用手指轻轻地拨弄着吊坠。

  “我可是按照你的创意来的。”这个思维跳跃的。

  “我的创意?”奚南一脸疑惑地看着易鸣,“我怎么一点不记得?何时的创意?”

  真是天天有惊喜,处处有奇迹。

  “你曾经说过的话,我都记得。”易鸣眼眸中的星光仿佛要溢出,神情显得越发温柔。

  “你是我的时光机。谢谢你,一鸣。”说不感动是假,此时的奚南沉浸在爱情的甜蜜中。

  -------

  两人肩并肩走出了盛南中心,易鸣送奚南回去。

  路上,易鸣认真地说“你那天去看看别墅。爸爸说有我们一栋,我爸送房子,你爸送装修。”

  奚南没有任何惊喜,反而一脸的不乐意。

  “我还是觉得住在盛南公馆更自在一点,房子不大,收拾起来也轻松。

  我已经习惯自己是一个穷人,你让一个穷人去住那么豪华奢侈的大别墅,怎么都觉得有点格格不入的味道,何况我从没有想过那样的生活。”

  外人听了一定会说奚南太矫情了,易鸣明白,这才是他心目中的南南,不枝不蔓,亭亭玉立,纤尘不染。

  易鸣也不喜欢强人所难,特别是南南这样个性鲜明的女孩。

  但,他答应了父亲慕盛海,也为家族的事业做出一点个人牺牲,将来在别墅区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

  虽然有点遥远,但易鸣也畅想有一天,可以给自己爱了那么多年的女孩一个完美的婚礼。

  他得说服奚南接受别墅,

  “适应就好,我之前也是不愿意的。你知道我在盛南中心的房子是那一栋吗?”

  “不会和我同一栋吧?”奚南猜测道。

  “恭喜你,答对了。”

  “啊……你跟踪我调查的好清楚啊”

  “你知道我在哪一单元哪一层吗”易鸣并不介意奚南的态度,继续卖弄玄关。

  “你不会在我楼上吧?”奚南一语道破玄机的兴奋。

  易鸣笑而不答。

  “猜对了?”

  易鸣不疾不徐,缓缓启唇。

  “我就在你隔壁。”

  “住我隔壁的美男子?”奚南美眸忽闪。

  “你终于承认我是美男了。”易鸣得意地笑。

  “嗯!”

  易鸣期待的眼神,“可以给我打多少分?”

  “世上没有完美的人。住我隔壁,你故意的。”

  “怎么,这样不好吗?每天开门第一件事情就见到一位玉树临风的美男,心情不是美好如初。”

  “可惜,我并不爱美男。”奚南毫不客气地怼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