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我不是灵宠 > 第206章 甚是想念
  路云初见小猪一副瞠目结舌的模样,笑笑道“应是有一千来岁了吧!”

  小猪也知道自己这个问题问得很白痴,但她仍是想从路云初的回答中确定自己的猜测。果真如此……一想到一个一千多岁的人,小猪脑子里立刻浮现出一个枯瘦干瘪的老头形象。

  “银杏山庄和半月谷有没有类似的老祖存在?”

  三大宗派,既然清明观的创建者还存活于世,难免另个两个也在哪个深山老林闭关修炼着呢!

  路云初摇摇头,道“未曾听闻银杏山庄与半月谷还有如此的祖先尚在人世。据闻千年前,清明老祖便为玛法大陆法力极为高深之人,很少有人与之匹敌。”

  一番了解后,小猪得知,千年前清明老祖与另两大宗派的创始人一拍即合,分别建立了清明观、银杏山庄和半月谷,并以他们三大宗派为主力,讨伐并消灭了帝灭天。

  只是那场战争后,清明老祖便闭起关来,千年来断断续续闭关多次,经常一闭关便是几十年甚至数百年。

  千年来,他既不过问宗派事务,也不传承功法,即使是自己宗派中人,甚至是掌门人,都鲜少有见过老祖真人的。也正因为如此,缺少功法传承的清明观,一代代下来日渐落没,若不是有老祖的名头撑着,只怕清明观早就被一些别有用心的宗派消灭或吞并了。

  如今的清明子,虽说是三大宗派之一的掌门人,其实自身并无实力,因此干脆闭门外宣不问凡尘俗事,做个“世外高人”。更是于十五年前,将自己年方八岁唯一的女儿认霹雳尊者为干爹,并投师于银杏山庄门下。

  从此后,清明观一派以清明子为首,更是不问红尘一心问道。

  路云初讲述时未带任何主观评价,但小猪却是在他的讲述中分析出一些别样味道。

  清明观除了这个即将出关的老祖,其他人都是没什么实力的了。但由于清明老祖长期闭关不问世事,清明子为了稳住清明观在玛法大陆三大宗派的地位,只得将自己唯一爱女从小便投于实力最强的银杏山庄门下。

  对于尹若雨的婚事,清明子这个亲爹都不出面过问,如此非但可向霹雳尊者表示他对其决策的无条件服从,还可以通过与半月谷联姻,再给清明观在玛法大陆地位的稳固增添砝码。

  只可惜霹雳尊者膝下无子,否则照小猪的推测,那清明子定是要想尽法子将尹若雨许配给霹雳尊者的儿子……

  如今听闻清明老祖有出关迹象,清明子定是激动万分。所有光耀宗派门楣还要靠老祖,迎接老祖出关自然是比霹雳尊者过寿重要万分。

  只要老祖出关,从此玛法大陆还有谁会小瞧清明观呢?

  想到这里,她突然想到,尹若雨会不会也去迎老祖出关了?

  只是片刻后,她又摇头否定了这个猜测。

  尹若雨如果是去迎清明老祖出关,定不会不知会霹雳尊者,更不会以给叶子晴炼药为借口隐匿起来。

  路云初见自己讲述后,小猪半晌无语,一会儿又自顾自地摇头,不禁好奇问道“小猪在想什么?”

  他这一问,倒是让小猪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继而想到一个问题“路云初,你多少岁了?”

  梅山曾说路云初的心痛缘于帝灭天的诅咒,这个问题让她终始百思不得其解。

  “二十有一。”路云初回答,疑惑地看着她“小猪为何有此问?”

  “啊……闲聊嘛,就是随便聊聊嘛……”

  虽然她早前便基本确定,路云初绝对不会是如梅山一样貌似年轻,实际已活千年的老妖怪,但不亲自听他说出来,总似不放心。

  所以二十一岁的路云初,跟千年前的帝灭天究竟什么联系呀?怎么那样的诅咒偏偏在他身上应验了?

  想不通,好费脑细胞……小猪再次习惯性地摇摇头,决定先把这个问题丢一边,以后再慢慢想吧!

  路云初见她又摇头,宠溺地笑了。小猪这个爱摇头的动作,总会让他想到他的姑娘,他的姑娘也总爱如此傻乎乎地摇头。

  思维跳跃的小猪立刻又想到一个重要问题,当即兴奋地问“前来贺寿的宾客中,有没有落花城城主花无心?”

  她记得当初路云初去落花城,便是奉师命给花无心送请柬的。

  想到花老大,她的心中便暖暖的。那是除白羽和阿娘之外,在这玛法大陆能给她亲人般温暖感觉的人。

  还有阿狸……好久未见他们,甚是想念!

  如果这次花老大来银杏山庄,她说什么都要去见见他,哪怕只是以猪的形态,哪怕只是远远地看他一眼……

  “小猪认识花城主?”路云初奇怪,自从将小猪接到身边后,他从未与她提及过花城主,且花城主一向神秘莫测,玛法大陆真正见过他的人少之又少,小猪怎么会认识他?

  听他这么一问,小猪暗道自己失言,一个生长于偏僻小村庄的猪,怎么可能认识玛法大陆最大最富有城市的城主?

  “呃……当初在村庄时,曾听白羽哥说过,花城主博学多才、治城有方,且富可敌国、俊美无双……”

  关键是花老大还非常神秘!

  一想到他是除她之外能使用灵力设结界的人,并似乎对她的身世了如指掌,她便感觉他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

  她早已决定,下次若有机会见到花老大,一定要问个清楚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回想到离开落花城的那个告别的夜晚,花老大曾拥抱她于她耳边说“小珠儿记住,我永远都是你的花老大”,小猪竟觉得眼眶有些温热。

  一旁的路云初随着小猪对花无心的高度赞美,眼前也浮现出一张比女人还美的妖孽面庞,不知怎的心里竟觉得有些吃味……

  “花城主至今还未到访。当日花城主曾说,师父寿辰时,他或来或不来。”虽吃味,但他仍是如实回答了小猪的问题,不过此时他心中倒希望花城主此次还是不出现为妙……

  听到这个回答,小猪未免有些失望。不知怎么的,她预感花老大这次不会出现,她想见到他的希望极有可能会落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