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我来自泽塔星 > 第五十七章 不曾相认的亲人
  周末小心翼翼将蓝亦欧送到了门口,看她习惯性的一只手护着肚子,实在有点放心不下,“要不,我送你回去?”

  “不用,车已经在那边等我。”蓝亦欧指指不远处停在路边的一辆车,“我现在挺好的,不用担心。”

  周末看着她径自走到路边,上车,车启动开走,一直到驶出视线之外,才回转身,却看到安娜正瞪着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末末在担心她吗?可是她看着很幸福,很开心的样子。”安娜不解地问。

  “嗯,她看着不错。”周末摸摸自己的头,“可是我感觉不太好。给我来杯薄荷茶吧,我醒醒神。也许刚才是我做了一个梦。”

  周末很希望这只是一个梦,不过她很清楚这不是。

  这个蓝亦欧,她只在十五年前见过一次,所以做梦是不可能梦到她的,即使梦到,也应该是十五年前的样子。

  不过,说真的,她跟十五年前的样子还是挺像的,特别是那双眼睛,那多层的眼皮,好像是歌剧舞台上那层层叠叠的舞台幕布,所以今天一见面,周末就想起来了。

  十五年前那次见面,周末当时七岁,还是个懵懵懂懂的小孩。

  有一天,周振新说带她出去玩,她也就高高兴兴地跟着去了。来到了机场的候机楼,周振新打电话,然后走过来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个子高而瘦,神情冷漠地看着周振新和他手中拉着的小女孩。

  “末末,这是你姐姐,蓝亦欧。”周振新对周末介绍来人。

  平常很听话嘴巴很甜的周末居然没有开口,只是好奇地睁着一双打眼睛打量着对面的“少女”。

  蓝亦欧也没开口,冷漠地站了一会儿,然后对还在不停絮叨的周振新说了声:“我走了,应该不会回来了。”然后径直走了,回到前面一个女子的旁边。

  当时的周末也许不太明白这次见面代表着什么,不过,后来周振新神情很忧伤地说了一句:“末末,你要记住她,她是这个世界上另外一个跟你有血缘关系的人。”

  她就记住了。

  因为她是爸爸的孩子,她虽然小,却已经知道爸爸是最爱她的人之一。无论她想要什么,只需把头往爸爸膝盖上一靠,便可得偿所愿。这一次,能帮爸爸做点什么,她很乐意。

  等她再稍微长大一些,她更加明白那天见面背后的含义。但毕竟都是过去的事了,反正她说过走了,不会再回来。

  周末不觉得有必要将这事翻出来,所以这件事就成了她心底的小秘密,随着时间流逝,成为了沉没在记忆之河河床底的一颗小石头。

  今天这个女子的来访却把这颗小石头重新翻了出来,清澈的小河也被搅浑了。周末感觉无奈又紧张。

  这个叫蓝亦欧的人,应该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十五年前,她跟她母亲去了国外,现在回来了。

  已经结婚,有一个工作很忙但对她很好的丈夫,肚子里有一个将近五个月胎龄的宝宝。看她的服装、脸色,生活应该还算舒心。

  那她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呢?

  肯定不可能只是为了找个心理咨询师,谈谈要当妈妈的感受。

  自己并不是一个很知名的心理咨询师。她能找过来,肯定是已经关注到自己了。

  为什么关注自己呢?

  当然是因为自己是爸爸的女儿。她也是爸爸的女儿。她希望通过自己联系上父亲?

  她为什么不直接去找爸爸呢?

  可能会有点不好意思?

  那自己回家要告诉爸爸这件事吗?

  周末觉得很头疼。虽然她年纪不大,但也知道家里安宁幸福的气氛可能要被自己打破了!

  ◇◇◇◇◇

  蓝亦欧坐上车后,车就慢慢启动了。

  等车开出了一点路,蓝亦欧突然开口说话:“我已经把东西装在那里了,你能收到信号了吗?”

  前座坐起一个人,皮肤白皙,长相斯文,神情沉稳,是我们已经很熟悉的黄吉安。

  “不行,等会儿回家再试试。”黄吉安摇摇头,看着妻子说:“今天辛苦你了。”

  蓝亦欧摇摇头,没有说话。但黄吉安却从妻子的脸上看到了一丝亢奋的神色,知道妻子其实很想谈谈某个话题。

  “你到边上一点。”他等蓝亦欧的身体避到一旁,就灵巧地从前座翻到了后座,然后拍拍身边的地方,示意蓝亦欧坐过来一点。

  他伸手搂过妻子已经不再苗条的腰,让她靠在自己身上,然后问:“你今天看到周末了,她还记得你吗?”

  “我想她第一眼看到我,就认出我来了。她也还是小时候的样子。”蓝亦欧说。

  “喜欢她吗?”

  “还好吧。”蓝亦欧敷衍地回答了一句:“不过,我还是不想她受到伤害。我希望你能帮她。”

  “嗯,我这不就是为了帮她吗?网络上的朋友说,有人盯上她了,因为想用她来威胁她母亲,她母亲的研究所有不少先进技术让人惦记。”黄吉安看着妻子的侧脸,微笑着说。

  “你是个善良的女子,平时虽然不说,但我想你还是对他们有感情的。所以这才告诉你,让你帮忙把那个监听器装到她诊所里,这样万一有什么动静我就马上能知道,也能帮忙报个警什么的。”

  “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那个雍珞珈呢?或者报警呢?”蓝亦欧问

  “网络上的消息,有些不能全信。我现在也没证据证明这个消息是真的,而且你也知道,道上有道上的规矩,我也不能全破坏了,要不以后我也没法在那里面混了。”黄吉安有几分无奈地说。

  他伸出另一只手刮了一下妻子的鼻子,然后笑着说:“你以前不是说过你恨你那始乱终弃的父亲吗?让他的小心肝宝贝受点小苦,再救了她,不是很好吗?”

  “嗯,不过别让她真受伤害了!我们得为宝宝积福。”蓝亦欧说完将头靠在黄吉安的肩膀上,闭上眼睛休息。

  黄吉安轻轻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让妻子可以更舒服地靠着自己。动作温柔,眼神却冷漠地看着前方,若有所思。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