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我在美国做英雄 > 第十四章 锅都没有
  “吓死我了,差点就被一枪给爆头了,幸好……咱跳起来了一下。”

  杨二小为自己刚刚的那一跳正在沾沾自喜,对面,却已经开始接近他了。

  他的身前是一整块墓碑的背后,身后是也是一整块墓碑。

  只不过,身后的墓碑,正面是朝向他背后的。

  但他不敢回头,因为他不确定,刚刚那个对他出手的人,究竟在这里看到了什么,居然被吓得大叫了起来。

  在这种时候,杨二小觉得,他决不能去转身,以防落得和杰米一样的下场。

  “那走着?”杰森开口。

  他说话的对象,自然是莱格珀。

  在这附近的,除了他以外的八个人,也就只有这位,可以和他对话。

  当然,这是他所认为的。

  不提其他,只说当中有一号人物,在刚才就让修夫感觉到了异样的气息。

  只不过,修夫并没有把这件事说出来,杰森自然是不知道的。

  莱格珀诧异的转过头:“你也去?”

  在他莱格珀看来,眼前的这个人,那是一个超级枪械高手,只要有上一把狙击枪,他绝对要比自己要强大。

  也因此,他才会问出这么一句。

  按他所想,对方就应该留在原地,随时用枪械进行支援,这才是对他们最大的帮助的。

  当然,是对他最大的帮助。‘

  因为,他也觉得,他们这么九个人里面,也就只有他自己和文森是高手了。

  “我当然也想去了,虽然枪械杀人比较简单,但那种直入对方肉身的快感,那也是我所追求的。”

  文森说着,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看起来非常奇异。

  作为一个打小就练习枪械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他们手中的那杆枪,更让人放心了。

  但是,作为一个有追求,有理想的人,他还是喜欢那种拳拳到肉的快感的。

  莱格珀点了点头,追忆道:“那是一种享受!”

  对于他们这种来说,杀人,一开始的时候心理有已经有所准备了。

  但等真的开始杀人的时候,会出现嫌恶感。

  这是没办法的,毕竟,没有什么物种会将屠杀自己的同类当成一种享受。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也就开始慢慢的适应了。

  虽然依旧会感觉到恶心,难受,但这是活下去的道路,他们必须要学会去享受。

  也正因此,所有杀人、甚至伤人的人,到了最后,都会变得心理扭曲。

  “是啊,那是享受!”

  文森说话的时候,脸孔上现出来的是一种狂热,那是一种信仰。

  一种为了活下去,而变得极端的心灵,在散发出的信仰。

  他们不得不拥有这种特质。

  如果没有这种特质,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接下来,文森和莱格珀两个人在前面带路,身后跟着七个人,不…应该是六个人。

  有一个人,悄无声息的失踪了。

  那个人,便是修夫所叹息的,背着小提琴的人。

  但奇怪的是,这些人像是完全没有发现,甚至就连走在最前面的两个人,那两个顶尖杀手,都没有发现。

  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事情。

  奇不奇怪,杨二小并不在意,因为,不管是来十个,还是九个,或者是八个,都不是他所能对付的。

  他现在,陷入了一种非常绝望的境地。

  因为,他现在所处的位置便让人不得不绝望,前面一个墓碑,后面一块墓碑,中间只有宽约几米的道路。

  而且道路还是笔直的,完全没有缓冲的余地。

  如果真的来了人,那么,他必然会被对方直接堵在这里。

  别说什么转身逃跑,别忘了,对面可是有枪的。

  他这么笔直的逃跑,那不是活靶子吗?

  至于跑到小路之上,然后冲出去,那就更不现实了。

  因为,有一块墓碑完全挡住了他的道路。

  是刚刚他所击杀的那人,所化的墓碑。

  “呵,死了都要把我留下,你真的了不得啊。”

  杨二小轻轻的笑了笑。

  到这个时候,他已经把生死看开了,反正,跑又跑不了。

  这时,他心里想的,全是待会到底可以拼掉几个。

  “一个都拼不掉!”

  到最后,看了看空空的弹夹,以及手中的那一串钥匙,他不得不接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

  杨二小想了想,暗暗的安慰自己:“唉,现在…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只是希望,对方还不知墓碑的奇特,这样,我就有机会了。”

  安慰完毕之后,就不得不对着墓碑的背面,继续发呆。

  他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究竟还能干什么,要说跑吧?

  你跑来跑去都是直线,有个卵用。

  要说就在这里待着不动吧,那也是不现实的。

  他从内心本质上来说,就不是什么坐以待毙的人。

  “话说,刚才的那两声枪响,究竟是什么意思啊?”这时候,他又想起来,在他被狙击之后,响起过两道枪声。

  而且,好像隐约还听到了惨叫的声音。

  “难道,对方内讧了?”

  他这样问自己,但很快,他就将这个想法给甩飞了。

  不谈对方是不是会内讧,就算是内讧了,死去的人也应该是实力最弱的。

  对于他现在的处境来说,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帮助。

  甚至,这还加强了对方的凝聚力,这么一来,反倒是让他的处境更加危险了几分。

  毕竟等到对战的时候再行内讧,和先内讧再开打,这完全是两种不同的结局。

  “就算是内讧了,又能咋样呢?老杨啊,你教我那么多的计谋,没想到,我还没成才,就先栽了,实在是愧对华夏祖先啊。”

  他的心中,猛然涌起了这种想法。

  但这管什么用啊,既救不了命,也不能增加信心,白白给祖先丢人了。

  不过,杨二小想到这些的时候,一下子就想起了老杨曾经教给他的那些计谋:

  “美人计?这又没美人!”

  “过河拆桥?我这又没桥……”

  “围魏救赵?对方又没啥必须要救的,再说,就算是有,我也得能接近的了啊。”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倒是想跑,跑得了吗?”

  一个个计略,一条条阴谋策略,慢慢的浮现到了他的心头。

  但他又一次次的将自己的谋划给推翻,更是忍不住自语:“果然,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一切计谋,都是在呵闹,这真是一句大实话啊。”

  “对了!”

  他呼的一下子站了起来,随后赶紧又蹲下去。

  “还有破釜沉舟啊!这可是拼命的绝技啊。”

  想到这里,他想到了老杨讲述之时,霸王是何等的英姿,何等的霸烈。

  但又一想,不对啊…

  看看自己的身前,又瞄瞄身后,发现……

  他连个锅都没有,沉个屁的船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