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我来自泽塔星 > 第四十二章 黄吉安
  在弥逸开心地跟弥尔斗嘴时,他没想到有很多人正在为他忙碌着。

  方老太爷的私人助理约翰尼又来到了方老太爷的书房。

  “太爷,这段时间,除了车队经理彼得的账户又多了一笔来历不明的钱,然后又很快转了出去,好像是付给了境外的赌庄。其他人都没有异动。

  方家的少爷们,竞威和竞武两位少爷也去了一趟周末心理诊所,好像他们还曾在赛车谷偶遇了周家父女。”

  “哦,看来雍女士这位宝贝女儿成了香饽饽。”方老太爷一语道破事情的真相。

  “方杰方浩两位少爷最近招聘了一些软件、网络、安保方面的高手,好像还调用了城市的天网监控系统。”

  “让他们去吧,难道他们还能超过雍女士的智能研究所?”方老太爷摇摇头。

  “是,这二十年,雍女士智能研究所的产品一直走在技术研发的最前端,总是被模仿,却从未被超越。”约翰尼点点头,“那位金哲先生的材料我也都拿来了。”

  他恭敬地将一个文件夹递过去后,又继续说:“昨天,我安排人到金家去打扫卫生,安装了几个微型监控,可是没办法传数据出来,任何监控设备到了那个山坡的范围就会受到严重干扰,没办法正常工作。”

  方老太爷听后,用一个手指头在桌面敲了敲,“放弃吧,大概雍女士将那里划为她的领地范围,别去惊动她,惹她不快。”

  “是,她女儿那个诊所也是这样的情况,进了门之后的一切就探听不到了。”约翰尼点点头。

  “嗯,以后只关注自家的人和赛车谷的情况就行了。”方老太爷挥挥手,表示可以退下。等约翰尼走了以后,他打开那个文件夹看了几页,然后随手扔到了一边,不再理会。

  而在方家二房的住宅,一个比较靠近大门的独立小楼里,方杰、方浩都神情严肃地站在一间办公室内,这里的气氛比大宅要严肃萧杀的多。

  可能是因为方翊(弥逸)快要到赛车谷上班,也可能是因为调看城市天网监控系统的数据需要保密,方氏兄弟将黄吉安请到了自家的住宅办公。

  当然他们还有一个想法,是想让黄吉安帮忙调试、增强一下这房子的安保防卫。

  黄吉安本身是个安保工程师,但他的软件技术更为出色。据说曾当过黑客,也当过白帽子,黑白两界都混出了名气。

  “确认这段时间他们都没有接触?”方浩的脸色总是阴沉沉的,好像是暗夜之神本尊。

  “没有。罗博有三次到离竞航少爷的乐食城一百米左右的一个酒吧喝酒,但那时竞航少爷都在乐食城里,没出门口半步。”

  “那他们的……”方杰的话还没说完,黄吉安就继续说道:“他们的通信工具,包括网络账户全都在监控之下,的确没有联系。”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他们是不相关的?那次车祸不关他们的事,是上天安排的吗?”方浩没好气地接了下去。

  “赛车本来就是有风险的事。”黄吉安对这样的话毫不在意。

  反正有技术傍身,他自然可以恃才傲物。

  “这个你继续追踪,现在不要太早作出结论。车队的其他人你也不要放松。”方杰冷静地开口,气氛稍微缓和了一点。

  “还有,那个周末的心理诊所,你有什么办法能监听到方翊到她那儿作什么吗?”方杰又提出了新问题。

  “那诊所的防卫挺严密,方翊到诊所的时候,我曾几次放微型无人机靠近诊所,但到了诊所方圆五米的的距离,无人机就失去控制,坠毁。”黄吉安面无表情地回答,其实他心里窝着一把火。

  他已经将这视为一个挑战。

  如果他能攻入周末心理诊所,就说明他有希望成为安保软件领域的no1。

  “我会继续想办法的。”他对方氏兄弟,也是对自己作的回答。

  方氏兄弟觉得没有其他需要沟通的,就离开了。留下黄吉安一个人对着十几台电脑屏,都在播放着各种监控画面。

  不过,黄吉安输入一些指令后,就没管那些电脑。他站起身,来到一个窗口,做了几个伸展动作,然后站在那儿专注地看着窗外。

  从这个窗口,透过枝叶扶疏的树篱,可以看到方家后花园。那里有一群年轻的男女正在聚会。有谈笑声,音乐声,烧烤的香味,远远传来。

  黄吉安专注地看了一会儿,其实在这里看,只能看到一个个瞧不清面容的人影,但黄吉安的脸上却浮现了一丝陶醉的笑容。

  过了一会儿,他快步回到一台电脑前,十指翻飞地输入了几行指令——虽然现在有很多不同的输入方式,但对码农来说,自己的手指才是最灵活可靠,屏幕突然切换了画面。

  应该是花园里的聚会,画面聚焦在一个美丽的女孩身上。那个女孩有着一头微卷的长发,其中几缕在脑后编成了精致的小辫,白皙娇媚的脸庞上挂着无忧无虑的笑容,她的纤纤玉手上正拿着一只玉笛,大概是正准备给朋友们演奏一曲。

  只见她将那温润的玉笛横到了唇边,轻启朱唇,眼波流转,就准备吹奏。

  黄吉安伸手按下了暂停键,画面就此定格。然后,他眼神痴迷地看着这画面良久。

  他知道这个女子,是方浩的女儿方竞琪。

  他来方家办公,曾远远遇到过几次,本也不太在意。容貌娇美的女子,他也不是没见过。

  只是前天,他看到她在花园先是吹了一会笛,然后又在花坛前跳了一支舞,那翩跹的舞姿却印在了他脑海里,久久不去。

  据说唐玄宗曾称赞梅妃“吹白玉笛,作《惊鸿舞》,一座光辉”。大概就如是光景。

  一时兴起,不免借助自己的技术,看到了更多竞琪美女的画面,不料看得越多,心里的想法就越多,念头也就越盛。

  欲望,原来不过是天空偶尔滴下的一颗小水珠,渐渐蓄成了池塘,然后漫流成河,如果再持续下去,终有一天会成滔天之势。

  可是谁又能制止呢?

  外面的聚会是方浩的夫人安排的,邀请的都是一些能跟“方半城”家世相媲美的富贵人家,当然这些人家的孩子原来大都也是方家孩子的朋友。

  方夫人希望在其中挑个如意的女婿。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