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我来自泽塔星 > 第四十章 原来是旧识
  第二天,弥逸高高兴兴地来到酒店,准备接弥尔去方家大宅,弥尔却不同意。说是明天就可以搬回家住了,何必多次一举。

  “明天就可以搬进去住了?”弥逸很诧异,“不是说十几年没住,都变成幽灵盘踞的古堡了吗?”

  “幽灵将房子照顾得很好,只是灰尘厚了点。你的姐姐早上过来说过,已经安排打扫清理好了,今天再准备一些日用的东西就可以搬进去。”弥尔解释道,“你这个姐姐还是很能干的。”

  “那是。”弥逸的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你应该知道的吧,我这个姐姐很喜欢你——金哲。要不,你乘机谈个人类的恋爱,哈哈,也不枉我们来地球一游。”

  “别忘了,我们只是来渡个假,很快就要走的。”弥尔用已经恢复自由的一只手拍拍弥逸,他现在的样子跟当霍尔教授时候差不多,有一只手和一只脚还打着石膏,不过是换了一边。

  想想也是够悲惨,来地球这么长时间,他还没有一天是完全健康的。

  不过,弥尔对现在的身体还是感觉挺满意。

  这次捡了个好皮囊。

  他在镜子里看过金哲的样子,是个二十多岁的帅哥,头发浓密,鼻梁高挺,眼睛有神,自信和弥逸的脸放在一起也不会黯然失色。

  “如果你想谈个人类的恋爱,那就自己行动。”

  “身边没有可爱的女孩呀,唯一一个比较欣赏的还是自己的姐姐,其他没见过几个……”说到这儿,弥逸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可恶的、比清晨阳光还灿烂的笑脸。

  “今天我们反正闲着没事,不如我带你到那个周末心理诊所去看看,她那里的茶和点心特别好吃。”弥逸想到了一个主意,“就是当初你看的视频里的那个小姑娘,你说她的笑容能给人幸福的感觉。我想那是因为安娜做的茶点太好吃了!”

  “安娜是她的机器人助理。”

  “昨天我给带的双色果汁和紫米椰香芒果球就是她做的,她泡得焦糖苹果茶最好喝。”他承认周末昨天有一句话说得有道理。

  一样东西,确实是在想吃而又不可得的时候是味道最好的。真的吃到了,也不过如此。

  “对了,弥尔,你为什么不想快点恢复呢,我们合力让你的身体恢复那是一分钟的事,你为什么不愿意呢?”弥逸一边给弥尔拿外套,一边唠叨个没完。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什么事都不用做。”弥尔坐在轮椅上,安安静静地看着弥逸。

  “哈,弥尔,你变坏了!”弥逸没想到弥尔给了他这么一个答案,不由指着他哈哈大笑。“你变成了地球人说的,那个狡猾的狐狸!”

  “弥逸,我觉得你现在很像一个人类,你是不是很享受当一个人类?”弥尔看着同伴的笑得跟脸,突然问道。

  “嗯,不错,当人类的感觉真不错,我好像很适应自己变成了一个人类。”弥逸收拾好东西,推着弥尔出发。“感觉他们的日子还是挺有趣的,除了。”

  话说到这里,弥逸停了下来,没说下去。

  除了要面对死亡。

  人类的日子过得这么有滋有味,可是很快就要面对死亡。

  他们泽塔星人的时间是无限的,可是生活得跟宇宙空间一样虚无缥缈。

  可见什么都是公平的。

  ◇◇◇◇◇

  周末这天去了一家老年公寓给老人们作精神状态测评,回来发现安娜又不在前台。

  “安娜!”她扬声叫了一下。

  不出所料,安娜的头立刻从旁边的房间探了出来:“末末你回来啦!末末你想吃什么?”

  “是不是方翊又来了?”周末问道。要不然,她想不出还有谁能让安娜这么快乐的当一个小厨娘。

  “嗯,还带来一个朋友。”安娜点点头,然后又眨了一下圆圆的眼睛:“也很帅。”

  “哦,能让安娜你称赞的一定不是凡品。你去忙吧,我去看看帅哥。”周末朝安娜挥挥手,转身往办公室走去。

  一边暗自想着,这位方少爷,还真当这里是茶馆了,自己喝了不算,还带朋友一起来。

  她觉得这也许是自己的错。

  父亲从小就教自己背书,《陶潜传》里就有一句:“吾不能为五斗米折腰,拳拳事乡里小人邪!”自己今天就表现得有骨气一点吧!将这位少爷撵出门去,还诊所的尊严!

  才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出来方翊(弥逸)的哈哈大笑声。

  她觉得他就象一只自以为能叫醒太阳的公鸡,认为只有等到它呼唤,太阳才敢露脸,所以看到太阳上升后,就免不了得意长鸣,对身边的母鸡昂然夸口。

  “方同学,今天要咨询什么问题吗?”周末一边推门进去,一边像个专业心理医生一样发问。

  “不,我带朋友来喝茶。”弥逸自然地回答。

  周末径自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后,将小公文包放在柜子上,才转过身,想怼这位少爷几句,却看到弥逸身边的人。

  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人,安娜说过方少爷带了朋友来。

  只是,这张脸,似曾相识。

  这张脸,就像是把钥匙,打开了周末的记忆仓库里一个尘封的库房。

  “你是金哲哥哥?”她突然惊喜地问,并快步走到弥尔的轮椅边,蹲了下来:“金哲哥哥,还记得我吗?我是末末。”

  弥尔当然不记得她。不,他记得这张脸,作为他收集地球资料的一部份。但这个女孩问的当然不是他这个外星人,而是作为金哲的他记不记得她。

  弥尔想起他读到过的日记,一个人类孩子从10岁到15岁的日记,里面无数次提到一个小姑娘,没有提名字,只是以她或小丫头来代替。

  “小丫头跑过来时摔跤了,趴在那里哇哇地哭,我想过去扶她,可是徐家那小子跑过来一把将小丫头抱起来,一边哄她,一边还瞪了我一眼,好像怪我不去扶她……”

  “今天小丫头想要上树掏鸽子蛋,可是树皮太粗糙把她的手磨破皮了,那眼泪又跟珍珠一样挂了下来。我想我可以爬上树去把鸟蛋给她拿下来,那样她就会很开心。只是我还没动,程阅那小子已经爬上树去,将整个鸟巢都端了下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