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星帝学神戏都市 > 第0075章 反败为胜
  “噶刘!”教练再叫,这是‘分开’的意思,若不然,那叶子青可不会停手,看她架势,分明是要痛打落水狗的。

  陆无忌对赵丹丹没有好感,但她现在却表现出一个女孩儿羞涩与柔弱的一面,这让他油然生出保护之意。

  再者,他本身也肩负着保护她的职责,见她被人如此痛殴,心中暗生不爽。并且那个叶子青的凶残让人反感,他觉得一个姑娘家不应该如此,尤其赵丹丹好几次都能打中她,却不忍下手,虽然这也怪赵丹丹自己分不清场合的瞎慈悲,但这又不是要争金牌,你又何必如此认真?

  赵丹丹站起身,双方再次见礼,互相鞠躬。教练喊开始。

  叶子青依旧强势,主动进攻,这一次赵丹丹沉着了一些,但是第一回合的打击却让她心有余悸,所以仍然一面倒的被动挨打。

  陆无忌看她闪躲的速度以及手脚的力量,都不比对手差,甚至个头较对方高,还占着一定的优势,可就因为性格的内向羞涩,在公开场合放不开,竟然将一副好牌打成这个憋屈样儿。

  “这让你妈看到,她不知道会怎么想啊!”陆无忌心中一动,觉得陈胜男可能知道赵丹丹这种在家里跋扈,在外面羞涩的性格特征。

  陆无忌向前走了几步,站在那软垫子的一角。他八字胡,额头皱纹密布的模样很像一个保洁,众人都是锦衣玉食之辈,保洁在周围忙碌,无论在家还是在外面,都是见惯的场景,所以并没有人对他特别注意。

  赵丹丹被叶子青逼得满场奔跑,只有招架之功,这时正好跑到陆无忌跟前,**吁吁。

  叶子青仍然凶狠无比,这姑娘对赵丹丹分明怀着莫名的仇恨,不然不至于如此咄咄逼人。她一脚踹来,赵丹丹趔趄着倒向陆无忌,陆无忌伸手扶住她,同时掌心一股暖流从赵丹丹肩膀注入。

  赵丹丹忽然感到浑身膨胀,伸手架住叶子青的直拳,一脚抬起踹在叶子青的腹部。叶子青身体在空中打折,腾云驾雾般倒飞而出,狠狠地跌落在地。

  赵丹丹惊呆了,同学们也惊呆了,连黑带教练都惊呆了。主要是反败为胜的转折有点快,令人猝不及防。

  叶子青坐在地上好久,才揉着肚子站起身来,若不是穿着防护马甲,这一脚估计她得进医院。

  陆无忌附在赵丹丹耳边说道:“不要怕,放手去打,她不是你对手,若是真的感觉不敌,就尽量离我近一点!”

  赵丹丹惊异地看了他一眼。陆无忌朝她点点头,意示鼓励。赵丹丹觉得这个大叔有点面善,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只觉得大叔的眼睛非常有神。与那眼睛对视几秒,赵丹丹忽然觉得信心百倍。

  她倏然回过头,眼睛中闪动着凶残的光芒,让叶子青心中一颤:‘赵丹丹怎么忽然间换了一个人似的?’

  黑带教练呼喝一声,问叶子青可否再战。叶子青点点头。教练又叫了一声:“西乍!”

  两人鞠躬之后,赵丹丹大叫一声,便向叶子青发起进攻,一套组合拳打得很是凌厉。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进攻,娇喝声还含着小女孩的稚嫩,可是从羞涩犹豫忽然变得这么奋发果敢,还是让人觉得意外,连黑带教练都有些吃惊。

  气势此消彼长,叶子青采取守势,但她性格显然比较坚韧,所以并未见慌乱,闪躲之际还能乘隙反击,赵丹丹的锐气很快用尽,踢中对手一脚却被她抱住,两人扭作一团。

  教练叫噶刘(分开)!

  陆无忌暗暗摇头,知女莫若母,赵丹丹这个性格,根本不适合练武,功夫再高,心却不狠,是所谓妇人之仁,哪里能与人决斗。

  在家中的跋扈显然是陈胜男娇惯的结果。

  第四回合开始,赵丹丹就向陆无忌靠近。陆无忌知道她又害怕了,只好暗暗伸出中指发放外气。

  赵丹丹忽觉得胳膊与大腿之中都有暖流冲动,动作不但变快了,甚至力度也增加了。

  右摆拳闪电般挥出,击中叶子青太阳穴,后者顿时立足不稳。赵丹丹左脚虚晃,叶子青后仰闪避,赵丹丹右脚猛踢,这这种腿法在华国叫做二踢脚,在憨国则叫正踢。

  这一脚正中叶子青下巴。

  在学生们的惊呼声中,在黑带老师惊愕的眼神里,叶子青头向后猛地一仰,身体向上一飘,重重砸在地上,嘴角流出鲜血。

  黑带教练跑过来扶起叶子青,见她嘴角流血,下巴竟然有脱臼的迹象,不禁又惊又怒。急忙叫人备车送医院。

  来这儿的学员都是非富即贵,教练不敢大意。他不明白的是,头盔都是憨国正规厂家出品,绝非山寨,质量一流,能抵抗蓝带之下选手的全力一击,这个喜欢害羞的小姑娘怎么突然之间有了这么大的力量?

