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我不是灵宠 > 第101章 海鲜粥
  路云初对她的话不疑有他。看到小猪无恙,他总算是放下心来。

  只是,他的姑娘……真的是他看错了吗?

  “小猪可看到有人经过此处?”刚刚那一闪而过的身影,或许小猪看到了呢?

  “黑灯瞎火的,哪会有人到这里来?”出来行走江湖,装傻充愣这一技能是必备的。

  好险!幸亏化形及时,不然真得被路云初发现人形的自己了。小猪心里暗暗地庆幸着。

  刚刚在施展灵力时,左手腕的焰灵索一个劲地跳动,随着路云初离她越来越近,那焰灵索跳动越来越强烈。终于在天火落海的一刹,她将自己转化为猪。身形刚定,路云初就出现于她的面前。

  “适才我感受到珠儿的气息……”

  黑暗中,路云初还是不甘心地在周围寻了一遍,终是无果。

  “黑袍人呢?”窝在路云初怀里的小猪感觉有些疲乏,本就病着,又一直拉稀,适才运用了灵力将天火移走,此刻只觉得又想睡过去。

  小猪的问话拉回了路云初的思绪。想到此次竟没能成功剿灭黑袍人,他有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

  “黑袍人召来一片大火后跑了……”路云初叹息一声。这黑袍人当真是个强劲的敌手。

  怀里的小猪闭上眼。看到天火的一刹那,她就明白黑袍人定是故技重施借此逃脱了。只可惜当初为了隐藏自己的实力,对路云初讲述自己与黑袍人交手的过程,没有向他提到天火这一出。

  黑袍人有天火这一技能,着实挺麻烦。等睡醒了,得想个好招来化解才是正经。

  ……

  天火的出现及逐渐远去落入碧海,这样的奇观,成为劫后余生的潘府众人此刻的谈资。

  众人回到府全无睡意,扎着堆地聚在一起谈论那片会移动的大火。大家都看得明白,那大火原本是落向潘府的,只是有高人相助,才用蓝色的光托着大火移到了碧海。

  路云初抱着晕晕沉沉的小猪回到潘府时,潘如齐夫妇仍站在大门口向外张望,显然是在等他的归来。

  潘如齐已从伍月娘口中获知了他们与黑袍人交战的结果,看到路云初回来,也是不提黑袍人的事。

  “小猪可无恙?”潘如齐看着精神萎靡的小猪,问向路云初。

  “无恙。再休息一夜应该便可恢复。”路云初怜爱地看向怀中的小猪回答道。

  “可曾找到你的珠儿姑娘?”

  伍月娘忍不住问出来,随即遭到潘如齐警示性的眼神,这个问题还用问吗?这路兄弟定是过于思念心上人,所以才出现幻觉。你现在问,典型的哪壶不开提哪壶呀!

  果真,听到伍月娘的问话,路云初本已平静的面容上,剑眉又深锁到一起。

  潘如齐见状赶紧说道:“时辰不早了,路兄弟且先回房早些休息吧!”

  说完,拉着还处于好奇状态的伍月娘匆匆离开原地。

  ……

  第二日,小猪恢复了生机。

  海鲜过敏症状已完全消失,不再腹痛不再拉稀,她心里一遍遍呐喊着: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只是午膳时,路云初不肯让她再多吃海鲜,她对此很是不满。

  “我已吩咐厨房做了些养胃的海鲜粥,想必小猪定会喜爱。”

  伍月娘看着餐桌上闹着别扭将自己的屁股对着路云初的小猪,笑眯眯地温柔说道。

  “还是月娘好!”小猪哼哼着,表示粥里有海鲜就能解馋。

  她边哼哼着,边赌气地回过头瞪一眼路云初,然后挑衅地回过头跑到伍月娘身边的座位去了。

  “不让我吃海鲜,我就不理你!”

  还未等她跑到伍月娘身边,路云初已长臂一伸捞住她,任她在手中怎么挣扎就是不放开。

  “乖乖地坐着用膳!”路云初冷着脸,一手将她放回身边的座位,一手帮她把海鲜粥放到跟前。

  他的小猪,怎么能跑到别人跟前去用膳?这个不行,绝对不行!

  算了,我是猪,他是人,不跟他一般计较!关键是计较不过他做为人的力量呀……小猪识时务地开始吃粥。

  “路兄弟可知昨夜那大火是何火?”潘如齐担忧地提到正题。

  “此招应为魔法法术,只是我却从未见过。”

  路云初昨夜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翻遍自己脑子里所有的记忆,都没有关于这招的任何信息。但可以肯定的是,那招并非道法功法,更不可能为武法功法,唯一有可能的便是魔法功法。

  “路云初,那招叫天火之怒,是一招失传的魔法功法。”

  海鲜粥的味道很是鲜美,小猪边忙不迭地卷着舌头,边说道。很有必要跟他科普一下天火之怒的常识,那样以后他再遇到黑袍人可以事先有所警戒。

  路云初听言,用一种询问的好奇眼神看向他身边的小猪。他的小猪也见到昨夜那片大火了?

  “天火所落之处,生迹全无。”小猪继续科普。

  “你怎会知晓?”虽然知道他的小猪很神奇,但没想到她会神奇到知道这些他所不知道的事。

  “呃……听说的……说是这招是之前一个叫帝灭天的人研究出来的……”我不会告诉你,我是听花老大说的,不然你又得问我怎么会认识花老大的了……

  听小猪提到“帝灭天”三个字时,路云初突然觉得心猛地一揪,一种疼痛钻入心脏,让他不由地皱眉捂住心口。为何会有这般的感觉?

  伍月娘觉察出他的异样,连忙关心地问道:“路兄弟可是有何不适?”

  那疼痛来得快,去得也快。路云初放下捂住胸口的手,奇怪地半响不作声。

  潘如齐见状,说道:“许是路兄弟昨夜未曾休息好,午膳后可好好休息一番。”

  路云初这才回道:“无妨!”

  知道潘如齐惦记着黑袍人的事,便又说道:“昨夜那黑袍人虽逃脱,但他已为我神火术所伤,短期内应不会再出来作恶。”

  想到这个,心头又浮出稍许挫败感。想他纵横玛法大陆这些年,从未失手过,昨夜竟让这么个大魔头从他手中逃脱。

  这次被黑袍人侥幸逃脱,他定又是隐匿暗处,难以再寻到其踪迹。这意味着玛法大陆以后还会有人因此再受伤害。

  看着埋头与海鲜粥苦战的小猪,路云初心中内疚着叹息:小猪,昨夜未能为你报仇,实在是我的大意所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