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武侠修真 > 我以我刀破苍穹 > 25、拦路收徒
  李慕寻不知道水月村接着发生的一幕,黑洞现身之时,他牵着楠楠已经远在百里之外,直奔大晋都城顺天城外的朝云观。

  这土遁之法确实神奇,不光速度快,被白光包裹的李慕寻根本感受不到丝毫阻力,而且只要心念一动,就可任意换方向并加速减速,加上他系统带的地图,这一路行来就好比坐地铁一般轻松惬意。

  原本以为地下就一团漆黑,没想到一路遁来李慕寻居然还发现了几条矿脉和几只奇特的动物。那几只动物还没看清是什么东西,白光已从身旁掠过,它们大眼瞪小眼只觉得一头雾水。

  楠楠刚开始还闭着眼,后来经不住李慕寻大呼小叫的吸引,也睁开眼观看着地下的奇特景观。

  她更调皮了,甚至还想伸手去抓闪闪发亮的矿石,被李慕寻及时制止。他警告楠楠道“这么高的速度不准将右手伸出白光去!”

  楠楠嘿嘿笑着,丝毫不介意。

  没吃过亏的孩子是永远不会听大人的劝告的。李慕寻不再提醒她,而是等她再一次伸手去抓一块宝石的时候,悄悄将速度降下来,既要让她吃苦,又不能太快伤到她。

  结果出乎李慕寻的意料,楠楠伸手将那块红宝石直接拔了过来,还对着李慕寻说道“我是运好了灵气护住手才去抓的,师傅的《洞玄经》还真是厉害呢!”

  李慕寻翻了个白眼,熊孩子学了本事熊起来就更厉害了,希望那位g未来不会被楠楠气得跳脚吧。

  李慕寻正在感触,忽然觉得一股压力将自己笼罩,突然之间前方好像多了一堵透明的墙一般,看起来没什么异样,但自己已不能继续前行。李慕寻赶紧转向,催动手帕,不一会儿后也不能继续向前。他还不信了,往下钻,结果到一定深度后依旧无法前行。

  李慕寻皱了皱眉,再次测试了一下这个透明的物体呈半球状,大概方圆达数千米,自己已经被困在其中。除了被困以外没有其他针对自己的手段,说明这物体是无意间将自己困住。

  这也算飞来横祸了。

  他看了看地图,离目的地还远着呢,这次土遁机会居然就这么被打断了,真是浪费呢!

  他心里一阵郁闷,接着发现地面上有一块空地,很多绿点聚集在那里,四周房屋围绕,还有有个别橙色亮点在房上感觉是将空地包围,只有一个红色的站在那群绿点前面的空地上。

  感觉好像在开大会一样呢,李慕寻想,现在只能往上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了。根据亮点来看,上面对自己有威胁的就只有那个红点吧。

  给楠楠嘱咐了一声,李慕寻拉着她开始往上,要到地面之时,特意找了个房屋,然后从屋内地面钻了出来。

  李慕寻打量了周围一番,是一家农户的厨房,房梁上还挂着几块腊肉,锅里还煮着饭,几个小菜放在灶头,看样子还没有动筷子。

  看来是有什么突发情况,要不然这家人不会连饭菜都还热着就出门去。

  楠楠望着锅里的饭菜,突然眼睛一红“楠楠很久没吃过这种家常饭菜了。”

  李慕寻一阵默然,别说她了,自己看到这饭菜突然也想到老爸老妈做的家常味道了。尤其是灶头那盘炒豆角,由于自己特别爱吃豆角,结果每次周末回家,桌上总少不了这样菜。

  李慕寻拍了拍楠楠的头“走吧,我们先出去看看,等会儿主人家回来了我们可以试试买下饭菜,现在总不至于给别人吃掉吧?”

  楠楠点了点头,很听话地跟着李慕寻走出厨房。

  李慕寻刚迈出房门,就发现房顶那个橙色亮点动了,他假装不知,继续牵着楠楠往前走,一边打量着四周。这家人院子不大,中间还放着一个木马,木马上还挂着一把木剑,木剑上歪歪斜斜刻着一个“灵”字。

  这家的小孩名叫“灵“吧。

  李慕寻正想着,突然眼前一花,一个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

  李慕寻定睛望去,却是一个身穿银色长衫,手持青锋的年轻人。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呢?”年轻人一脸惊讶地望着李慕寻和楠楠。他心里十分吃惊,自己刚才查探过这附近几间屋子,没发现这两人啊。

  李慕寻赶紧护住楠楠“我还想问你呢,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我们家?”

  年轻人打量着两个人,感应了一下两人体内的灵力,眼睛一亮,不再理会李慕寻,而是十分急切地转向楠楠“小姑娘,你的造化来了,我们灵剑山庄正在招收弟子,我看你资质不凡,可以立刻去外面空地上测试一下,如果通过,那可就是我们大长老的亲传弟子呢!”听意思是在征求意见,可语气却不容置疑。

  喔,是在招弟子啊!那地下遇到的障碍和他们有没有关系呢?

  李慕寻不动声色,暗暗捏了楠楠的小手,楠楠会意,“惊喜”地大叫起来“哎呀,真的吗?我也可以修炼仙法了吗?太好了,大哥哥赶紧带我和哥哥去吧!”

  那人听完,哈哈一笑,收起长剑,“护送”着两人出了大门。

  “我们灵剑山庄可是大晋一流门派,凡是测试通过者,不仅可以成为大长老的亲传弟子,更有机会学习我灵剑山庄第一剑法,这么好的事情哪里找呢?快快快,各位未曾束发的男童女童都可一试,大家可不要错过这样的好事喔!”

