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我来自泽塔星 > 第七十章 保险库盗窃案
  回到泽塔星后,弥逸百无聊赖,就记录了一些他和弥尔在地球度假期间的故事,然后整理成很多智力谜题,准备用来考考大家,以免大家过早脑死亡。

  西斯姆银行的保险库在大白天被洗劫一空,所有的保险柜都被打开了,失窃金额高达数千万欧元。这成了当时地球上最轰动一时的新闻!

  来吧,我们来看看这个离奇的故事吧!

  先听听几位受害人的说姆银行行长亨利西斯姆穿着深蓝色法兰绒套装,黑色领带,手指上的宝石戒指闪闪发光:“这真是一场大灾难!6000万欧元就这样没了!所有的保险柜都被弄坏了。失窃之前,这里有6个保险柜是装了财物的,分别属于葛多尔先生、德库维尔伯爵、我自己和另外三个不愿意公开姓名的先生。还有三个保险柜是空的。”

  德库维尔伯爵是闻讯后匆匆赶来的,身上还穿着家居的便装,戴着白色丝巾,皮毛托鞋,他非常愤怒,“我所有的财产都在保险柜里,500万欧元和家族祖传的珠宝都放在里面!现在强盗什么也没给我留下,真是太可恶了!一定要尽快把他找到!绝不能让他逍遥法外!”

  阿兰葛多尔先生更是沮丧,他才刚刚离开银行,闻讯后又匆匆赶了回来,圆圆的脸上都流汗了,满脸红通通的,不知道是因为赶得太急了,还是太激动了。他说:“我今天11点20分来到保险库,行长先生亲自帮我开门。我刚刚在保险柜里放进去了一张200万欧元的支票。锁好门后就出去了。15分钟后,居然告诉我什么都没有了!”

  以下是一些嫌疑人的陈述。

  安利卡梅拉,是银行的监控员,今天上午是她在监控室值班。她有一头黄色的卷发,衣着时尚,涂着红唇,她说:“我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防盗门是保险库的唯一入口,门口装有摄像头,我的眼睛从没有离开过监控屏幕,葛多尔先生离开后没任何人进去过。”

  奥马尔马福,是银行的保安,当时他正在值班。他大约有六十岁了,穿着保安制服,带着帽子。他说:“所有的保险柜都是用焊枪打开的,那些空保险柜也都被打开了,小偷应该不清楚每个保险柜里有什么。”

  穆里埃艾特,是一名修理工,很年轻,留着长发,带着笑脸,是一个很能给人好感的年轻人。“我当时正在工作,修理出故障的自动取款机。11点45分我听到了一阵噪声,好像看到从右侧窗户爬出来了一个人。”

  居伊歇,银行柜员,今天上午他在柜台上班。他三十岁左右,黑色短发,戴眼镜,穿着深灰色银行制服。他对发生的事感到非常震惊,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他说:“今天的上午很安静,可能是门外在修路的缘故,客户很少。在发现保险柜被盗之前只有一个客户。我就利用这段空闲时间整理了一下文件,然后把它们收到了柜子里。”

  奥莱格乌提耶,道路工人,今天上午他正在银行门口的马路上工作。他穿着背带工装裤,带着耳机,他说:“我在上午10点左右开始挖土,因为要更换一条管道。我没发现什么奇怪的现象,也没听到什么声音,可能是因为我戴着耳机。”

  补充线索:银行是幢地面两层的楼房,保险库在地下层。

  当时西斯姆银行大门外的道路正在维修,工人奥莱格乌提耶正驾着一辆小型挖土机在那里挖土。

  西斯姆银行大门的右侧有自动取款机,当天上午出故障了,所以贴着“故障”的封条,修理工穆里埃艾特正在维修,她带了各种工具。离他不远大楼右侧的拐角处放着一把铁锹。

  进了大门,一楼是营业大厅。当时银行的保安奥马尔马福应该在大厅值班,但他又没有离开过,没人注意到。

  居伊歇当天上午在柜台里上班,他座位后,靠右边的窗户位置放了一个高大的文件柜。

  二楼有监控室和其他办公室,包括行长办公室。行长陪客户阿兰葛多尔先生去过保险库,不过只帮忙打开了保险库的门,没有进到里面。阿兰葛多尔先生出来后,两人一起上楼了。

  安利卡梅拉,银行的监控员当时在监控室上班,监控室在二楼的最右边。

  好了,这些就是全部线索,受害人和证人的证词是可信的,嫌疑人中只有一个人说谎了,其他人的话也是真实可信的。

  各位,要开动你的脑筋了,请回答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谁是作案人?

  第二个问题,他她是从哪里进入保险库的?

  ◇◇◇◇◇

  这次的问题真是超级简单。

  仔细读一遍嫌疑人的陈述,然后结合补充线索,你就能发现,有一个人撒谎了,既然他撒谎了,那就说明他是作案人,是盗窃保险库的小偷。

  到底是谁呢?

  你发现了吗?

  公布答案:

  修理工穆里埃艾特,他说“我当时正在工作,修理出故障的自动取款机。11点45分我听到了一阵噪声,好像看到从右侧窗户爬出来了一个人。”

  可是根据补充线索,“居伊歇当天上午在柜台里上班,他座位后,靠右边的窗户位置放了一个高大的文件柜。”窗户被文件柜挡住了,不可能从右侧的窗户爬出来一个人!

  而且因为他当时在维修自动取款机,带着各种维修工具,其中就有焊枪。离他不远大楼的右拐角处还放着一把铁锹,修理自动取款机是不需要铁锹的,所以他才是小偷。

  那他是从哪里进入保险库的呢?根据银行的监控员安利卡梅拉的话:“我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防盗门是保险库的唯一入口,门口装有摄像头,我的眼睛从没有离开过监控屏幕,葛多尔先生离开后没任何人进去过。”他不是从门口进去的。

  当然是挖地道了!

  要不那铁锹拿来干什么?从自动取款机那里开始挖,因为今天本来在修路,即使有些泥土,大家也不会太注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