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我的系统是废柴 > 第9章 熟悉业务的司徒易
  不管是在老和尚来到河畔后江流的声音突然出现,还是在老和尚四下寻找时,那托着江流的木板违反了水流的路线,径直往老和尚身前飘去。

  这一切无不说明,江流必定会被老和尚发现,老和尚也必定会成为江流的佛门领路人!

  “大师!在下有礼了!”朝着老和尚行了一礼,司徒易皱着眉头看向老和尚怀中的江流,略带可惜的说道:“可怜的孩子,想必是家中遭遇到了山妖,而后被其父母放进河中,与绝境中谋求一线生机。”

  在司徒易说话间,老和尚默默的回了一个礼,平静的说道:“不知公子从何处而来?欲往何处而去?公子单身一人在这深山老林之中,就不怕危险吗?”

  司徒易饶有兴趣的看着老和尚,说道:“从来处来,去往去处去!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和尚都不怕在这深山老林之中,我为何要怕?况且年幼之时,亦学了一身的本领,哪怕豺狼虎豹来的在多,我亦是不怕的!”

  “哈哈!我一把老骨头了,山中猛兽恐怕还嫌弃我肉老!又怎么可能来吃我!”顿了顿,老和尚接着问道:“那山妖呢?公子准备如何对付?”

  “山妖?”顿了顿,司徒易哈哈大笑道:“山妖又如何?只不过是一群开了灵智的野兽罢了!摒弃了本能,如何与我等万物之长对抗?”说完后,司徒易看着老和尚怀中的江流,说道:“其余皆是小事,现在的头等大事便是这个婴儿了。”

  “看样子,这婴儿才几个月大,尚未断奶,恐怕得到附近的城镇为其寻以奶妈了。”

  静静的听完后,亦是赞同的点了点头,而后怜悯的看向怀中的孩子,道:“我打算收留这个可怜的孩子。奶妈却是不必,非礼勿视,羊奶亦可。”

  司徒易皱着眉头,看着老和尚,说道:“大师此言差矣,羊奶又怎么可能比的上人乃,须知母乳的营养价值极高,如此幼儿,不喝人乃,只怕日后会影响到发育问题!”

  “再者”说道这里,司徒易眼中意味不明的看着老和尚。

  老和尚疑惑的说道:“再者如何?”

  “再者,看大师的精气神以及这一身行头,恐怕大师便是那苦行僧吧!这样一个幼儿,作为苦行僧的你,如何照顾?要知道,婴儿必须每过两个时辰便要喂食一次,还有其冷暖的把控都是极其严格的,不然婴儿便有失去生命的危险!”

  “你确定,你可以照顾的过来?”

  老和尚张大了嘴巴,震惊的看着司徒易,“这,这其中有这么多的道道吗?原来如此看样子,我确实不适合收养这个婴儿。”

  “是啊,不如大师把这个婴儿交给我吧,我来收养他,在下虽然不能称是富可敌国,但是却也颇有家产,养这样一个婴儿却也是多一双筷子的事情。”

  老和尚有些狐疑的看着司徒易,不明白他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同时心中对于司徒易也不是很信任,毕竟他是真心想要收养江流的,但是司徒易呢?要知道,两人可是第一天见面,其秉性如何,对孩子是否会打骂?等孩子长大了,是否会过的幸福?会不会把孩子当做是一个苦力?

  这些都是问题,也是让老和尚不可能现在就把江流交给司徒易的原因所在。

  “哇啊”

  在两人交谈之际,江流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在老和尚的怀中哇哇大哭,甚至是主动的往老和尚的胸口抓去,嘴巴凑近,看那姿势便是想要喝奶水了。

  “这,这这这这!!!”

  老和尚哪里经历过这些,下意识的便把江流推出怀中,捧在空中,而距离那印象中能够吃饱的地方越来越远,江流急的哭声更加的响亮了。

  老和尚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江流,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毕竟他这一生尚未娶妻,更加不可能有后代了,照顾孩子的经验基本为零!

  此时江流的一下哭闹,老和尚着实的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在这时,司徒易往前踏出一步,无声无息之间来到老和尚的身边,伸出双手,不着痕迹的抢下江流,姿势熟练的把江流抱在怀中,同时从身后摸出了一个奶嘴,塞进了江流的嘴中。

  “你在干什么!”

  等司徒易昨晚这一切,老和尚才反应过来,爆喝出声,可是下一刻,江流的哭声戛然而止,让老和尚有些不知道接下去应该做些什么了。

  说他是坏人吧,照顾孩子又这么的熟练,说他是好人吧,但是却明显的带着目的而来!

  老和尚心中对于司徒易的信任实在是低的可怜,张了张嘴,看着在司徒易怀中不哭不闹的的江流,叹了口气,说道:“就这么把孩子交给你,我不放心,不如一起前去附近的城镇,先把这孩子的饥饿问题给解决了,我们在来商量着孩子到底应该归谁养。”

  司徒易无所谓的点了点头,说道:“可以,但是这一路上还是我来抱吧,你那么抱他不会舒服的。”把目光从江流的身上挪开,看了眼老和尚,让老和尚有些窘迫。说道:“不是我说,出家人又哪里有什么照顾孩子的经验。”

  就这么的,老和尚走在前头,司徒易抱着江流走在后头,实在是因为不认识路罢了,如果由他走在前头,那么到时候必然会露馅,毕竟哪有什么本地人不认识本地的路的?

  索性的是,城镇距离发现江流的位置并不算远,两人一路披荆斩棘,紧赶慢赶的,终于在江流隐隐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中,找到了城镇。

  进入城镇之后,司徒易便带着老和尚左拐右拐的找到了一个奶娘,把江流的情况说明之后,奶娘也是同情万分,拍着那分量极大,沉甸甸的胸口信誓旦旦的说道:“放心吧,交给我就是了。”说着便抱着孩子便进入到了内堂。只是心中对于司徒易的这一组合显得有些奇怪。

  “一个和尚,一个公子哥,还抱着一个孩子难道”

  不提奶娘如何为江流喂奶,司徒易和老和尚站在那巨大的佛陀金像面前,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

  “你,你不去检查一番这些门窗有没有封闭?这万一是一个歹人,那么那孩子便危险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