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我来自泽塔星 > 第六十一章 薇拉的死不是意外(周末愉快 红包不断)
  周末的诊所今天来了两个出乎意料的人,一个年长的警官和一个年轻的警员。

  那个年纪稍长的警官看着一脸惊讶之色的周末,说明了来访原因。

  “周小姐,我们在薇拉的日程表上看到记录,她曾经来你这里做过咨询,我们过来是想了解一下情况。”

  周末点点头,请他们到办公室坐。

  “我能提供什么帮助吗?”

  “我们想知道她为什么来这里做咨询,她的精神是不是有问题,有没有自杀的可能。”年轻的那个警员一边说一边打开了笔记本,准备做记录。

  什么叫“精神是不是有问题”?难道来作心理咨询就是精神有问题?周末很不喜欢这样的成见,若在平时,她肯定是要跟他好好分辨一番的。

  可是,现在大事当先,周末也就是看了那个年轻警员一眼,然后对年长的警官说:“薇拉的心理状态很正常,她来这里只是咨询一下感情方面的问题。而且最近,她的恋情进展很好,那天她来是为了跟我报喜的,应该不太可能自杀。”

  她吩咐安娜将薇拉来咨询的那两段视频记录发过来。

  然后又疑惑地问了句:“薇拉不是因为意外身亡?”如果警方认定是意外,他们就没必要来这里询问了。

  “表面看,很像是意外。可是保险公司——薇拉是个很注意保障的人,她给自己买了很多财产安全、人身安全、意外事故方面的保险,是保险公司的客户,保险公司说,他们二个星期前刚给薇拉女士的家做过全面的安全检查,更换过漏电断路器,所以出意外的可能性很小。”年长的警官简单地说明了一下案情。

  “仇杀?”周末的心理突然浮现这两个字。

  谁会跟薇拉有仇呢?

  会不会是那个帕特里克?以为薇拉真得移情别恋拉黑了他,所以怀恨在心?可是帕特里克只是薇拉的网友,知道的只是网上的那些虚假信息,薇拉从没有答应奔现过,怎么可能知道薇拉的真实身份和地址呢……

  可能是周末的若有所思,让警官注意到了,“周小姐,想起什么事了吗?无论跟案件有没有直接关系都可以告诉我们。”

  这时,安娜过来表示视频记录已经准备好了,周末打开了电脑投影,薇拉第一次来咨询的画面就出现在墙上。

  “她来我这里咨询是通过全息投影来的。”看到警官有点讶异的神情,周末解释了一句。

  两个警察很认真地看完了两段视频。

  “谢谢周小姐给我们提供的信息,这个可能对案件有帮助。可以复制一份带回去吗?”年长的警官很高兴有意外的收获。

  周末点点头,示意安娜给备份。

  “谢谢周小姐的帮忙,如果还想起什么,请随时联系我们。”警官站起身来准备告辞。

  “薇拉已经将自己原来的账户给注销了,你们还能找到那个帕特里克吗?”周末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还有,如果那个帕特里克真有嫌疑的话,他又是怎么知道薇拉的真实身份的呢?”

  “这还不容易,网络上很多东西都是有迹可循的,只要你懂得网络语言。而且这个薇拉,虽然她的注册资料是假的,但他们通过全息投影见过面,有了人像要查到她的身份还不容易吗?网络其实是没有秘密的。”

  年轻的警员带有几分得意地回答,大概是高兴有了卖弄的机会,他有几分眉飞色舞。谁让周末前面用藐视、不满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呢!然后跟他的长官一起告辞而去。

  “那这个帕特里克是个网络高手?”周末突然愣住,她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薇拉第一次来咨询的时候,自己曾给她提了两个建议,“一是告诉帕特里克你的真实情况,让他决定你们还要不要在现实的世界恋爱。因为网恋再甜,不奔现也没法被算作认识的开始。当然这样做最糟的情况就是,帕特里克认为你欺骗了他,生气了,拉黑你。但是长痛不如短痛,与其长期心里煎熬,还不如一刀两断。当然,往好里想,薇拉,他还是有可能爱这个真实的你。”

  当时薇拉用手托着额,垂头丧气地说:“不可能。”

  所以自己又给她提了第二个建议:“如果你不想让他来做选择,或者不想毁坏网上那个年轻漂亮的‘薇拉’的形象,那么,你就跟帕特里克说你移情别恋了,要跟别人结婚了,让他忘掉你。然后拉黑他,注销账号。让这一切灰飞烟灭。”

  薇拉真得这么做了,可是结果是什么?当时好像是告别了一场以欺骗开始不能奔现的虚假网恋,然后迎来了一场开诚公布的现实甜蜜恋情。

  可是如果薇拉的死,真的不是意外,而是谋杀,那么自己的建议,不就是帮死神送的邀请函?

  想到这里,周末脸色霎时变得雪白,自己的建议可能让薇拉走上了不归路!!不,不止是薇拉,还有薇拉的新男友!

  周末再也不能承受这样的设想,眼泪“唰”地从她眼眶流了下来!

  安娜在一旁看到周末突然流泪,忙跑过来搂住周末:“末末,你怎么了?”

  “安娜,我可能做错事了!”周末抑制不住的颤抖着身子,这样的错误她该怎么才能弥补?她当时为什么那么天真地认为注销账号就能解决问题呢?

  难怪维楠哥哥告诫自己,要尽量避免直接为顾客提供建议,可是自己当时并不理解这句话,认为客户来咨询自己就应该给建议。

  安娜见周末不停地流泪,手足无措,想起有事该告诉家长,忙去呼叫周振新!

  这时,周振新正准备在跟那两个明显是来蹭饭的年轻人,解释那些宝宝用品不是给自己家里准备的,是准备送人的。

  突然接到了安娜的紧急呼叫:“什么?末末哭了?一直在哭?在两个警察来过之后?”

  “你守着末末,我马上就过来!”周振新听了,将手里的单子、笔一扔,就出门去了。

  弥逸和弥尔对视一眼,也赶紧跟了上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