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我的系统是废柴 > 第2章 要求
  托尼看着司徒易,脑中思绪万千。突然笑了,道:“我相信以你们组织的能力,确实能造出比拟贾维斯的智能,可是别拿我父亲来挑拨我和政府的关系。这是不可能的。这只会让我”

  司徒易在听到托尼说的话后,就知道他误以为自己是九头蛇的人了,来挑拨托尼和米国政府之间的关系。司徒易连忙打断托尼的话:“斯塔克先生,我并不是九头蛇的人。”看着托尼还是不相信,司徒易苦笑道:“九头蛇自从二战后就一直隐藏在世间,以打入各国政府高层为目标,他们是恐怖分子,不会像我这样大摇大摆的出来和你接触的。我相信,在我接近你家的一刻,神盾局,哦不,现在是国土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对没错,是叫这个,太绕口了,他们的特工肯定已经盯我了,要是我是九头蛇的,不可能接近你家,甚至接近你。”

  “神盾局?国土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这是什么?”托尼知道自己从小到大都是有人保护的,如果是来自不明的人,是不可能接近自己的,刚才说的话都是套话而已。只不过现在从他嘴里又蹦出一个什么什么局,看来眼前的这个人不止是来历神秘,而且还知道不少事情。

  司徒易看见托尼脸的了然和眼中的自得,就知道,自己被托尼耍了。刚才不过是想套自己的话。

  司徒易耸了耸肩膀,老神在在道:“斯塔克先生,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我好想并没有义务告诉你。”

  托尼的面色一滞,自己如果要知道父亲的死因,那么眼前的男人,还是顺着他来好,只得妥协道:“你想要什么?我能帮的道,都帮。但是你必须告诉我父亲的死因。否则,天入地,我都要你好看。”

  司徒易不置可否端起红酒喝了一口从嘴里蹦出一句红酒不错,就不说话了。

  托尼见司徒易一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样子,恨恨的道:“说吧,你有什么要求。”

  “斯塔克先生”

  “叫我托尼吧。”

  “托尼,我只有两个要求,第一,帮我重新编写红后的程序。”见托尼不知道红后是谁,解释了一句:“红后就是那个智能系统。这个智能系统的宗旨就是为我服务,以我的命令为第一指令。”

  托尼表示这个只是小意思,示意司徒易继续说下去。

  “第二,我需要一个钢铁战甲。”

  “什么?你说什么?钢铁战甲?你怎么知道我在研发这个,我可谁都没说。包括佩伯。你到底是谁?”托尼对司徒易的第二个要求明显受到了惊吓,自己刚才在地下室就在研究这个铬铁战甲,已经接近了尾声,就等造出来实验了。没想到这个神秘的人居然知道,这让托尼有些毛骨悚然。并没有乱写,如果没有研究过,那么在山洞里面托尼不可能一下子拿出马克1的设计图。

  “我?我是时空旅行者。在之前,也就是二战的时候,我来过这里一趟。知道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司徒大忽悠开始了忽悠之旅。漫威世界强者林立,什么神啊,鬼啊都有。并不缺乏奇闻异事,司徒易说自己是时空旅行者,主要是向托尼表示,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拿到钢铁战甲后并不会在这个世界逗留。随时可能离开。

  而看托尼的脸色,显然,托尼相信了。待托尼消化完司徒易带来的震撼,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是谁害死自己的父亲的。这时候托尼已经完全的相信司徒易了。

  “那倒地是谁害死我父亲?”

  “九头蛇。托尼,你父亲是之前我说的那个国土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的创始人之一,二战的时候,第一位超级英雄,美国队长出现。他靠的是一支基因药水。你父亲也参与其中,后来当时米国政府要求你父亲死于九头蛇之手,杀你父亲的人是冬日战士巴基巴恩斯。这个人原先是队长的好基友,后来坠落悬崖,被九头蛇捡到,洗脑成了九头蛇的战士。”

  司徒易把自己知道的霍华德的死因全部告诉了托尼。托尼越听脸色越难看。最后颓然的坐在沙发,抱着脑袋一言不发。

  司徒易知道,托尼现在很迷茫,就算知道谁是杀害自己父亲的凶手,但是人呢?怎么找?九头蛇从二战道现在,想要消灭它的人不计其数,可还是顽强的活了下来,而且更加没人知道九头蛇总部在哪里,其中人员有哪些,那些人是九头蛇的卧底。

  这些都不知道。所以托尼迷茫了,突然托尼猛地抬头,目光灼灼的看向司徒易。司徒易被托尼的“含情脉脉”吓到了,以前没发现托尼是个基佬啊,他是基佬,小辣椒怎么办?难道是哥太帅了?

