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我来自泽塔星 > 第十七章 为什么机器人不能太像人
  周末带着安娜回到家,却看到客厅里有一个稀客正陪着她父亲聊天。

  “维楠哥哥,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我来蹭饭,我想念爱丽丝的啤酒鸭。”没穿白大褂的徐维楠好像变了一个人,满脸轻松愉悦的笑容。若是弥逸看到,估计会认为这是徐医生的另一个性格活泼的孪生兄弟。

  “好呀,那我去看看爱丽丝有没有准备啤酒鸭。”周末高兴地挥挥手,径直往房里走,并没有揭穿真相。

  其实,徐维楠家里、还有程阅家用的智能家政助理都是爱丽丝的同款,连名字都相似,分别叫爱玛,爱德拉,爱丽丝会的她们应该也都会。所以大忙人维楠哥哥肯定是为其他事来的。但这有什么要紧呢?

  反正她很高兴看到维楠哥哥就是了。

  她到厨房看到爱丽丝正像个音乐指挥家一样,一手挥动着锅铲,一手五指翻飞将各种调味洒入锅中,在挥舞几下锅铲,一盘菜就出锅了。然后又像个舞蹈家一样,一个回旋,去看另一灶台炖的汤。

  不用问,周末已经闻到了啤酒鸭的香味。

  “爱丽丝烧得菜好香噢!”周末忍不住赞了一下。

  “谢谢,亲爱的末末。”爱丽丝滚圆的大眼睛扑闪了一下,又迅速移动步伐到料理台去准备其他东西。

  “安娜,帮忙泡壶大麦茶送到客厅,谢谢。”周末又对跟在身后的安娜说。是的,安娜擅长的是茶艺和各式小点心。

  “好的,末末。”

  周末觉得自己已经尽了一个主人的职能,就回二楼房间换了套便装,再回到客厅时,看到母亲也已经回来,三人正热烈地讨论着什么。

  周末走近,听到父亲周振新正在问徐维楠,“你们现在能将人脑信息数字化了吗?然后像存在数据库的数据一样上传或下载。比如有一天我的身体老了不能用了,就可以将我的意识都传到某台机器或某个机器人身上?然后我就活在那台机器或机器人身上了?”

  周振新最近几年喜欢上了写科幻小说,可是他自己从小偏科,只爱文学,是个科盲。现在为了能在自己的小说里加上些“硬核”科技,最喜欢拉着一些专业人士问东问西。

  然后不等徐维楠回答,自己就很迷惑地摇着头说:“那样的话,我到底是算活着呢?还是算死了?活着的是我,还是非我?”

  周末扑哧一声笑起来:“爸爸,你现在才五十岁,还年轻着呢,再过五十年,还依旧生龙活虎,用得着现在就开始考虑这么深奥的问题?”

  客厅里一阵笑声。连一下端庄的雍珞珈都忍不住莞尔。

  “周叔叔说得没错,从技术上、理论上来说,现在是可以将大脑意识数字化,只是涉及到伦理和法律问题,政府不会同意进行这方面的研究。”

  “而且,大脑非常复杂和神秘,没有大量的研究和临床数据,是没办法证明大脑意识数字化是否真得可行。”徐维楠笑着跟周振新讨论。“万一只能部分数字化?或者只数字化了一些浅层意识?这算是成功吗?”

  “嗯,这的确很危险。不能轻易尝试。”周振新听到还有这种可能,忙点点头,“那你们目前研究什么?”

  “主要研究怎么帮助脑损伤病人恢复大脑功能,比如能不能加载一部分人工智能帮助他们思考。”徐维楠说着,将目光转向了雍珞珈。

  “人工智能这方面,雍阿姨是真正的专家。我还没见过比爱丽丝更能干的家政助理了。”

  “你家的爱玛跟爱丽丝一模一样。”周末在旁边说。

  “可是爱丽丝的厨艺要好很多,同样的菜,爱玛烧出来总像是大厨不在时小学徒顶替着炒出来的样子。”徐维楠笑着说,“要不然我跟程阅为什么老到你们家蹭饭。”

  “你们肯定是忘了给爱玛升级了。”周末马上想到一个理由。

  徐维楠笑着不说话,却将目光投向了雍珞珈。

  周末也不由疑惑地将目光转向自己的母亲。徐家、程家的那两个爱丽丝同款,不就是母亲的研究所推出这款家政服务机器人时,母亲送给他们俩家人的吗?难道母亲给自己家的是更好的版本?

  “除了常规升级,我还给爱丽丝的程序做了些微调,让她能更好得记住我们的偏好和习惯。”雍珞珈微微笑着解释了一句。

  “其实我觉得,现在的科技进步不是太慢,而是太快,人类还没有作好心理准备。”雍珞珈的这句话得到了大家的赞同,听的三个人都点了点头。

  “就好像我们人类总是希望能长生不老一样,但如果真的有一天,我活在一个类似爱丽丝或安娜这样的机器人身上,我不知道我是该高兴呢还是不高兴?”周振新将前面讨论过的话题又联系了起来,最近他对“人类可能长生的方式”特别感兴趣。

  “爸爸,如果真有那一天,你可以申请做一个跟现在的你一模一样的机器人呀!”作为父亲最亲爱的小棉袄,周末赶紧安慰道。

  又转头向母亲求证,“妈妈,你们研究所的技术肯定能做到?”

  “当然,要拥有人类的外形是件很容易的事,甚至皮肤触感都可以模拟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相似度。”雍珞珈随意得点点头。

  “那妈妈为什么一直不给爱丽丝、安娜换个外形,让她们看起来更像个真正的人呢?”周末有点不解。

  “你会因为爱丽丝没有跟你一样的脸蛋,你就不喜欢她吗?”雍珞珈看着女儿问道。

  周末摇摇头。

  “就是,那为什么要做多余的事?其实我们研究所在推出产品时,都尽量避免挑战人类的伦理、道德极限。比如,这家政助理吧,她一个就可以顶替几个保姆,帮主人照顾好一个家庭的日常,所以就不能让她的外形太像人。”

  在座的俩个男人都点点头表示赞同,唯独周末却疑惑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一个外表长得更像人的机器人,不是应该更容易被人类接受吗?

  两个男士都装作没看见她那装满疑惑的眼神,反是雍珞珈好心提醒了一句:“日本就有企业专门生产肌肤触感很真实的娃娃。”

  周末瞬间明白。

  呵呵,她马上想起自己前几天接到的一个咨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