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我来自泽塔星 > 第十五章 让人心虚的账单
  要将正沉溺于“美色”的安娜拉开是件有点困难的事,短短的几步路,安娜一步三回头。

  幸好服从主人,应该是她最基本的信条和当初设计的底层逻辑,要不然,周末肯定拿她没办法。

  为了安娜的脖子考虑,周末还顺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安娜,我想这账单你应该再修改一下,收费项目就写一个咨询费,把茶点费的金额都加在一起。明白?”周末将账单递还给安娜,压低声音说。

  “哦,”安娜眨眨大眼睛,一付好像不是很明白,但坚决执行的模样:“末末总是对的。”然后走了。

  周末叹了口气。其实对这账单,她也是有点心虚。

  刚才这位方家的少爷说是为了来喝安娜煮的茶?可是自己却想收他一笔金额不小的“咨询费”。

  没办法,要不然,这个月的收入好像还不够付这房子的租金。

  虽然这房子是妈妈名下的,但是妈妈说了,也许以后会是她周末的,但现在还是要交租。

  大不了,等会儿陪这位少爷聊聊天,让他继续说说他的爱情故事,给他提点中肯的建议,算是没白收他钱吧。

  想起自己这个主人居然要靠安娜的手艺来赚钱,周末还真是有点脸红。

  要不,干脆将诊所改成茶艺屋,让安娜做茶师傅,自己跑堂算了?

  自己一个心理学博士居然混地这么惨?

  周末心有戚戚地走进办公室,她需要吃点喝点东西安慰一下自己。

  当她在小沙发坐下,一手端起薄荷茶喝了一大口,另一只手伸出去拿荷花酥却拿了个空。

  是的,原来放着两个荷花酥的碟子现在是空的。抬头,看见边上的男子正将最后半个荷花酥放进嘴里。

  “那是我的点心。”周末忍不住说。

  弥逸细嚼慢咽吞下了最后一口点心,又喝了口茶润了润喉,然后才开口说话:“安娜只说了茶是你的。”

  “你……”周末目瞪口呆,一时不知如何反击。

  “再说,你不是已经将茶点费算入咨询费了吗?”弥逸又抛出一句,“应该足够我每天来喝茶了吧!”

  “你听到了我们刚才的话?”楞了半响,周末终于问了出来。这人的听力也太好了吧,刚才自己和安娜说话都是压低声音说的。

  “我只是听力比较好。这些声音是自己跑到我耳朵里的。”弥逸喝完茶,站起身来。

  这时,安娜拿着新账单走了进来。

  弥逸说了声,“谢谢你的茶,不过,这个,等到月底我再一起付吧。”

  他已经来地球有那么一段时间了,当然知道地球上很多东西都要付钱的。

  虽然钱已经从原来的金、银变成了纸,又变成了电子帐户里的一串数字,但善变的人类对“金钱”却保持着亘古不变的热爱。

  他当然不介意为安娜的茶点付钱,反正方家好像很不缺钱。

  但是不能让人坑钱,那是鄙视他的智商。

  周末看着他昂首阔步地走了出去,安娜跟在后面很热情地说:“方翊少爷再见!欢迎下次光临。”

  她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这人听力好得能听清她和安娜的低语,那么刚才是不是也能听到隔壁咨询室的说话声?

  虽然房间做过隔音,但并不能保证一点声音都不传出来。尤其是只隔着一堵墙。

  吃饱喝足的弥逸高兴地离开诊所,坐上车回方家大宅。

  回到大宅,却发现今天气氛异常。方老太爷没有在院子种花,也没有在大厅听曲。

  大厅里反而聚集着一大群人——方家的大部分子孙后代都来了,除了三房的人。

  看到走他进来,只有也住在大宅的方竞航对他点点头,“你回来了,曾爷爷好像有点不舒服,请了徐医生过来。”

  厅里的其他人都好像没看到他一样,一个个稳稳地坐着,神情严肃,目不斜视,气氛沉重。

  弥逸(方翊)点点头,径直上楼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他觉得奇怪,既然不是去医院,而是让医生过来,就说明不是太严重,为什么这里的人要摆出一付地球就要毁灭,末日即将到来的表情?

  也没管背后投来的一束束目光。

  二楼的一个房间里,徐维楠正在收拾一些医用器材,放回箱子里。

  而传说中不舒服的方老太爷正神情轻松地坐在一张靠背椅里,面前一块屏幕上正显着大厅的画面。

  “这些人,一个个看着都很关心我,可是谁知道他们到底是关心我,还是关心我身后能留给他们的东西?”老人突然开口说话。

  徐维楠像是没听到一般,脸上表情没变半分,手里的动作也没停顿。

  “长房留下的那个看着跟绵羊一样的竞航,知道我有一点不舒服,就通知了二房,却故意没通知三房,以为我不知道他打什么主意?”

  “二房的方杰、方浩两兄弟,管着我的公司,已经蓄了很多私肥,却还是不满意。咳,不是我偏袒三房,确实是他们一家人都不识人间烟火,为人父母的,只知道弹琴、跳舞,做儿女的,只知道一个劲儿的玩耍……”

  老人嘴里虽然在不停地感叹,但脸上表情却是很轻松愉快,好像正坐在歌剧院里欣赏一部舞台剧。

  他甚至还抽出一部分注意力关注着那个年轻的医生,看着他举止平静地做着自己的事,连一丝表情都欠奉,不由轻叹道:“医生果然是最冷血的,你这么年轻怎么就没有一点好奇心了呢?偶尔陪我这个老人家八卦一下,也是日行一善。”

  “您睿智又豁达,不需要这些。”徐维楠收拾好了东西,关上箱子,准备告辞,“我只关心科研。”

  方老太爷点点头,似乎是不经意地说:“方翊今天又去了周末心理诊所,难道上次车祸给他留下心理阴影了?需要偷偷看心理医生?”

  徐维楠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看着方老太爷说:“您前面不是说最近他的训练成绩进步很大吗?这不像是有心理阴影。要不,我去看一下他?”

  方老太爷看着徐维楠的脸,那眼神里有点狡黠:“还是你帮我问问那个心理医生,我孙子去她那里咨询什么问题了?”

  徐维楠放下了手中的箱子,正色地说:“周末是我的师妹,不过每个职业都有自己的职业操守,泄露病人秘密的事情我想她是不会做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