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我不是灵宠 > 第80章 重生清溪村
  是玛法大陆的贪婪者们,是黑袍人!是他们毁了这一切!

  想到贪婪者,想到黑袍人,她心里立刻又燃烧起怒火。

  白羽虽为天神后裔,却一直低调行事,远离世事。

  他一生所有的目标只为保护玛法大陆这最后一片净土。

  清溪村与世无争,清溪村民淳朴善良,却屡屡遭受无妄之灾。

  十八年前被屠村,清溪村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人类村民,失去了她的阿爹。

  十八年后的今天,清溪村再次失去了白羽这个忠实的守护者。

  不仅如此,黑袍人甚至连村里的一草一木,一牲一畜都不肯放过!

  宝珠呀宝珠,低调和一再的避世忍让并不能改变贪婪者内心的欲望!唯一可以改变他们的,便是将他们斩尽杀绝!

  想到此,眼眸中那颓然绝望的光逐渐退去,取而代之是熊熊的复仇之火。

  黑袍人!贪婪者们!清溪村的血债,玛法大陆的血债,我定要你们一一血偿!

  ……

  不知跪了多久。夜早已过去,清溪村迎来了新的一天。

  看了看日益发白的天空,终于,她捧着那抔灰烬站起身来。

  久跪的腿早已麻木,在站起的一刹,她一个踉跄差点再次摔倒,而她紧捧着的双手却没有因此分开。

  如同捧着珍宝般,一点点都舍不得让它们散漏。

  拖着麻木的双腿,蹒跚着穿过整个村子慢慢走向清溪。

  清溪里的黑煞们几近狂躁地在来回游动着,似乎因看到村子的遭遇它们却束手无策而狂躁。

  她停到溪边,对着手里那抔灰烬轻轻地说:“白羽哥,我将你洒在清溪可好?我会让清溪村变成你在时的美丽祥和的模样。你在清溪里看着就好!”

  说完,对着清溪缓缓将两手松开。

  那手心里的灰烬扬扬洒洒飘向了清溪,几波浮沉后,最终慢慢溶入溪底……

  回过头,再次看向草木尽毁的清溪村。

  我虽不能使燃成灰烬的白羽哥重生,但这清溪村的土地我却可以滋养。

  黑袍人虽烧掉了这些树干和草叶,但它们的根基仍在,我要让这里所有的草木重生!

  因为,我是蓝灵仙草!

  想到此,她毅然地施展灵力,调动附近山头的溪水聚集于清溪村上空,再如大雨般将它们倾洒而下。

  半个时辰后,整个村子有如被大雨洗刷过干净。

  溪水合着黑色灰烬融入到泥土中,那些少量未被燃烧尽的焦黑树干,也逐渐在溪水的冲刷下显出树木原有的颜色。

  看着恢复出本色的土地与树干,她化掌为刀,在自己的手臂上划开一道深深的口子。

  刹时,蓝色的血液喷涌而出……

  她垂下那只流血的手臂,边走着,边让血液流向地上。

  蓝色血液顺着她的手臂流到地上,很快便渗入到土壤中。

  血液渗入之处,那些烧毁的草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芽、生长……

  只是,她的血液很快便停止流淌,手臂上的伤口也以同样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

  她再次化掌为刀,划向自己的手臂,似乎那手臂根本不是她的一样,也似乎她一点都感觉不到刀划破手臂时的疼痛。

  明明自己是最怕疼的,在现实中上医院被打针,都会疼得大呼小叫半天。

  可现在,她感觉不到疼痛。

  不,不是感觉不到。

  而是这所有的疼痛加起来,都不及她此刻心里万分之一的疼痛。

  如此重复地划开自己的手臂,一点一点将自己的鲜血渗透到清溪村每片土壤……

  她庆幸自己是蓝灵仙草,庆幸自己是株神草,庆幸自己身体每个机体的再生能力,包括血液。

  然而,短时间内的过度失血,还是让她头昏不已。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唇色也越来越浅淡,每走一段,她就感觉自己摇晃着快要倒下。

  她咬着牙,努力摇摇自己快陷入混沌的脑袋。

  只要今日自己不死,她便要让这一切重生!

  除了已化为灰烬的白羽……

  想到白羽,她的热泪再次涌上眼眶。

  不!我不能哭!我要让白羽哥为我感到骄傲!我要让他看到他想看到的清溪村!

  她狠狠抹去不小心滑落眼眶外的泪珠儿,再次划开手臂坚定地走向前方。

  如此反复划开自己的手臂,不知划了多少次。她缓缓走了一整个白天,终于用自己的鲜血渗透到清溪村每片土地。

  当再次走回东南角那个小土坡时,她回头……

  清溪村再次绿草如茵,樱花树再次在风中肆意飞扬。

  “白羽哥,你看到了吗?清溪村又回来了!”

  她脸色苍白,再也支撑不住,虚弱地瘫坐在小土坡上,看着重现生机的清溪村,喃喃地说着。

  她的眼睛看向土坡后那个小小的结界,手伸入袖袋抚摸着那块朱雀额。

  她知道,结界后便是清溪村的村民们,那里面有她的阿娘,还有白羽哥的妻子彩锦以及他即将出世的孩子。

  她该怎么向她们解释这一切?她该怎么告诉他们白羽哥的消失?

  她还没有想好,没想好怎么去面对他们。

  ……

  夜幕再次降临时,她决定打开结界。

  白羽哥是对的,这些村民太弱小,他们应该被好好地保护着。不能再让他们受到任何伤害!

  她没有变回猪的模样。还有一些事,需要她用灵力才能完成。

  当她打开结界的一刹那,她看到了几十个挤在一起瑟瑟发抖的小小身影,还有几十双惊恐的眼睛。

  只有一双眼睛在看到她后透出惊喜。

  只是还没等她看清那双眼睛,便有一个熟悉的身影直直地撞向她。

  “妖怪!我跟你拼了!”

  俨然是菜头的声音。

  她没有动,任由菜头撞向她,仍是看向村民中,急急地寻找那双眼睛。

  “阿娘……”她唤出声来。

  “宝儿!宝儿……真的是你!”是阿娘的声音。

  她在村民中看到了自己的阿娘。阿娘正紧紧护着彩锦姐,而彩锦姐正紧紧护着她身后的一颗蛋。

  村民们听到宝婶叫来人“宝儿”,惊恐中却又带着诧异看向宝婶。

  “阿娘!”她的热泪再次涌上眼眶,对着宝婶叫出声来。

  菜头听到她们彼此的呼唤,终于停下动作,迷茫地看向她,再看看宝婶。

  “大家不要害怕,这是我家宝儿!她是我的女儿!”

  宝婶大声对着村民解释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