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我来自泽塔星 > 第十二章 森林里的树洞
  方家其实可以分成三房,因为方老太爷一共娶过三个太太,生过三个儿子,不过现在只有三房的方礼铭这个方老太爷六十几岁高龄才得到的贵子,还活着。

  长房那一支只剩下方竞航大堂哥这么根独苗,在方家大宅谨小慎微地活着。

  二房算是人丁兴旺。方老太爷的二儿子,也就是方竞威的爷爷虽然已经去世,但留下了两个儿子,方竞威的父亲方杰和叔叔方浩。

  方杰又有两个儿子,方竞威和方竞武。

  方浩有一个女儿方竞琪和一个儿子方竞霖。

  不过,大房和二房的五个晚辈加在一起,也没有三房一个方翊得方老太爷宠爱。

  据说是因为方翊从小就长得特像方老太爷小时候,所以方老太爷对他是有求必应。

  所以,明智的人都知道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就连方翊自己的亲姐姐方颐对他,都是远远避开的。

  但凡是方翊要参加的活动、方翊喜欢做的事,方竞威自己是从来不参加。比如,十二岁的时候,他喜欢踢足球,拉了几个小伙伴想组建一只球队。然后方翊也跟方老太爷闹着要搞一个球队,他就借口学习忙没再去踢过球。

  再大一点,自己学潜水,方翊也闹着要潜水,所以他学了一小段时间后就不潜了。当然方翊也没比他多坚持多久。

  十八岁,他开始学习赛车。方翊好像对这个没啥兴趣,还在玩攀岩,学击剑,他觉得很高兴。心想,这样大家就各自安生了。

  不料,前几个月,方翊突然又说自己想玩赛车,方老太爷当然是大力支持。方家最早就是做汽车配件起家的,然后投房地产,进军医药业慢慢成为一方大鳄。赛车谷也是他们的产业之一。

  幸好他只想参加直线竞速赛,那就让他参加呗。反正自己是职业的赛车手,漂移赛和场地赛才是自己的赛场!

  可是如果方翊这次不满足于浅尝辄止,也想当一个职业赛车手,要继续参加其他比赛呢?

  从十八岁到二十三岁,自己是真的喜欢那种风驰电掣的感觉,真的喜欢车人合一的那种感觉,难道还要像过去那样为了方翊放弃吗?

  “哥,曾爷爷年纪已经这么大了,如果有一天分家产,难道我们也要看着他一个人拿走大头?”看到哥哥的脸色变得有点沉重,方竞武又低声地、像自言自语一样嘀咕了一句。

  “小和。”方竞威声音严厉得制止了他,同时看了一眼周围,幸好周围都没人,“这不是我们现在应该想的。”

  “可是……”方竞武看了哥哥一眼,他觉得自己的哥哥就是这样胆小、软弱的一个人,只知道退一步,再退一步,然后在心里生闷气。也不知道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需要自己争取的。

  “没有可是。无论如何,我们拥有的东西已经足够我们一辈子……”方竞威制止了弟弟后面想说的话。

  “哥,你觉得足够,人家未必觉得足够。这么多年,方家的生意,大半都是我们爸爸和浩叔叔在打理的。为什么方翊和他那只会弹琴的父亲什么都不干,还要拿最多呢?”方竞武说完站起身,想往外走。

  “小武,站住,你想干什么?”

  “我只是出去走走,不会和方竞霖那个笨蛋一样的。”方竞武回头笑了一下,笑容里带着一丝不知从何而来的得意,然后嘴里哼哼唧唧唱着什么,走了出去。

  方竞威担忧地看着弟弟走出去的身影,想到刚才听到的最后那句话,他觉得今晚回家应该找父亲谈谈。

  ……

  周末正在咨询室接待一位客人。

  说是“接待”,可是整个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

  她坐在一张白色的圆桌子旁边,面前摆着一台电脑,还有一盆开得很好的白色香雪兰。

  她对着电脑屏幕说了声:“好吧,我们开始。”

  她身前两米处的空间突然投出一束白光,光线闪烁,然后形成了一个清晰、完整的轮廓。

  那是一个看着身材苗条、仪态优雅的女士,她穿着件v 领的针织衫,修长的脖子上挂着条细细的银链,坠子是“咖啡豆”造型,周末忍不住多瞟了几眼,她也喜欢各式各样充满创意的小饰品。

  然后将视线移到她的脸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个发光的全息投影,女人的脸显得很有魅力,看上去大约三十多岁的样子。

  不过,周末看过她填写的资料,薇拉,四十九岁,家居设计师。

  “欢迎你,薇拉。请坐。我们可以随意聊点什么。”

  薇拉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伸出手摸了摸香雪兰娇嫩的花瓣,看着那娇嫩的花瓣居然从她的手指穿透而过,不由咯咯笑。

  “花养得很好。”她看着周末赞许地点点头,“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对你——尤其你还是这么年青的小姑娘,来述说我心中的困惑。也许……”

  周末猜想她的下半句可能会是“也许我不应该来这一趟?也许我该找个有经验一点的?”她不会让她把这半句说出来。

  周末轻轻笑着打断她的话:“也许我们试着聊一会儿,就能建立起感觉,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一支细长、黑白条纹的笔围着她的大拇指灵活地转动,像是直升机的螺旋桨。

  “听说你们心理医生都是会催眠术的,也许你可以试一下。”薇拉伸过两根修长的手指揉了揉眉心,觉得还是有点说不出口。

  她虽然化了很精致的妆,但还是能看到眼窝下的青影。应该有什么事困扰她有一段时间了。

  “薇拉,你过来的只是一个投影,而不是真实的你,我们最少隔着几千公里。所以我即使会催眠术,也没办法隔着这么遥远的距离催眠你,要不我岂不是比魔法师还厉害?”周末只能笑着叹息、摇头。

  她这咨询室原本就是特别设计的,这里的颜色、物品都有让人放松的功效。比如桌上的香雪兰,它的花香,就有镇定神经、消除疲劳、促进睡眠的作用。

  可是因为现在是用全息投影技术做远程咨询,这些就都发挥不了作用了。

  “要不这样,你闭上眼睛,想象我是你在一个森林里发现的一个大树洞,森林很安静,有小天使守护着,没有人会来打扰你,你可以对着树洞说说你最近的烦恼,你的焦虑和困惑。有一些事,说出来就会轻松些,好像把负担,或者是心理垃圾都给远远抛出去了。”周末看着薇拉,用一种温暖又轻柔地声音劝说她。

  “好吧,我试试。”薇拉闭上眼睛。

  周末高兴地收住转动的笔,打开了笔记本。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