  不等司徒易多想,托尼的声音响起:“你一定知道巴恩斯在哪里,一定知道九头蛇的事,对不对。”

  “非常抱歉,我不知道,九头蛇隐藏的太好了,至于巴恩斯现在被九头蛇藏起来了,没人知道他在那里。除非他自己冒出来。放心,巴恩斯迟早会出来的。”司徒易确实不知道巴恩斯以及九头蛇在哪里,他没看过漫画,只看过几部漫威电影,所以了解的并不多。至于到时候巴恩斯出来,托尼是否会杀了他,司徒易表示,关我屁事?我拿到自己要拿的就好了,托尼和队长的相爱相杀,随他去吧。

  托尼的目光暗淡下去,道:“你的要求,我接受了。明天你在来吧,我给你重新编写红后,至于钢铁战甲造出来,我会给你留一个的。”

  面对托尼的逐客,司徒易非常理解,毕竟刚刚得知自己父亲的死因,还报不了仇,任谁心情都不会很好。司徒易只能隔天在来,临走之前,司徒易安慰了托尼几句。

  至于到时候托尼会不会翻脸,司徒易毫无压力,你翻脸不给,我不会抢?没有你的授权用不了钢铁战甲,但是自己有系统啊,等这个世界过了,世界本源基本也够系统的智能功能修复了。自己的系统可是可以带自己穿越时空的,破解你个小小的授权还不是轻轻松松。

  待司徒易走到门口,才想起来,自己现在还没住的地方,在见过托尼家后,之前那个破旅馆,司徒易可不想去住了。只能厚着脸皮,走回沙发边,目光灼灼的看着托尼。

  托尼显然被司徒易的目光吓了一跳,这人是不懂吗?看不出来自己之前话的意思?虽然给了自己父亲被害的消息,也有一个智能系统,可能也是个发明家,可是自己不搞基啊。

  “易,你还有什么事吗?”

  “额你知道的,我是时空旅行者,在这个世界可没有身份证,现在我没地方住了,也没有这个世界的货币。所以,托尼,能否借住你家?”司徒易面容羞涩的问道。

  “这是不可能的。我的家只有我和我的女人能住。而且,就算是和我过床的女人,也只能住一晚。你是不可能的。绝对!”

  面对托尼的拒绝,司徒易非常尴尬。只好抛出自己的忽悠**:“我会预言术。能帮你测吉凶。保证准确。不过就是有代价!”

  托尼显然对预言术很感兴趣:“哦?传说中法老的预言术?是法老还是魔法师来着,我不关心这个的。”

  司徒易撇了撇嘴道:“是啊,是啊,你只关心哪个妞漂亮,哪个妞会你的床。我会的是东方的卦象占卜,和预言术一样的效果。怎么样,我帮你占卜,酬劳就是借住你家,如何?”

  “那么代价是什么?”

  “代价就是寿命,泄露天机是会减寿的。”

  “哦难怪看去一头的白发。”托尼撇了撇嘴。看了眼司徒易头的白发。

  司徒易嘴角抽了抽,是啊,泄露天机的我,一头白发呢。

  托尼挣扎了一番,暗道:易能做出智能系统,显然科技水平不低,造钢铁战甲可以和他商量,反正都要给他一副,而且还能预言,虽然不知道是否准确,但是我的房子向来只有我一个男的。算了,舍不得房子套不着司徒易。最后托尼咬牙点头同意了。

  司徒易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托尼咧嘴一笑,道:“贾维斯,我的房子在哪?”

  “楼,先生。”

  “贾维斯,托尼是否和12位封面女郎睡过?贾维斯,托尼这么自大且毒舌,你受得了吗?要不你和我干吧,反正我也有给他一个智能系统。贾维斯”

  “”

  托尼看着走去房间的司徒易,听着对话,恨恨的咬了咬牙。贾维斯是我的,不是你的啊。还有,我和封面女郎睡过你是不是羡慕嫉妒?冷哼一声,确定司徒易已经楼,听不见楼下的对话后,托尼继续去地下实验室做研究去了。边走边问贾维斯:“对比过了吗?这个人的信息查询得到吗?”

  “先生,恕我无能,查询不到,最近的也只有在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小巷口,根据监控,之前一整天都没人进过那个巷子,晚易先生突然从里面走出来。后来抢劫了黑帮混混,在一个不记名旅馆住了一晚。今天就来家中了。”

  对于贾维斯的话,托尼百分百相信,因为贾维斯不可能背叛自己,那么这个神奇的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