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我来自泽塔星 > 第十八章 徐维楠的要求
  呵呵,她马上想起自己前几天接到的一个咨询。

  那是个年轻的女顾客,脸色苍白憔悴,惴惴不安地说她老公**比较强烈,自己每晚都会筋疲力尽,所以就让老公订购了一个娃娃。可是自从他老公订购了娃娃后,每晚抱住“娃娃”,对她却一点兴趣都没了。

  她觉得很郁闷,自己一个真实的大活人居然比不上一个假人?而且他和她还是热恋了几年才结婚的那种。

  慢慢的,她觉得自己对那“娃娃”都生出嫉妒恨来了。

  每天晚上老公跟一个假人温存,自己这个正牌夫人却在一边看着,这算什么呢?终于有一天趁老公不在家,她将这娃娃扔进了楼下垃圾箱。

  可结果是,老公回家发现“娃娃”不见了,却跟她大吵一架,摔门而去。

  对这样的咨询,周末说实在是很无感的。

  那老公显然是个下半身动物,满足需要才是他最最要紧的事。

  对这样的人,如果遇上战斗力相匹配的,那么**,生活美满的可能性大些。

  遇上个身体虚弱不能匹敌,或者性格内敛放不开的,向外发展也是早晚的事。只是如今的第三者稍微怪异了点。

  周末从这案例联想到刚才妈妈说的话:“尽量避免挑战人类的伦理、道德极限”。

  也是哦,一个像爱丽丝这样能干的家政助理,如果再给她女神一般的容貌和身材,那么,估计会让更多的男人在“不婚”路上越走越远吧!

  毕竟所有女人能干的,爱丽丝都能做,而且可能做得更好;女人不愿意干的(比如做家务,像妈妈一样照顾他)爱丽丝也都能做得一级棒。

  唯一不会做的事,是不会生孩子?

  哦,不会生孩子,现在完全已经不是个事儿。

  从2057年2月14日开始,地球女人已经可以不生孩子了!!

  2057年的情人节,所有的男人和女人,都收到了一个特殊的情人节礼物!

  那就是为了解决生育率持续降低的问题,“人造子宫”法案正式通过,经审查合格的人员(无论性别、婚否,主要审查经济能力和信用、健康包括精神状态)可以向专门机构(生育管理局)申请利用“人造子宫”技术繁殖后代。

  人造子宫技术可以让妇女彻底从生育的枷锁中解放出来,胚胎在完全可控、可视的环境下发育。

  也就是你提供自己的精子/卵子(或购买卵子/精子),九个月后就可以抱一个延续了自己基因的孩子回家。(如果你有足够的经济能力,还可以申请对未来婴儿进行基因编辑,让自己的孩子更健壮更聪明,当然法律上说,是发现有基因缺陷、有遗传性疾病的可以申请进行基因编辑)。

  所以,男人只要拥有一个同时具备“家政助理”和“娃娃”功能的“机器人”,如果喜欢孩子的话,再申请利用“人造子宫”技术“繁衍”一个孩子,就可以拥有幸福美满的家庭生活了!

  完全可以不结婚,不需要女人!

  反之,女人也可以这样。

  延续了几千年的婚姻制度正在发生雪崩。

  但,人类作好准备了吗?

  周末给出的答案是没有。

  几千年形成的“惯性”很难一下子就被先进技术完全割裂。社会风俗、人文伦理以及人脑里的条条框框,这些东西的更新和形成需要更长的时间。

  要不然就不会有那个脸色苍白的女顾客来咨询了。

  相信其他人的答案也是没有。

  所以雍珞珈的智能机器人研究所,很固执地将他们所有的机器人外观设计得很“机器人”,就是不想做导致雪崩的最后一片雪花。

  “妈妈,你们好伟大!放弃了挣更多钱的机会!”周末马上给自己的妈妈点赞!

  “我们是研究技术的。”雍珞珈看着女儿那夸张的表情,微微觉得好笑。这女儿,估计是更多地继承了父亲的浪漫性格,然后又变相地发扬光大了。

  晚饭后,俩个年轻人坐在屋顶花园的草地上聊天。

  周末家的房子,建在社区后山的斜坡上,周围环绕着葱郁的树木。屋顶也是“杂草”丰茂,四周还有很多藤蔓植物,像瀑布一样垂下来,把建筑和周围的环境溶为一体。

  屋顶的草坛从来就是周末的乐园。徐维楠小时候也没少在这儿捉蚱蜢,逗蛐蛐。只是长大后很少来了。

  “维楠哥哥,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周末看着月光下的人影,斜斜的,长长的。

  “今天有空,下班早,过来蹭顿饭,顺便来看看你。”徐维楠习惯性地伸出手,想去拉周末脑后的那束“马尾”,在快碰到时又收回了手,小丫头已经长大了。

  却不知自己的动作早就被影子出卖了。

  “诊所生意怎么样?”

  “马虎,这个月的收入可能还不够付房租,说不定下个月就要被妈妈扫地出门了。”周末夸张地叹一口气,不过马上就自我振作起来:“不过,刚开始都是这样的,相信过上一年半载,诊所的预约就会排到一个月后了。”

  连安慰人的台词都被她自己说了,这让别人说什么呢?徐维楠只能笑着说:“我当然相信你,莫教授一直很赞赏你,可是你却不想呆在医学院。”

  “我不喜欢做那些实验,拿着一些可怜的小动物来回折腾。”周末闭了闭眼睛,如果说二十二年的生活,有什么是她最不喜欢回顾的,那就是这段生活了。“我知道,为了科学研究,可是我还是不想。”

  “那就做你自己喜欢的事。”徐维楠点头表示赞成,小丫头本来就应该快快乐乐的。

  “说吧,有什么事。哥哥现在这么忙,阿姨都说一个月难得看到你一次。”周末将脸转过来,看着徐维楠,一付你再不说就是侮辱我智商的架势。

  “最近方家的方翊少爷有来你诊所?”徐维楠也知道骗不过,小丫头虽然性格活泼,却从小玲珑剔透。

  “嗯?”周末的眼神打了个强烈的问号。维楠哥哥怎么会背后打听这些小道消息?

  “前些天他出过车祸,当时是我收诊的。方老太爷担心他是不是有后遗症,所以自己偷偷来心理诊所。”徐维楠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周末点点头,表示理解。

  方老太爷是仁和医院的大股东,也是徐维楠所在医学研究所的最大投资者和赞助者。

  “应该没有。没这方面迹象,其实他根本就没做咨询,就是,”周末停顿了一下,笑了起来,“好像他在方家受了虐待,没吃饱饭,来诊所就要安娜泡茶上点心,吃完就走,害得我想收咨询费还觉得心虚,觉得君子爱财,应该取之有道。”

  徐维楠听后略略思索了一下,是刚出院时方老太爷给他禁食了?他又是怎么知道周末心理诊所的呢?不过这不是最要紧的。

  “末末,方家是个复杂的大家庭,如果可以,你还是别接他的业务。如果真有什么症状,推到我这边来。”徐维楠认真地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