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我来自泽塔星 > 第十一章 赛车谷里的人
  赛车谷是方家投资的赛车场,月底的直线竞速赛也将在这里举行,弥逸(方翊)他们车队现在就在这里训练。

  所以赛场是现成的。

  两辆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车从车棚里开了出来,弥逸和罗博分别坐在一辆车里,他们都已经换上了专业的连体赛车服。

  独角仙小仙现在没有趴在弥逸的肩头,而是藏在座位靠背的后面,根据它的经验,那里是比较安全的地方,而且等比赛结束后,可以轻松地回到弥逸的肩膀上。

  车队的人稀稀疏疏站在赛道边上,却都很沉默。

  只有那个络腮胡子拿着个喇叭在热情洋溢地喊着本届赛车的广告语:

  “年轻需要激情和勇气

  在这里比拼的不仅是车技

  更是挑战未知探索性能极限的精神

  接下来,请让我们继续

  这场速度与力量的性能盛宴

  凭实力疯狂……”

  不过没人注意他的表演。两辆车已经开到了热胎区开始热胎,差不多同时冒出了烟雾,在烟雾弥漫中,它们前进到起跑赛道的起跑线上。

  全场气氛有点胶滞,所有人的目光都胶着在车上,连络腮胡子都闭上了嘴。

  前方三盏黄灯同时亮起,然后绿灯亮,

  两辆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停车线,全力冲向直道的尽头……

  众人的目光紧紧跟随着远去的汽车,还来不及眨眼,两辆车已经冲过了终点,继续往前冲去。

  以人的肉眼看,两辆车好像是同时出发同时到达终点线的,不过,计时器上的数字却很清晰地告诉大家

  一个意外的结果。

  弥逸(方翊)的rt时间比罗博少了01秒,et时间又少了01秒!

  车队一群男子汉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时间,有几个还有点不确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是真实可信的吗?

  计时器坏了?

  还是大家记错了他们所在的跑道,毕竟那是两辆“长”一样的车。

  直到远处两辆车分别掉头开了回来,停在他们面前,然后看到下车的两个男人。

  罗博看着还是神情平静,他看着从另一辆车上下来的弥逸,微微点了下头:“方少胜了!”

  “罗师傅未出全力,让着我了。”弥逸也微笑了一下。

  毕竟这是他是第一次开人类的车,还不熟练,虽然他能够全面地针对比赛时场地、风向等进行全面计算、规划方案,但应该还超不过罗博的最好成绩。只是刚好罗博也不想“赢”他太多,反而让他险胜。

  场地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这是大家对两个有风度的男子汉的赞誉!

  为什么要赛车?就是为了在速度与激情中体会酣畅淋漓的快感么?

  是,但还有其他更重要的。

  参加比赛的最大乐趣除了挑战自己、证明自己之外,和本领更强的人一起交流、竞争、合作更是一大乐趣。

  弥逸在掌声中微微欠了欠身。从这时起,他算是真得被这些男人接受了。

  车队经理彼得来到俩人中间,伸出手掌拍了拍两人的肩膀,对着场中的人说道:“看这个成绩,今年的冠军肯定非我们莫属,不过,我们应该给自己订个更高点的目标,比如创个新的世界纪录什么。怎么样?大家有信心不?”

  “有!”大家轰然答道,声音洪亮整齐。

  原来他们都是一些专业车队里有一定声望的技术能手,因为方家给开得条件特别好,才来这里陪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玩车。

  但心里总是有点看不起这个大少爷,同时也看不起自己——为了一点钱放弃自己的职业尊严和热情。

  现在他们终于找回一点尊严与热爱了。他们还是专业的赛车队,有前途有理想的赛车队!

  这场小比赛的结果也很快传到了赛车谷的另一个训练场里。

  方竞威坐在汽修车间的一个小马扎上,身边是一堆零件。他脱下手上戴着的满是油污的手套,看了蹲在自己身边的弟弟方竞和一眼,问道:“什么事?”

  “哥,听说那边今天恢复训练。”方竞武边说边朝左前方扬了下脸。他今年才二十一,性格比较飞扬,也比较沉不住气。

  “你关心那些没用的事干吗。”方竞威不满地打断弟弟的话。

  因为他对这种车手只要猛踩油门的比赛,实在是提不起兴趣,看不上眼。

  要知道,很多赛车比赛是集高科技、团队精神、车手智慧与勇气于一体的赛事,如f1。

  有对赛车手体力以及驾驶技术都极为苛刻的比赛,如wec世界耐力锦标赛,无论对赛车还是选手都是耐力上极大的考验!

  还有场地越野赛,要求选手驾驶赛车在非铺装道路——也就是土路上,不断越过土坡、障碍物、甚至涉水,比谁过关快,那是对车队团队精神、战术,个人经验、技术、精神力意志力等综合素质的考验。

  还有汽车漂移锦标赛,要求车手们用完美的过弯技巧在极限状态下带给人们无限的精彩。

  而直线加速赛的胜负九成来自于纯机械上的因素,比如发动机组装、软件调教和你采用的动力方案上。直线加速赛的结果,可能在汽修车间的架子上,或者搜集资料制定方案的电脑前就已经决定。

  简单说,直线加速赛是给那些普通车迷,一般汽车爱好者玩的比赛。

  他,方竞威,是连看都懒得去看的。

  只有方竞霖那个小傻瓜,会去报名参赛,想着跟方翊在赛场上一较高低,以为自己在赛场上赢了方翊,曾祖父就会高看他一眼。

  谁料呀,比赛还没开始,自己人就被曾祖父“发配”到南非去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连刚组建的车队都遣散了,好几个维修技师都被自己招揽了过来。

  他难道不知道,自己堂兄弟姐妹几个加在一起,也没有方翊一个人在曾祖父心目中的份量重吗?

  “哥,他参加这种比赛,你是不用关心。可是万一他哪天也要参加漂移赛、场地赛呢?听说今天他战胜了他车队的试车手。”方竞武看了自己的哥哥一眼,看到哥哥的动作稍微停顿了一下,知道哥哥心里其实还是有想法的。

  “难道每次他喜欢什么,我们就一定要让着他?”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