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我来自泽塔星 > 第三十一章 追根究底
  弥逸(方翊)这个事故当事人虽然不在,但方家对事故的追查却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约翰尼今年四十五岁,瘦高个,平头,长相普通。

  他是个律师,尽管通过执业考试后从事过几年法律工作,但并不为方家处理具体的法律事务。

  他现在是方老太爷的私人助理。这个职位原来是他父亲的。

  他来到方老太爷的书房,对方老太爷汇报了自己的调查结果。

  “看过各个角度的监控资料,那天比赛开始后能近距离接触到赛车的人,只有车队的人员。”

  “前两轮比赛时,减速伞都及时打开了。第二轮比赛结束之后,车队有七个人靠近过或接触过车辆,但从监控画面没办法断定是谁动了手脚。

  他们分别是车队经理彼得、技术总监布鲁诺、比赛工程师威廉、试车手罗博、维修技师杰克和维吉尔,另外还有理疗师康妮。”

  方老太爷坐在一张巨大的酸枝木桌子后面,桌面上放着十几盒印章。这些都是方老太爷的珍藏,常常拿出来把玩。

  他现在手里正把玩着一套田黄冻石的印章,轻轻往印上哈了一口气,在面前的一叠白纸上稳稳按了下去。

  再轻轻提起,纸上出现一个长约三厘米的椭圆形小印,“乐天”两字居中,左右饰以螭纹。这是仿乾隆田黄三链章中间的那枚。

  方老太爷酷爱印章,尤其是乾隆田黄三链章。可惜那正品保存在故宫博物中,他化重金才请到高手仿制了一套。

  约翰尼知道方老太爷的脾气,接着说道:“我查了他们家庭背景、最近半年的财务状况、和这半年的人际交往情况,重点关注他们跟方家人、方家亲友及方氏企业重要人员的关系。”

  之所以将时间重点放在最近半年,是因为方翊少爷是四五个月前才突然喜欢上赛车,方老太爷才让人开始物色人选,组建车队。

  “嗯。”方老太爷看似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其实这是表示对约翰尼的嘉许。

  “其中车队经理彼得、维修技师杰克的财务状况有点异常。

  试车手罗博是方竞航少爷的远房表兄弟——是竞航少爷外婆的表哥的孙子,但目前没发现罗博和竞航少爷认识、或者有来往的迹象。

  理疗师康妮跟赛车谷一个高管正在约会。”

  “另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信息技术人员,远程控制着程序或者埋伏了bug。”

  约翰尼得到方老太爷的嘉许后,虽然表面上他还是波澜不惊的说着话,但那稍稍提高的声调还是泄露了他的好心情。

  “嗯,那你继续重点关注他们,车队其他人员也注意一下。”方老太爷对约翰尼的工作很满意。聪明的人不用提醒就知道该干什么。

  ……

  在赛车谷管理大楼的一个办公室内,气氛压抑低沉,跟高大宽敞的空间形成了明显的对比。

  窗外的春雷哄隆隆直响,这雷声好像也响在方杰和方浩的心上。

  他们两个面对面坐着,面若沉水。

  平日里都是笑容满面、信奉和气生财的方杰听了工作人员的汇报后,觉得自己好像成了背锅侠,脸上再也挂不住笑容。

  何况一贯严肃、刻板的方杰,脸色已经像是块黑色的铁板。

  他们相信自家的孩子,那天晚上跟他们打过招呼,他们应该不会再想着出昏招对付方翊。

  那么,是谁对降速伞做了手脚?他的目的是什么?

  是方翊还是自己二房?或者是想一箭双雕——方翊出了意外死了伤了废了,自己二房从此被老爷子厌弃?如果这样,谁会是受益者呢?

  方竞航。

  尤其是听说试车手罗博是方竞航的远房表兄弟后,方杰差不多就认定了方竞航是“罪魁祸首”。

  上次,他特意在方竞霖的面前讲“麦角菌”和女巫魔药的故事,故意讲得很生动,让方竞霖对它印象深刻——麦角菌能致幻,致命。

  其实就是认定竞霖年轻气盛容易冲动,有一天对方翊“忍无可忍”可能就会冒出一个念头——给他吃点麦角菌。当然方竞霖也许会把“麦角菌”给忘了,那样对他也没损失。

  而如果方竞霖真做了什么,责任也追究不到他身上。

  看来,这个平时看着像小绵羊一样温和的年青人,有着极深沉的心思,就像伊甸园里的蛇,善于蛊惑人心,且心狠手辣。

  这次,他挑准了时间——方老太爷刚宣布要让方翊接手赛车谷,让人制造意外,如果方翊出事,很可能会让其他人——尤其是方老太爷和方礼铭认为是二房下的手。

  真是太厉害了!想不到当年病恹恹的大堂哥留下一个这么能算计的儿子!

  想到这里,方浩的右手忍不住在桌子上敲了两下,发出沉闷的“咚咚”声。

  “稍安勿躁,我们现在知道了,就自有办法解决,以前只是小看了他罢!”方杰伸出手拍了拍弟弟,这话既是说给弟弟听的,同时也是说给自己听的,好让自己从愤怒中平静下来。

  他看了看对面摆放的那座弥勒佛像,提醒自己要放松,要平和。

  “笑口常开,大肚能容”他常常用这弥勒佛像提醒自己,像弥勒佛一样在人间历练,面对世间苦难,保持乐观,终将大成。

  “我们去看看他们有什么发现。”他站起身,看向隔壁办公室。

  那办公室放着一排桌子,几台电脑,几个工作人员正在埋头苦干。他们都是高薪聘请来的软件高手和安保工程师,现在正在对那天的赛车谷的监控视频进行分析。

  推门声让工作人员停下了手头的事,凝神静气,对着方杰、方浩进来的方向行注目礼。

  “嗯,”方浩是个行动派,马上开始想办法解决问题,“黄工,有办法弄清楚罗博的日常活动吗?”

  “目前这里只有赛车谷的监控录像,所以只能分析出罗博在谷内的活动。”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他叫黄吉安。皮肤白皙,长相斯文,但说话神情沉稳,看着就给人可靠、可信的感觉。

  “我刚处理完一到三月份,发现罗博每周五晚上都会出谷,在外留宿两晚,周日晚上九点左右回来,极有规律。”

  “也就是他每周有两天多的时间在外面,我们没办法知道他干了什么。”方杰问,“有其他办法吗?”

  “如果可以拿到外面的,比如市区的监控视频。我可以试着找找他的行踪。”黄吉安不紧不慢地说。

  “你是指城市的天网监控?”方杰沉吟了一下,“即使拿到,那么多视频,要多长时间能看完?而且也不一定能找到他的影子。”

  “我有办法可以很快追踪到他。”黄吉安很有把握地说。

  “好,我让人去安排一下,到时通知你。”方杰点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