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我来自泽塔星 > 第三章 麦角菌
  救护车将伤者送去医院,交警对现场进行取证,很快得出结论。

  是那辆豪华跑车的司机飙车,失控,撞上对面的车。

  一个年青的交警嘴里嘟哝一声:“半夜出来飙车,真是找死。”

  其实自从50年前无人驾驶普及以后,喜欢自己掌控方向盘的人,要么去赛车场,要么夜里出来找个空旷的车道上转几圈过过车瘾。

  比如他自己为什么要当交警,就是喜欢出警的时候可以无所顾忌地飙车。要不,干吗要上班呢,在家领福利、每天看球打游戏不爽吗?

  “做事吧,看看这车,看看这牌号,就知道是什么人家的孩子了。”稍微年长的交警用下巴朝那车牌号示意了一下。

  是的。那霸气的七个八,明白地在宣告这车的主人。

  方家,大号方半城,据说这个城差不多一半的产业是方家的,或者跟方家有关。而且,这只是方家的一部份产业,还有很多分布在外的,大家也不清楚,反正就这“方半城”已经够吓唬人了。

  方老太爷最宠爱的孙子方翊车祸受伤的消息传回方家以后,虽然是深夜,方家的人也都涌到了方家控股的仁德医院。

  医院一角,一幢独立大楼的三楼灯火通明。

  很多人站在特护病房外面的走廊上等待消息。

  只有方老太爷和他儿子方礼铭走进了病房。

  “怎么样?”一进门,看到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孙子,方老太爷就着急地问,旁边搀着他的儿子方礼铭虽然没有开口,但也神情严峻紧张。

  自从方老太爷知道消息以后,方老太爷的私人医疗团队就接手了救治工作。

  方老太爷名下有医院、医药公司、医学研究所,更有专门的私人医疗团队。

  今年已经114岁的方老太爷身体依然康健,平时看着跟普通七八十岁的人差不多,可能今天过于担心焦虑,看着比平时显老态。

  “没事,只是受到撞击振动余波较大,昏迷了。应该半个小时内就会苏醒。”其中一个负责医生说道。

  “有没有其他伤?”方老太爷和方礼铭松了一口气,靠近病床的脚步一顿,身形明显松弛下来。

  “只有些许外皮擦伤,几天就能好了。车上的保护装置将他保护得很好。”医生说道。

  方老太爷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伸出手,摸了摸还在昏迷的孙子的头。

  皮肤松弛、还有老人斑的手和年轻人皮肤光洁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手不由自主地颤抖了几下。

  方老太爷收回手,又轻轻拍了一下孙子露在被子外的手,明显神色宽慰了很多,“没事就好。”

  其实他也知道,那跑车是定制的,车上装有多个陀螺仪,遇到撞击会旋转着避开,不会翻倒。车里的人也多半是安全的。

  只是听说出了车祸的人是自己一直最宠爱的孙子,难免还是会紧张会担忧。

  谁让他老年得子,65岁那年才有了方礼铭这个小儿子,94岁时有了这个可爱的孙子,这个可爱的孙子偏偏长得那么像自己年少时候的样子。

  所以偏爱偏宠是难免的。

  现在老人神色恢复温和、平静,气质也变得儒雅起来,抬起头对立在身边的儿子说:“听说那辆车上的人是gl大学数学系陈云平教授和来做学术交流的hf 大学霍尔教授,他们都是有名的数学家,你亲自去探望一下,赔礼道歉。”

  方礼铭点头说了声是,看了看床上的人,又对父亲说了声:“爸爸,您也先回去休息吧,徐医生会照顾他的。”

  “嗯,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他醒来。”方老太爷对着儿子摆摆手,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将身体靠在后背上,明显不准备离开。

  方礼铭对旁边的徐医生说了声:“就交给你了。”转身向病房外走去。

  门外有的站、有的坐、有的靠着墙,共有十来个人,但很安静,看到方礼铭推门出来,分成了三批。

  有三个站到了已经关上的门口,面朝外。那是方老太爷的助理和保镖。

  二个一左一右站在方礼铭身后,那是方礼铭的助理。

  其他几个齐刷刷围在方礼铭面前,嘴里叫着:“叔叔、叔祖父……”

  方礼铭抬手制止了他们,“方翊还没醒,你们先回去休息吧。”

  其中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说:“我去看看他。”就想往病房里走。旁边一人拉住他。

  “曾爷爷还在里面。”

  方礼铭只是再说了声:“都回去吧。”然后带着俩个助理,穿过人群,走了。

  病房里,病床上躺着的年轻人依旧昏迷不醒。

  坐着的老人微闭着双目。

  医疗团队其他的医护人员都已经离开,只有一位年青的医生还留在病房内。

  他在墙边一台仪器上拿起一张刚打印出来的纸,扫了一眼,眉头轻皱,嘴里发出轻微的一声“嗯?”转身在旁边一台仪器的键盘上输入一些字母。

  坐着闭目养神的老人已经睁开了眼,看着年青医生,却没有开口。

  因为他很了解、很信任这个人。

  徐维楠,30岁,却已经被医学界称为天才,还是脑科学博士和神经科学博士,也是他方氏医学研究所的重要成员。

  徐维楠好像确认了什么,转身面对着老人,这时脸上已经波澜不惊了。

  “方翊少爷身体里检查出了麦角毒碱,应该是吃了含有麦角菌的食物。”声音低沉,不急不慢。

  “麦角菌。”老人低低重复了这三个字,一字一顿。

  “这是一种喜欢寄生在黑麦、小麦、燕麦等禾本科植物上的真菌,吃了带有这种麦角菌的食物,人们会产生各种奇怪的幻觉,神经不受控制。如果剂量大可以让人中毒死亡。

  在中世纪的欧洲,麦角病曾经肆虐了很长时间,那时人们认为是女巫用魔药捣得鬼。后来面粉制造工艺改进精良了,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因食用含有麦角菌的面粉而中毒的案例。

  麦角菌它所含的有效生物成分——麦角胺,现在也用作治疗产后出血的止血剂和促进子宫复原的收敛剂。”徐维楠声音冷静地将麦角菌的作用说明了一下。

  “要紧不?”老人简单地问道。意思当然是孙子体内的毒素要不要紧。

  “没事,分量不是很重,过几天就能自然排除干净了。”徐维楠看了看病床上的年轻人,“我会给方少爷开些合适的方剂,促进新陈代谢。”

  “谢谢,方翊这几天就交给你了。”老人温和的说道,对着年青医生微微点头致谢。

  他沉默了一会儿,半闭着眼睛,开口,“那东西有致幻作用?”

  徐维楠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看着病床案头的监护仪器屏幕。

  因为这虽然是问句,但其实老人并没想让人回答。

  他只是自问罢了。

  如果他的孙子吃了含有致幻作用的食物,然后又出去开车,那会产生什么后果呢?

  可是,他的孙子,自幼生活饮食、穿用无一不讲究,家里大宅也是安保重重,怎么会让不洁净的东西进入孙子口中呢?

  老人眼睛突然睁开,脸上神情一凛,脸上的温和慈祥之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威严。

  他正想开口,就听到徐维楠那平和的声音:

  “他马上要醒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