  赵丹丹则在回味刚才暖流注入手脚的愉悦感,以及速度与力量带来的征服感,这感觉真是、真是难以言宣……

  赵丹丹双拳立在胸前,耸肩拱腰,皱鼻子挑眉毛闭着眼睛:“啊!真是太爽了!”

  睁眼才发现老师与同学都瞪着灯泡一样的眼睛看自己。她脸一红,急忙鞠躬说道:“安宁哈萨要!拜拜!”

  这是一句韩语,但却用得不是时候,因为这是一句问候语,类似你好。

  但这时候她也不管了,八字胡大叔走了,是他帮自己取得的胜利,是他将内力注入到自己身上,这太神奇了!这就是少林寺的扫地僧啊,什么跆拳道,狗屁!连给人家提鞋的资都没有。

  她得撵上去问问,看他能不能收自己为徒。

  所以转身就跑,快速追出校门,可是八字胡大叔已经不见踪影,只见一个骑着钛金自行车的少年在附近。

  急忙跑过去问:“有没有见过一个、、、、”

  “没有!”斩钉截铁的回答。赵丹丹一怔,这才仔细看他,立即指着他的鼻子:“诶你不是那个谁?”

  陆无忌仰着脸,傲慢道:“正是本少侠!”

  “晒!”赵丹丹转身就走。陆无忌骑车追上去:“小妹妹我送你吧!”

  “滚一边去!”赵丹丹再不似拳馆之中的羞涩样子,因为她知道自己老妈对他很赏识,有意将他招聘到神风,并且好像已经成功了。

  陆无忌也不生气,因为他知道这个女孩本性其实是善良的,心一点都不狠。

  “再跟过来我揍你!”赵丹丹向他举一下拳头示威。陆无忌偷笑,心想你也就是个嘴炮。

  他听陈胜男讲过,这姑奶奶不喜欢保镖啊司机啊接送什么的,所以才让他暗中保护,还特意准备了一些乔装用品。

  也许,越是内心羞涩柔弱的人,越是想表现得坚强,但拳馆中的战斗,却见真性情啊!

  所以他才愿意逗着她说话。赵丹丹左顾右盼显然还在寻找八字胡大叔,陆无忌暗暗好笑。

  若即若离地跟着她,直到她进入阳城最顶级的小区帝豪花园,陆无忌才骑着自行车回到家属院。

  李清芬已经做好了饭,正等他回来。

  吃饭的时候李清芬告诉陆无忌,糕点店的卫生证与营业执照都遇到了问题,人家不给办,说是要检查,还有几个招聘的店员也要重新体检,说她们的体检报告不真实,非得在工商局指定的一个小医院体检才算数。

  陆无忌沉思道:“是不是我们得罪了什么人?人家故意给上眼药?比如吓得钻椅子下面那货?”

  “有可能,那人估计是有背景的,但是我也奇怪一品鲜的玻璃烂了,他们为什么没找你赔偿?”李清芬道。

  “或许是小钱人家不计较,或者是憋着大招要给我秋后算账,这个你不用多想,咱现在不要怕事儿,有时间你越怕他越找你事儿,你比他还凶,他就老实了!”

  李清芬点点头,自从陆无忌在原来那糕点店后院痛殴了孙飞虎之后,她心里仿佛有了倚仗似的,安全感空前强烈,现在又出来个尿裤子龙哥,她觉得有陆无忌在,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

  “那咱得找到那龙哥的背后之人,然后才能解决问题,问工商局卫生局的人,怕是他们不敢或不愿意说。”

  “嗯芬姐你别急,我有时间去问问,官方衙门又不是谁家开的,没有谁能一手遮天,你就只管准备做你的老板娘吧!”陆无忌自信满满地说。

  心中思量:要不要打陈胜男电话,想想算了,这还住着人家房子呢,老是麻烦她,人情越欠越多,别到时候还不了,还是自己先去问问,实在不行再说。

  李清芬微笑着看他几眼,起身收拾碗筷。

  陆无忌忽然想起,自己的导气术达到中阶,医疗作用更加明显,但自己的医疗知识实在太匮乏。

  比如上次在百步亭公园导气冲穴,就不得不借助人家的针灸知识,这怎么可以?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自己也懂得人体经络与穴位。

  若在以前,自己学校的正常课程还考不及格,再让他去学习什么人体经络,那肯定是不会去的。

  现在,系统可以直接吞噬啊,多么简单,只要有书,拿来分分钟就印到脑海,治病救人也方便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