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我来自泽塔星 > 第五十五章 小仙的金句和弥逸的日行一善
  土肥园是个有机农场的名字。

  弥逸曾跟小仙请教“农场是什么?”

  小仙很神气的回答:“简单的说,农场就是给人类提供食物的地方。在那里,你可以看到各种食物最原始的形态。”

  对小仙这个答案,弥逸觉得挺神奇。

  食物的原始形态?难道苹果不是苹果的样子?牛排不是牛排的样子?

  “那我们平时看到是食物的哪种形态?”

  这个问题可能有点难度,只见独角仙抬着自己的大角,思考了一会儿:“是各种生物经过处理的尸体形态。”

  弥逸差点将含在嘴里的冻酸奶喷了出来。

  看来最近小仙经过自己的调教,确实是越来越仙,已经金句频出。

  如果你跟它说:“小仙,早上好!”

  它可能会回答:“听到你的声音,我的心情比早上的阳光还灿烂。”

  如果你说:“小仙,该起床了,不要睡懒觉。”

  它会撒着娇说:“不,不么,我要跟我的被子不离不弃,天荒地老,你不要拆散我们!”

  哈哈,应该给小仙去报名参加ai机器人奇思妙想金句大赛,说不定还能得个大奖。

  现在,弥逸就置身在一个农场里,置身于各种食物最原始的状态中。

  有扎根于土地中的植物,它们都在安静而惬意地享受着日光浴,各自伸展着枝条或叶子。

  有两条腿或四条腿的动物,它们就比较闹哄哄。有只硕大的大白鹅老远看到弥逸,就朝他张开双翅,“嘎嘎”叫着扑了过来,用它扁扁的嘴在弥逸腿上留下几个热情的亲吻。

  痛得弥逸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在他准备朝它飞脚的时候,它已经跳进了旁边的池塘,欢快地在水里拍打着翅膀。

  他只能气得朝它挥挥手中的鱼杆。

  然后他看到一只蓝背蓝翅白肚子的小鸟,一个俯冲就从水里叼出一条小鱼,也不吞下去,反而飞到岸边,丢进一个小水桶。

  这让他无比气馁。

  他和弥尔分配到的任务是在这个池塘里钓两条大鱼,中午就可以享受到美味的鱼羹。

  可是他费了老大劲还是没有鱼愿意上钩。反而是弥尔已经钓上来一条,所以他将完成任务的希望全部寄托在弥尔身上。

  弥尔还是坐在他的轮椅上,虽然石膏已经拆了,医生说他恢复地很好,可以适当地活动,进行康健。但他出入依旧坐着轮椅,好像已经跟他的轮椅成为一体。

  “我去转转,钓鱼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弥逸丢下手中的鱼杆,准备四处逛逛。

  走过小桥,回到院子,他看到柳树荫下坐着一个女孩,正无聊地揪着几根草芯玩。

  他知道那个女孩叫秋子。

  今天早上刚来到农场的时候,周末还神秘兮兮地说:“今天有件事要请大家帮忙。等会儿有一个女孩会来,她有点内向。拜托大家今天对她热情一点,尽量发现她的优点,然后真诚地赞美她一次。”

  他想他今天还没有日行一善,于是就走过去,认真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说:“你手腕上的蝴蝶结打得真好看,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用丝巾当手镯。”

  秋子用她那秋水眼瞳看了弥逸一眼,伸手将蝴蝶结解开,丝巾掉了下来,露出一道狰狞的伤疤。“还好看吗?”

  “怎么弄得?”弥逸走过去,在她边上的一张小板凳上坐了下来。

  “我以为自己不想活了,所以就想看看一个人可以流多少血。”秋子淡淡地说。以前如果有一个陌生的男子靠这么近跟她说话,她一定会面红耳赤,紧张地说不出话来吧。

  看来现在还真是不一样了!

  “不痛吗?”

  “痛,不过痛的时候心就不痛了。”秋子发现自己居然能够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说出跟任何人都没说过话。

  可能是因为这个人没有流露出任何同情、惋惜之类的情绪,只有一脸困惑不解,就好像自己以前刷到难题的样子。

  “不过真到动手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其实还是想活着的,所以一直拖到快天亮才动手,因为我知道妈妈每天都会早起,然后来叫我起床。”

  “既然知道自己不想,那为什么要割这一下子呢?”弥逸还是不明白这奇怪的脑回路。

  “因为这样,我想他们就不会再追究一些事情。我不想对着他们低头承认自己又错了。”话说出口,秋子自己也呆愣住,原来这是自己真实的想法。这也是她第一次正视自己的内心。

  “我一直觉的我父母不喜欢我这个女儿,如果能像买东西那样,可以无条件退换的话,他们一定早把我给退货了,换一个可心的。比如,像周末那样,或者像那个方颐那样,或者其他什么类型都行,反正不会留着我这个什么都不能让他们满意的……”

  这里,弥逸歪打正着地帮秋子做了一次心灵探秘。

  而在农场的菜地里,周末正跟秋子的母亲梁太太说话:“……其实从小,我也没有什么能让我爸妈满意的。我不爱背诗词,不爱写字,不喜欢学数学,也不爱编程。我爸妈的强项,我一个也没学好。”

  “好不容易进了医学院,我又不愿意动心理学……够失败了,可是我爸妈总是说我开心就好,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就可以了。”

  “……”梁太太一边摘着豆荚,耐心听着周末的碎碎念,听完了点点头:“周小姐,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和秋子父亲其实也只是担心,她那么怯弱,什么擅长的特长都没有,如果有一天我俩都不在了,她要依靠什么活着。”

  “如果她能像你或者方小姐那样可爱、乐观、坚强,我也没什么可担心的。”梁太太看看周末那可爱的小圆脸,又抬头看看不远处正在拔萝卜、动作干脆利落的方颐。

  周末忍不住笑了起来,“可是,如果,我是说如果,这里发生了意外,您只能带一个女孩离开这里逃到安全的地方,我想您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拉着秋子就跑。就算我或者方颐再可爱再坚强,您也不会有丝毫犹豫。”

  “是,那是一个母亲的本能。不过,等我把秋子送到安全的地方,我一定会回来救你的。”梁太太听了也忍不住笑了,笑完对周末说:“谢谢你,周小姐,回家我会跟秋子好好谈谈,或许我们家也可以换一种相处模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