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我不是灵宠 > 第371章 他究竟负了你们哪一个
  宝珠这样回答,只是希望梦九别再揪着她与路云初的关系问题不放。

  我们已经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你一个外人就别操那么多心了……

  谁知她这一回答,对面的二人当即神色大变。

  梅山一瞬间脸色煞白,梦九更是激动得一下站起身来。

  “不可!”

  梦九大喊出声,隔着桌子便伸出手紧握住宝珠的手臂。

  “大……宝姑娘,您万万不可与路云初一起!他绝非您的良人!”

  宝珠带着几分不快与尴尬,抽回被梦九抓着的手臂。

  “我和路云初怎么样,不需要梦九姑娘担心。”

  二人听后,怔怔地对视一眼。

  宝珠话中的意思,他们如何听不明白?她不希望他们多管闲事……

  只片刻功夫,梦九便再次转头看向她,那目光复杂,有担忧有心痛还有几分无可奈何……

  梦九这种如亲人般关切的眼神,让她产生了几分恍然,可脑子里还没来得及捕捉到相关信息时,梦九再次愤然开口。

  “那姓路的根本不是个东西……宝姑娘,您切莫因他蒙蔽了双眼呀!”

  “……”

  原谅她的理解能力太强……

  梦九这句话,除了骂路云初不是东西外,是不是也顺带着骂了她眼瞎?

  “呵呵……”

  我忍!谁让你是游戏npc呢?

  梦九见她僵硬且敷衍的笑,更是急切“宝姑娘,您真的不可与那姓路的一起,他背信弃义,始乱终弃,卑鄙无耻……”

  梦九骂着骂着,那杏眼中几乎溢出焦急的水雾。

  背信弃义,始乱终弃,卑鄙无耻?

  好吧,梦九骂的这几个词,成功地引起了宝珠的注意。

  面对激动着的,仍在用各种贬义词进行着花式骂法的梦九,她打断问道“梦九姑娘跟路云初很熟?”

  见她终于对自己的言词有了反应,梦九红着眼咬牙切齿地答道“哼!我与那姓路的岂止很熟?”

  所以……

  原谅宝珠在听到背信弃义,始乱终弃,卑鄙无耻这几个词后,进行了脑补难道眼前的梦九,npc酒婆婆,与路云初之间有过一段……?

  女人在对于自己爱人的问题上,总是敏感多疑的。

  路云初本就受玛法大陆众多女性的狂热爱慕,想到当初他在落花城广场随尹若雨义诊时,那被整个落花城适龄女子追捧的盛况。

  还有后来他在如意轩时,每天的那一大堆女粉丝……

  最为重要的是,第一次在银杏山庄的那个夜晚,尹若雨于他的小院中提到,他十五岁时曾对她亲吻许诺,待成年便娶她……

  此时此刻,这一幕幕都在她脑子里飞快闪现。

  所以……梦九说他始乱终弃,难道她……?

  不,不会的……

  她轻摇着头,努力将自己快要动摇的心稳住。

  她应该相信路云初,路云初绝对不是梦九所说的那样!

  见宝珠沉默不语,面上却露出动摇的神色,梦九趁热打铁道“宝姑娘,您千万要相信我,我是……总之我定不会欺骗于您!”

  说完,梦九看看梅山,示意他为自己的话证明一番。

  一直未开口的梅山,终于在梦九的暗示下出声“宝姑娘,九儿所言非虚。”

  说完,他站起身道“请您稍等片刻。”

  随即转身去了厢房。

  此时的宝珠,心已有些乱。

  她本来就只简单想来获得任务提示,却没想到梦九一个劲拉着她说路云初的不是。

  本自认为,路云初是什么样的人,她是再清楚不过的。

  但眼前梦九杏眼中流露出的关切与焦急,也绝对是没有掺假的。

  更何况,还有梅山为梦九作了证……

  梦九是什么样的人,她还不太了解。但梅山是什么样的人,她还是能确定的。

  很快,梅山便再次从厢房走出,手中拿着一卷东西,那似乎是画轴?

  将画轴放于桌上,梅山仔细地犹如对待珍宝般将它慢慢摊开……

  画卷中,一俊逸的年轻男子跃然而现,不是路云初又能是谁?

  看着那惟妙惟肖的画像,宝珠心中大为感慨她的男人,怎么看怎么觉得帅!

  可还没来得及让她细想什么,梅山一句话让她怔在原地。

  “此画我已珍藏千年。”

  “……”

  她怔然地看向梅山,感觉自己听错了,或者就是他话中信息量太大了,她脑子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

  “珍藏千年?”

  路云初今年才二十二岁,这画千年前就有了?

  不知怎么的,此时她想到了诺玛村祖谱扉页,那副帝灭天的画像。

  那幅画,不也是有千年了吗?

  还有,梅山说这幅画,他“珍藏”了千年。

  他“珍藏”这幅路云初的画像做什么?他一个大男人,珍藏另一个大男人的画像做什么?

  如果是梦九说是她珍藏了此画千年,似乎还合乎些逻辑……

  路云初曾经的魅力已大到如此地步了吗?

  哦,不!如果这样的话,他的魅力岂不是大得没有边界?男女通吃?……

  脑子里毫无边际地想着,然后她茫然地看向二人,机械性地问出一个问题。

  “所以,路云初究竟是曾经负了你们中的哪一个,才让你们觉得他始乱终弃?”

  “……”

  “……”

  梅山与梦九面面相觑,再担忧地看向面前这个粉衣人儿

  大人呀,你选定的天命之人,究竟是何脑回路?为何她思考问题的角度,总与我们不一致?

  最终还是梅山干咳两声,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宝姑娘,您想错了!此画乃千年前魔尊大人亲笔所画,在下千年来只代为大人珍藏。”

  “……”

  这下轮到宝珠哑然了,她再次低头仔细看看那幅画,确实与路云初毫无二致,就像当初帝灭天的画像与她几乎找不出差别一样。

  现实世界中的她,除了在义务教育阶段上过几天常规的美术课,她对画画几乎是一无所知。

  但即使这样,她也能看出,眼前这幅画当真是画得太传神到位了,简直将路云初画活了一样……

  画这幅画的人,不但有巧夺天工的画技,而且……如果她在画这幅画时没有相应的情感投入,又如何能将笔下的人画得如此传神?

  “所以你们想说的是,路云初负了帝灭天?”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