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我来自泽塔星 > 第六十五章 雍珞珈回来了
  “他为什么要保留这么多视频?”弥逸想不明白这个叫“帕特里克”的地球人的脑回路。

  “如果是他杀害了薇拉,这不就是证据?”

  “顶多能证明他就是帕特里克,跟薇拉网恋过。又没办法证明他是杀人凶手。”弥尔摇摇头,他将视频定格在出现帕特里克的一个侧面的瞬间。

  “而且就凭这个不是太清晰的半侧面光影,要在地球上把他找出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地球现在的人口虽然少了些,还有六十亿呢!”

  他看了看弥逸,对他那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不由笑了,伸手将弥逸用来遮眼睛的手给拉了下来:“给你个将功抵过的机会,好好看这个人,然后将他找出来。”

  “为什么说是将功抵过?”弥逸有点不明白,他又哪里有过了?

  “因为你打草惊蛇,现在这个帕特里克一定将所有的痕迹都清理干净了。估计警察现在已经找不到一丝痕迹。”弥尔看着屏幕的那个男人,一个三十岁左右,白净、斯文、普通的样子,估计面对面你都不会注意到。

  “天!我哪里想到地球人都这么狡猾,你想想,他们从出生到长成这个样子,也就短短二、三十年,怎么会学得如此诡计多端呢?”弥逸懊恼地叹气,这样的话,他算是帮了倒忙,该怎么向周末那小丫头交代?

  他想了想,又说:“即使我们找到这个男人,也没办法证明什么,那找到他干吗呢?

  “最少可以将这份视频交给警方,引起他们的注意。还有找出这个人,加强防范,你不想哪天你自己出现在他的视频里吧!”

  “他喜欢女人。我是男人。”弥逸打了个哆嗦,太可怕了。

  “方颐是女孩。”弥尔提醒道。

  是呀,他现在都已经能拍到方竞琪的视频,那不是说方家二房的安保系统已经失守了?不是说方家用的都是周末母亲雍珞珈的系统吗?

  弥逸不由想到更多的可能。

  “好吧,我先想办法将这变态找出来。我要不要告诉方杰、方浩这件事?”弥逸问。

  “说了,他们会信你吗?”弥尔问。

  “不知道。”弥逸为难地摇摇头,也许他们不信,但好歹可以起个预警作用,毕竟关系到一个花样女孩。

  “过几天,他们说要举办一个游园会,也许我们可以去看看,也许能发现点什么。”

  弥尔随意地点了点头。

  两人开始一起开始在网络上搜索“帕特里克”。

  ◇◇◇◇◇

  这两天,周末都没心情去诊所上班,就窝在家里休息。

  一会儿懊恼,一会儿沮丧,一会儿给自己鼓劲,一会儿又泄气。警方也没有新的消息。至于方翊那儿,她本来就没抱希望。

  周振新担心女儿,除了去学校上了二堂课就都陪着女儿,跟她聊聊小时候的趣事,聊聊自己要开的新书,聊聊学校的学生……

  不过,这份带着阴影的休闲时光很快就结束了。

  雍珞珈回来了。

  在吃完一顿丰盛的晚餐后,周振新终于像一个希望能得到坦白从宽处理的罪人,向老婆“自首”。

  雍珞珈一直面色平静。

  倒是爷儿两个紧张地一个面色凄惶,一个瞪圆了双眼,视线在父母之间来回扫动。

  “妈妈,你就原谅爸爸吧,那都是过去……”看到雍珞珈听完了,一直沉默没有表态,周末赶紧开始说话。

  她可不希望自己的父母从此陷入冷战,或热战。

  雍珞珈抬抬手,制止了女儿的话。

  周振新面色更是凄凉。

  其实他知道自己总有一天要面对这个问题。这就像是体检时发现自己体内有潜伏的“病毒”,可是病人希望它能一直潜伏,所以一直拖着不进行积极治疗,想着也许这辈子都不用发作。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隐忧渐渐淡却,慢慢褪为一个影子,若隐若现,几乎不存在了。他也乐得忘却它,好专心生活。

  可是正当他已完全把它搁在脑后之际,它在最没有防备的时候出现了。

  终于还是要面对的,都快过了近四分之一个世纪,一直隐藏的“病毒”终于爆发了。

  他等待宣判。

  “嗯,我知道了。”雍珞珈点点头,“你还有一个女儿。”

  周振新、周末都全神贯注地听着。不料,半响也没听到下一句。

  周振新不安地转动了下身子,“珞珈,对不起……”

  “不用道歉。那是你的女儿,你要怎么对待她,那是你的自由。我还是只有周末一个女儿。”雍珞珈说话的口气跟她办事一样干脆利落。

  “哦,妈妈最好了。”周末像乳燕投林一样,扑进了雍珞珈的环抱,“妈妈,你以后一定要多宠我一点,爸爸的爱要给别人分走了,所以,你要更爱我!”

  周末像小时候一样拉着妈妈的胳膊,她知道这个时候,两个大人之间的气氛会有点尴尬,需要自己来当润滑剂和甜蜜素。

  “当然,你是妈妈的女儿。”雍珞珈看了女儿那表情夸张的脸,发现一个问题。“最近,好像瘦了?”

  “嗯,减肥呢。”周末不想妈妈这时候为自己担心。

  “你晚饭吃得可不少。有什么事吗?”雍珞珈并没有被女儿的小聪明给欺骗到,她在女儿的笑脸里发现了一丝阴影。

  她将视线转到周振新身上。

  “不,不,不是为了爸爸和姐姐的事。”周末怕雍珞珈误会,忙开口解释,“我犯错误了,害……”

  周振新看到女儿难过的样子,忙将自己了解的事实跟雍珞珈说了一遍,“事情就是这样,末末就一直责怪自己。”

  雍珞珈将女儿拉到自己身边坐好,“别钻牛角尖了,这事好比一个人向你问路,你给她指了一条路,说是过桥就到了。可是她过桥的时候,桥却塌了。难道你觉得这也是你要承担的责任吗?”

  “至于,以后工作应该怎么做得更好,有没有更好的方式,你可以去进修去学习,自怨自艾又有什么用呢?”

  “如果你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我建议你先去哪个前辈的诊所重新实习,或者回医学院。”雍珞珈态度冷静客观,并没有因为是自己的女儿,而表现出温柔的关爱,可是周末在这样冷静的话语中,反而安心下来。

  “还有一件事,末末,你最近出入最好都让安娜跟着。不要单独外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