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我来自泽塔星 > 第二十七章 翼装飞人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鸟儿在树林里啾啾鸣唱,一束束的阳光透过枝叶缝隙倾泻在林间空地上,宛如炫目的金色纱幕。

  而在另一些地方,枝叶非常繁茂,阳光难以穿透,粗大的树干隐没在暗影中。

  弥尔觉得自己的心情就跟这树林一样。

  如果光是欣赏早晨的大自然,呼吸各种花草树木散发出的沁人心脾的芳香,那他的心情就是明媚的春光。

  可是一想起自己还没有摆脱“霍尔教授”的身份,他的心情就成了灰暗的暗影。

  他来到山区度假已经二天了。

  自从那天从轻羽出来后,他就有个强烈的愿望——摆脱“霍尔教授”这个身份,换件“新外套”。

  虽然他一直不喜欢这个身份(毕竟没有人会喜欢自己是个中年男子,长得不帅头还有点秃,身材也不好,其实刚开始的时候裹得像个木乃伊根本谈不上身材),但他是第一次当地球人,没有经验,没有比较,自然也就不觉得很难接受。

  但知道弥逸的情况,有了比较以后,他就开始不满意当“霍尔教授”了,尤其看了弥逸作为“方翊”的帅脸后,再去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就觉得很不是滋味。

  而那天发生的事,终于让他不愿意再将就下去。

  可是并不会因为他想,身边就马上会出现一个合适替换的。

  何况他也不是那种会随意动手收割其他生命的人,他一直尊重各种形式的生命,当然也包括脆弱的地球生命。

  他只能跟谢丽尔说,他想到山区休养一段时间,他知道很多人类喜欢度假。这样最少他可以先换个环境。

  第二天,他就带着一个智能家政助理来到这里。

  在这里,他接触到的地球生命,除了很少的几个人类,大都是各类鸟儿,蝴蝶,灵活的小松鼠,兔子。

  难道,他要选择成为一只小鸟,或者是一只松鼠?然后,在弥逸来找他时,成为弥逸的一个萌宠?

  坐在林间,听了一会儿婉转的鸟鸣,又观看了一会儿松鼠上窜下跳的表演。他觉得这些小生命,在此间生活得很是无忧无虑,自己也没有打扰它们的理由。

  他站起身,穿过林间小路。

  小路的尽头,是美丽的峡谷,峡谷的深处躺着一个迷人的小湖,蓝绿色的,像块翡翠。

  湖畔散落着几座小木屋。弥尔现在就住在其中一座。

  弥尔慢慢走着。

  看着草丛间摇曳的野花,像眼睛,也像地球夜晚时看到的星星,一眨一眨的。

  忽然,一阵呼啸的风从他头顶刮过,他下意识的弯腰下蹲。一个重物“嘭”一声从天而坠,砸在他几步远的草丛里,硬生生将那草地砸出了一个坑,草屑、泥土飞溅。

  他伸出一只胳膊挡在脸前,才避过了草屑的袭击。

  有那么一刹那,弥尔以为自己还在太空巡航,楞了几秒钟,才醒悟过来,自己不是在太空飞船里,刚才遭遇的这个物件也不是一个小天体。

  那是一个翼装飞人。只是这会儿已经像块石头一样一动不动。

  弥尔抬头,天空中还飘着几只降落伞,正往小湖那边比较开阔的平地降落。

  这峡谷两边的山很高,谷底离峰顶将近千米,谷底有湖泊、开阔的平地,很合适这些喜欢飞翔胜过生命的人在这里体验飞行。

  通常他们会先登上山顶或者乘直升机飞上去,然后从高空一跃而下。

  他们身上穿的翼装可以让他们像只飞鼠,或者说是蝙蝠一样实现无动力的滑翔,用双腿,双臂控制速度和调整航向。达到安全的高度之后,再通过降落伞平稳降落。

  只是这个翼装飞人很不幸,他背上的降落伞在该打开的时候没有及时打开,大地的引力就将他拉了下来,做了个粗暴的亲密接触。

  弥尔走近那个在坑里一动不动的翼装飞人,他伸出手,发射出一点能量试探了一下,感觉那里原有的生命已经流逝,而血正从那翼装的缝隙各处溢出来,身下的草已经染成了红色。

  很多人说,体验过翼装飞行的人,都不怕死亡的来临。因为在飞行的过程中,他们在恐惧中享受到了生命临危的快感,风险越大快感越强烈。

  不知道这个飞人在临近亲吻大地的时候,心里是恐惧还是快乐呢?

  这是个机会吗?

  弥尔大概思考了十秒钟,就决定“换装”。

  因为他的那些伙伴降落后,应该很快就会来找他。

  这是个稍纵即逝的机会。

  弥尔很快让“霍尔教授”的身体倒在草地上,自己进入了翼装飞人的躯体。

  一阵剧痛像巨浪一样盖过了,“哦,又要再来一次……”弥尔还来不及唱完感叹调,就重归于虚无……

  ……

  弥逸刚下飞机,就听到了一条跟弥尔——不,应该说是霍尔教授相关的最新新闻。

  据说,可怜的霍尔教授因为车祸受伤,到山区休养。可怜的他,昨天又遭天降横祸,被一个翼装飞人砸死了。不,准确的说,是吓死了。

  “因为霍尔教授身上没有新添的外伤,应该是翼装飞人从天空坠落,刚好砸在霍尔教授的脚前,因场面过于惊恐,霍尔教授心脏病突发,不幸死亡。”小仙口齿伶俐地跟弥逸汇报着自己收集到的最新消息。

  “可怜的霍尔教授。”弥逸嘀咕了一声,脸上并没有太多哀伤之色。

  “那翼装飞人呢,还活着吗?查查他的下落。”弥逸对独角仙发布了新的指令。

  “主人,你真厉害,你怎么猜到翼装飞人还活着?”小仙非常狗腿地先给主人拍了个马屁,然后赶紧通过网络搜索消息。

  “他虽然摔得挺重,不过被救援人员发现时还有一口气。现在已经送到麻省总医院。”小仙很快就有了答复。

  “那我要马上去麻省总医院,你帮我安排行程。”弥逸给独角仙下达了新的指令。

  “好的,马上安排。不过,主人你去那儿干吗呢?”小仙一边执行任务,一边疑惑不断。可是主人已经不再理它,而是抬头看天空。

  难道主人也想像鸟儿一样飞翔吗?

  刚才它就在翼装飞行活动的广告上看到:“一旦你尝试过飞行,即使你行走在地上,你的眼睛将永远望向天空,因为你曾经去过,你将永远渴望回归。”这是五百多年前的名人达芬奇说的。

  可是,小仙虽然飞过,却还是喜欢脚踏实地,不,脚踩主人的肩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