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我来自泽塔星 > 第二十六章 第一次出现的妈妈
  弥逸看着表情淡漠、动作利索的徐医生,心想我也不想见到你,只是没办法出了点意外,我不来医院一趟,他们都不放心。

  “你不是脑科医生吗?为什么我总是被送到你这里?”弥逸忍不住问道。

  “我现在是脑科医生,以前也干过临床,是全科大夫。你看着没有明显外伤,但他们怕你脑震荡或其他后遗症,送我这里来最保险。”徐维楠做完一系列检查后,淡淡地说:“目前看一切都好,需要留院观察吗?”

  “不用。”弥逸很麻利地起来,开步就走。

  “等一下。”徐维楠叫住了他,然后冷冷看了他一眼:“赛车是件危险的事,还是小心点。有什么事,来找我。”

  弥逸点点头,走了出去,心里却很是狐疑,原来这位冷面徐医生还会关心人呢!

  有点受宠若惊。莫不是今天他吃错了食物?

  出来后,车队的医护人员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表达自己的关心。

  “我没事。”弥逸觉得自己已经习惯跟地球人类相处,其实除了形体不同,食物不同等等表象不同之外,相处起来跟泽塔星的伙伴没太多差异。

  当然地球上的人更会表达自己,除了用丰富的语言,还会加上丰富的表情,各种各样的肢体动作,简直能让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就好比人类吃的食物,例如要一份煎牛排吧,绝对不会就端上来一块牛排,而是会配上花式的配料,荷兰豆、西红柿、薯条、意面、西兰花等等,还有各种酱汁。

  所以跟地球人打交道,你绝不能认为说话就用嘴,听就用耳朵,为了不漏掉任何重要的信息,最好把你所有的感官都带了,并一直处于开启状态。

  所以也很累人。

  还是跟弥尔在一起最好了。

  弥逸想到弥尔,就想着快点回家好跟弥尔聊一会儿。

  上次弥尔被“霍尔教授”身边的几个麻烦女人,打击地快崩溃了,就想换件“外套”,也不知现在进展如何。他大步向外走去。

  回到方家大宅,在经过院子时,他看到了花坛边有一个女人的身影,从后面看,身材苗条地像个少女。

  不过,独角仙告诉他,那是他妈妈,余磬儿。一个舞蹈家。

  “翊儿,回来了。”那女人转过身来跟他打招呼。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闪着温柔的光,并对他张开了胳膊。

  “妈妈。”弥逸虽然不太习惯,但还是喊出了这个音节。一喊出口,发现这“妈妈”还真是最容易发音的音节。

  难怪这地球上的语言,成百上千,数量众多,但妈妈一词的发音,都极为相似,真是巧合!

  更不可思议的是,他喊出这声妈妈后,被拥进了一个满是温香的怀抱,他也不反感,还觉得那感觉挺美妙。

  “听说你遇到了点意外,我很担心,不过看到你,什么都好好的,我就放心了。”余磬儿的声音很好听,可能是有点激动,带着点颤音。

  弥逸来地球二十几天了,经历了两次意外(来的那天晚上和今天),这位做妈妈的人却是第一次出现,现在说是自己好担心云云,听起来好像不太靠谱。

  可是不知为什么,弥逸却愿意相信她。

  也许是这个拥抱,他感觉到了这个纤细的身躯带着满满关切。

  “我没事,你放心。”弥逸反过来拍拍余磬儿的背,毕竟他要比她高大很多,不应该让一个柔弱的女子为自己忧心。

  “听说你带队出去巡演了,一定很成功吧!”他想找一个她会感兴趣的话题。

  “嗯,演出挺受欢迎的。”余磬儿松开胳膊,满眼欣喜地看着儿子,“这次回来准备排一个新剧。”

  “那好,我有空来看你演出。”弥逸点点头,正准备说点什么,听到大宅门口那边传来声音。

  “翊儿,你回来了。”是方老太爷那颤巍巍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口。

  “我回来了。”弥逸应了声。

  他感觉到余磬儿略略向后退了一小步,然后小声说:“你快过去吧。”他感到有点奇怪,不由转头去看她,却见她微微笑了一下:“你快过去吧,我摘束花。”

  弥逸点点头,向方老太爷走去,看到老人正要下台阶,他忙快步过去搀住老人:“爷爷,怎么没叫管家陪你?”

  老人明显很满意孙子的表现,高兴地让孙子搀扶着自己,但没有再下台阶,而是转身往房子里走去。

  “今天拿到冠军了,很高兴吧!不过,赛车太危险了,咱以后不玩了。咱们组织比赛,让别人玩给我们看就行了啊。”老人边走边说,还边观察着孙子的脸色,大概是怕他不乐意。

  “好呀,反正我也不想成为专业赛车手。就再给车队找两个车手,然后让他们组队参加合适的比赛吧。”弥逸点头赞成。他本来就不准备赛车了。

  “嗯,你考虑地很周到,你那车队虽然是临时组织的,但都是行业内的高手,解散了可惜,让他们继续组队参赛是最好的。”老人点点头,好像很欣慰孙子终于会全面地考虑问题了。

  弥逸陪老人说了几句话,方杰就带着一家人来了,然后是方竞航回来了,接着是方礼铭,最后是方浩带着老婆、女儿赶来。

  这是目前弥逸看到方家人聚得最齐的一次。

  方老太爷好像很高兴,这么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谈笑风生,兴趣高昂。

  老爷子兴致好,其他人更加要好好凑趣,所以家庭晚宴上气氛很活跃,

  于是弥逸看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余磬儿在这么一大群人中,好像是不存在的一样,虽然她就坐在那里,漂亮高雅,面带得体的微笑,但没人跟她说话。她也基本不开口,除了礼貌地对智能管家说谢谢之外。

  连方礼铭也基本不跟她说话,除了像一个有“绅士课程”的机器人一样,为她拉椅子,递胡椒粉外,没有更多的互动。

  “爷爷,”他刚想说点什么,方老太爷就笑眯眯地接过话:“翊儿,我知道你想去看姐姐,我已经吩咐管家给你订了明天去美国的机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