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我来自泽塔星 > 第六章 咖啡和火星泥浆的关系
  最后,机器人管家指挥着将碗呀、盘呀都收拾了,给他们每人送上一个杯子。

  他和方老爷子面前的杯子都是透明的,里面的液体也是透明的。

  而其他人,是白色带底托的杯子。有白色的水气从杯子里飘起,带着浓郁的香气。

  弥逸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

  “小叔最喜欢喝咖啡了,曾爷爷,喝一点儿没关系吧。”他旁边那个皮肤白净、看着温和无害的年轻人看着弥逸笑了一下,然后对方老爷子说。

  方老爷子微笑着点点头。方翊今天表现够好了,喝两口咖啡应该没关系。

  机器人管家亲自送过来一杯咖啡。

  弥逸看到杯子里是一种深色的液体,还有些泡沫浮在上面,让弥逸联想到了火星泥浆。

  如果将火星南极冠上的冰融化一部分,然后和火星泥土搅拌搅拌,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看着其他人都慢条斯理地喝着杯里的液体,好像还很享受的样子,弥逸也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这是什么化学物质呀,应该是一种酸性强烈的双碳液体混合物,烫且臭、苦且涩。

  弥逸忍不住一口喷了出来。

  “翊儿,你怎么了?”方老太爷关切地从座位上站起来,紧张地连身子都颤巍巍的。

  看到一桌子的人都被震动了,弥逸想,也许应该跟那次在宇宙尽头的毫河餐厅喝爆破水一样吞下去的。

  方老太爷急得要叫医生。

  弥逸忙说:“不用,只是这咖啡,太酸了。”他才从那个叫医院的地方出来,不想再跟那些爱穿白衣服的人打交道了。

  “小叔的味觉太灵敏了,我刚调了一个新配方,加了点乞力马扎罗咖啡豆,就被小叔尝出来了。”弥逸身边的一个年轻人开口说话。

  他就坐在弥逸的右手边,刚才弥逸的咖啡差点就喷到他身上了,他既没惊叫也没恼怒,只是平静地让人来收拾。

  现在,他带着一脸赞叹的笑意看着弥逸。

  方竞航,一个比自己身体的原主还大六岁的大侄子。

  “应该是身体还没恢复,让他先去休息吧。”方礼铭在一旁说到。

  方老爷子点了点头,看了方竞航一眼说:“这两天别给你小叔吃有刺激性的东西。”然后拍拍弥逸:“早点休息,过两天就好了。”

  弥逸带着松狮狗和小仙回到自己房间。

  他只是略略打量一眼室内,就走到电脑前坐下。

  他要想办法找到弥尔。

  如果小仙提供的信息没错的话,弥尔现在应该是霍尔教授了,被运到了美国。据新闻报道说受得伤挺严重,当时裹得像个木乃伊似的。

  霍尔教授是个名人,所以按照地球的行为习惯,他就是个容易被人找着、但不容易见到的人。

  不过可以通过网络联系他。

  稍微变化一下形式,就可以在地球的网络上发出不会让地球人起疑、但弥尔一看就能明白的信息。

  就在这时,传来了敲门声。

  弥逸转过身子,看着房门,说了声:“请进。”好像地球人都是这样做的。

  进来的是方竞航,他好像对这房间和原主很熟悉,将一杯牛奶放在桌上,拉了把凳子在弥逸身旁,很自在地坐下。

  这让弥逸感觉有点不自在。

  “方翊,你知道老爷子为什么突然让竞霖去非洲吗?”他这次直呼名字,没有叫小叔。

  弥逸摇摇头。他有必要知道吗?

  “昨天老爷子突然说的,而且要他今天就动身,都来不及等你回来。”方竞航带着点遗憾的语气说着,视线看了一眼弥逸面前的屏幕。

  那是《星际联盟》,方翊最喜欢的游戏,他想在“星际联盟”里的成为星际联盟的总统,已经在里面投了够买几幢房子的钱。

  其实方竞航和“方翊”的五官很有几分相似之处。

  只是方竞航的皮肤白皙,显得脸上的棱角要柔和些,看着温和而不张扬,加上年龄要大几岁,以经有了些成熟、稳重的感觉。

  而方翊是小麦色的肤色,衬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剑眉朗目,鼻梁高挺,五官看着要更立体,更有股年轻的帅气。

  “哦,非洲的事很急吗?”弥逸随意地答道。

  方竞航看着弥逸的脸,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笑着说:“大概吧。”

  然后站起身来,一只手搭在“方翊”的肩膀上,这让弥逸本能想往后躲,但是他是坐在椅子上的,并没有躲开。

  “本来这个月底你还要参加直线竞速赛。现在还准备参加吗?”

  “我想去美国。”弥逸答道。

  直线竞速赛是什么?一种游戏?既然是游戏就可以放以后玩,找到弥尔最要紧。

  “去看方颐吗?”他好像有点意外,抽离了手,“嗯,那你要先好好休息。”然后走了出去,还很体贴地关上了门。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打乱弥逸的思路,弥逸迅速地在网上给弥尔——霍尔教授发了信息,然后思考着,下一步行动。

  要不,明天,先去那个叫周末的女心理医生那里去一趟?毕竟,那里是原来说好的地方。留个信号,然后,再去美国找弥尔?

  自己捡来的这个身体,家里好像挺厉害,应该可以让自己坐上去美国的飞机。

  他想尽快找到弥尔。

  毕竟在之前,他和弥尔好像都是在一起的。

  他站起身,走到阳台上。

  地球的夜色也不象太空那么黑,这里有月光、星光、大气光、灯光和星际尘埃反射的太阳光。

  可是就在这样的夜色里,他感觉到了一种感觉叫寂寞。

  也许,地球上人类就是因为不能忍受这样寂寞的夜色,需要在黑暗中寻找慰藉,所以要有家庭。

  反正这一刻,他希望弥尔在身边,然后他们可以一起抬头仰望星空。

  在遥远的星空里,在视线所不能及的地方,有他们的家。

  泽塔星。

  不过,不是所有的地球人都像弥逸认为的那样,在夜晚是寂寞的。

  最少,周末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

  她在家和父母一起用餐。还有程阅,在她们家蹭饭。

  从小就经常互相串门,所以也没人会当他是客人。当然也不用讲太多礼仪,大家就边吃边聊。

  “这几天,我已经有了三个客户。”周末很得意地宣布。

  “那你应该要请我吃饭。”程阅立刻接上,笑眯眯地看着周末。

  “不是正在吃么。”周末得意地说,调皮地翘了翘下巴。

  俩个年轻人眉来眼去,尽数落在旁边的父母眼中。

  周振新和雍珞珈相视一笑,心里却叹了一口气。

  这样活泼,还有什么希望?真正的爱情是沉重的负担,当事人沉溺其中、患得患失,知道未来是场劫数,哪里还俏皮得起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