  李慕寻踏出房门之时正好听见有人在大声喊话,他顺着声音望去,这空地上密密麻麻全是村民,人群前面有一男子,国字脸,浓眉大眼的,身体正悬浮在空中,讲得口沫翻飞。

  在他旁边,一个红色圆球悬在空中,仿佛还有光彩在上面流动。

  可是村民们却一脸漠然地望着男子,有孩子的更是拉紧孩子,没有一人主动上前。

  李慕寻和楠楠对视一眼,也停住脚步。身后那男子也不催促,抱着手在一旁暗暗冷笑。

  男子讲得很累,见众人都没反应,心中大怒,喝道“不主动上来测试我就挨个叫人了!”

  人群前面一名法须皆白的老人拄着拐杖蹒跚上前,拐杖上还挂着一方小印。

  老人冲着男子一拱手“这位仙家,我是小王庄的里正,不是我们不愿测试,只是仙家们上月已经在隔壁李庄选过两名亲传弟子了,听说一个月了没有一个人托信回来,有家人去灵剑锋找人也不准进庄,我们只是担心……”

  “担心什么?”男子眼睛一鼓,拍着胸口说道“我刘明前也是江湖上有名有姓之人,灵剑山庄更是大晋名门正派,你们不用担心什么。那李庄的两个人是在进行苦修,不能见人,等苦修完毕自然就会去见家人的。他们的家人每月还有白银十两作为补偿呢!”

  一听此言,倒有些年轻父母颇为心动,交头接耳不停议论,年龄较大的父母却更加用力抓住孩子,不让他们挣脱。

  刘明前见状,继续用充满蛊惑的语气说道“小王庄的少年们,你们都听过剑侠的故事吧?宝剑赠英雄,仙人赐长生,眼前就有一个大好的机会,不要错过喔!”

  李慕寻一听这话,差点没笑出声来,感觉就像路边小贩在叫卖一样。你别说,效果还不错,有几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子挣扎着就要摆脱父母。

  这时里正将拐杖在地上使劲一杵,可以看出他平日里声望极高,人群立马鸦雀无声,就连小孩子也安静下来,不再挣扎。

  里正冷眼望着刘明前,慢慢说道“仙家,我还敢问一句,十年前我小王庄那名孩童王灵何在?他父母可是每天做好饭菜等着他回来呢!”

  王灵?李慕寻一愣,不会那么巧吧?

  刘明前一听这话,眼睛眨呀眨,自己似乎已经忘记来过小王庄了。再一想,居然都十年了?他不禁打了个哆嗦,这大长老……哎……

  他还在发愣,一对头发花白的老人相互搀扶着走出人群,两人茫然地望着刘明前,老太婆喃喃说道“灵儿在哪里?你们把我的灵儿弄哪里去了?灵儿快回家吧,娘给你做了你最爱的炒豆角呢!”她没有哭,因为眼里已经没有了泪。

  老头儿满怀仇恨地望着刘明前,转眼却直接给他跪下,哀求道“求求仙家放我儿子回来,就算我们只看他一眼,我和老婆子也死而无憾了!”

  刘明前眼睛一眨,赶紧扶起老头儿,一脸惊喜地说道“哎呀呀,您二位就是王灵师弟的父母啊!王灵师弟天资聪明,早在一年前修成‘意剑’,去蓬莱寻仙缘去了。”

  老头儿心平如水“也就是说他说不定已经成仙了?”

  刘明前点了点头,肯定地说“要是他寻到仙缘,肯定已经成仙了。”

  老头儿眼睛一睁,浑浊不堪的眼珠突然仿佛有了精神一般“那敢问仙家,我家王灵的右手好了没有?”

  “好啦,早好啦,有大长老的灵丹妙药,刚到灵剑山庄没多久就好啦!”刘明前一脸的欣喜,似乎在替自己的师弟开心。

  “你骗我!”老头儿指着刘明前大声吼道“我儿明明是左手残疾,右手一点事也没有!”

  刘明前一愣,呵呵一笑“我记错了,大长老给他治好的正是左手!”

  老头儿指着刘明前,嚎啕大哭起来“你果然骗我,我儿健健康康,双手都完好无缺!”

  刘明前只想骂人,这什么地方啊,一个老头居然这么狡猾?

  李慕寻差点笑出来,这些游戏人物真是有趣,写脚本的那人真是人才,转眼却看到楠楠默默望着老头儿老太婆,眼里噙着泪。

  李慕寻一愣,揉了揉鼻子,自己仿佛都有点忘了楠楠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呢。

  里正拿起拐杖上的小印,正色道“国有律法,修道之人不可欺骗他人修仙,更不可强行掳掠人口。以前还只是怀疑,苦无证据,今天这一幕在场之人皆可作证,我作为里正,有理由怀疑你们灵剑山庄有不法之事,我会如实禀报太常司!”他刚说完就发动官印上的预警法术,一道青光直冲云霄,里正还没来得及高兴,那道光居然被挡了回来。

  李慕寻眼睛一眯,这天空也有阻碍吗?看来这些人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呢!

  刘明前挠了挠头,看来这次只能用强了,还好自己做了最坏的打算,随身带着“浑天球”,方才已经祭出,隔绝了这天地。

  他叹了口气,一改方才假惺惺的样子,一字一顿地说道“未束发的孩童都上前,伸手触摸这个圆球,我只说一遍。”语气异常阴冷,竟让人不寒而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