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我的系统是废柴 > 第90章 是你吗,小金乌!
  “八戒,八戒,心肠不坏。”

  “八戒,八戒,傻的可爱。”

  “肥头大耳朵,吃亏是福摔跤学乖。”

  “弄拙,成巧,八戒活得真自在。”

  唐三葬骑在白马上,八戒在前牵着缰绳,脸上挂着傻夫夫的笑容,边上悟空躺在筋斗云上,而三公主则是坐在敞篷跑车中的副驾驶座上!

  你问八戒都在前头牵绳了,谁来开着跑车?当然是人工智能啊。有了摩托车的真前车之鉴,唐三葬哪里还敢让三公主骑摩托。最终从司徒易那里讨了这样一辆拥有人工智能的跑车过来。

  “贾维斯,来一首劲爆的伴奏!”

  “好的,先生。”一道成熟的电子音从跑车上传出,不是托尼的人工智能贾维斯还有谁?

  “八戒,八戒,心肠不坏。”

  “八戒,八戒,傻的可爱。”

  “”

  离开高老庄已经有小半个月了,在唐三葬的劝说之下,猪八戒放弃了立即前往天庭复仇的想法,陪着唐三葬上路了。

  至于嫦娥?当然是被唐三葬给安置在了司徒府中。天底下有什么地方是比那里还要安全的?

  一路上伴随着唐三葬的歌声,众人的脚步不慢,出了乌斯藏国边界,远远的看见一座高山横亘眼前。

  “八戒,这片儿地你门清,眼前是什么山?”

  看着明显不同的高山,唐三葬也停止了唱歌,问着八戒:“里面有什么妖魔鬼怪?什么品种的?好不好吃?”

  猪八戒:“”合着这一路西行,您是当做旅游寻找美食的?

  孙悟空和三公主倒是没有什么其他的念头,只是嘴中却是不由自主的泛起了口水,想想前些日子刚吃的熊掌

  想着,悟空拿出了熊掌,啃了一口。嗯美味!

  猪八戒看了看高山,摇了摇头说道:“回师父,这座山名为浮屠山,里面没有什么妖魔鬼怪,但是却有一高人,名为乌巢禅师。

  这乌巢山师也有些本领,老猪曾经和他动过手,使出了全身本领都奈何他不得。说起来,这乌巢禅师当初还让老猪我跟着他修行。

  老猪我一心只想着师父,也就没有答应他。”

  唐三葬点了点头,道:“原来是他!乌巢禅师啊。这乌巢禅师的原形是什么,你知道吗?”

  八戒摇了摇头,唐三葬也不以为意,看着悟空,道:“师兄啊,待会儿就看你了!”

  悟空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点了点头继续啃着熊掌。别说,抹了蜂蜜的熊掌别提多美味了。

  八戒一看有见面就动手的迹象,顿时担忧的说道:“师父,还是别动手吧?这乌巢禅师修为甚高”

  话还没说话,就被唐三葬挥手打断,道:“什么乌巢禅师鸟巢禅师,在西行妖怪保护协会之下,还没有什么妖怪能逃得了的!”

  顿了顿,唐三葬接着说道:“你虽然修为还未恢复,但也修的道家正宗,习的又是天罡三十六变,再加上你二师伯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孙悟空,还有三公主在,这一路西行还有吃拿不下的妖怪?”

  八戒弱弱的问道:“那师父,你干嘛?”

  唐三葬理直气壮的道:“为师给你们喊666啊。”

  悟空:“呵呵!”

  三公主正吃着蛇肉呢。

  “怎么着?难道要为师一介凡人上场?”

  闲聊着,师徒几人脚步不慢,很快就来到了浮屠山下。有经过三个时辰,来到了浮屠山山顶。

  在浮屠山山顶,没有什么建筑群,也没有什么茅草屋,有的只有一株参天古树盘根错节的立在那里。

  看见这古树的一刹那,唐三葬便认出了这是什么!

  “扶桑木!传说中金乌栖息之木!”

  也就是这一眼,他便认出了这乌巢禅师的身份!

  不是金乌,为何住在扶桑木上?还叫什么乌巢禅师,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个三只脚的鸟似的?

  唐三葬翻身下马,来到树下,看着那盘膝坐在扶桑木上的人,喊道:“是你吗?小金乌,是你吗?”

  八戒:“”你这么皮,你家里人知道吗?

  乌巢禅师:“”虽然我的本体是金乌,在排行中也是最小的,但是你这么喊,我很没有面子的!

  唐三葬的声音把乌巢禅师“惊醒”,只见乌巢禅师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睁开,一抹火焰闪过,看向树下的唐三葬,顿时笑了:“原来是圣僧来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却是我的过失了!”

  唐三葬撇了撇嘴,道:“拿来!”

  “什么?”

  “赔礼啊!”

  乌巢禅师:“”我特么只是给你客气一下,你还真的要啊!你也真敢要,不怕我一口吞了你啊!

  “呵呵!”乌巢禅师看向八戒,道:“你是那福陵山云栈洞的猪刚鬣,竟有幸能跟随圣僧西天取经!不错,不错!”

  “不是,你先给我赔礼在说其他的啊!”

  乌巢禅师没有理会唐三葬,转而看向了筋斗云上的孙悟空,尤其是在孙悟空的头顶停留了一瞬之后,明显的错愕了,不着痕迹的收起眼中的错愕,道:“却是不知,这是何人?”

  唐三葬笑眯眯的道:“此乃贫僧的大徒弟,乃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有通天彻地之能!”说着给身后的悟空打了个手势,收到暗示的悟空没有说话,安安静静的看着唐三葬表演。

  乌巢禅师点了点头,语气古怪的说道:“可惜,虽有通天彻地之能,最后还是被佛祖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

  此话一出,众人皆面色古怪的看着乌巢禅师。

  唐三葬心中的猜测越来越笃定,不以为意的道:“是啊,是啊。可惜了。”顿了顿,唐三葬继续问道:“禅师可知,此处距离那大雷音寺还有多远距离?”

  乌巢禅师心中有些古怪的看了眼八戒他们,收回目光看着唐三葬,笑道:“远了,远了!”

  “具体有多远?”

  乌巢禅师摇了摇头,道:“无论路途多远,终有走到一日,只是路途艰险磨难甚多,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方能修成正果!难啊,难啊!”

  说着乌巢禅师像是想到了什么,接着说道:“我有多心经一卷,凡五十四局,共计二百七十字,圣僧遇到魔障之处,但念此经,自无伤害!”

  “多心经?”

  乌巢禅师刚要念多心经,却看见唐三葬脸上挂着他看不懂的微笑,抢先出声:“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意味深长的笑问道:“老禅师,可是此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