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听说王爷你克妻 > 210:
  墨绯音:这可真是毫不掩饰的诋毁和鄙视呀!

  她的心里装的可是远方与梦想!怎么会是银子呢?不过……

  “看在你为我送伞的份上,本姑娘就不和你一般见识啦!”

  闻言,独孤烨转头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那本王是否要感谢爱妃的深明大义呢?”

  墨绯音笑的很是友好且谦逊,“那倒不用!你心里知道本姑娘是个善解人意的姑娘就好啦!”

  男人微抿的嘴角微不可察的抽搐了下,缓声说道,“既如此,为了奖励爱妃的善解人意,若你今夜不愿回府那便不用回了。”

  “???”

  墨绯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他什么时候这般好说话过?!

  心中满是狐疑,墨绯音盯着他,小心翼翼的确认,“王爷,你刚刚说,我可以不用回王府?”

  “嗯。”

  “那……我的银子……”

  “没人会动你的银子。”

  闻听此语,墨绯音放心的松了口气,刚准备意思意思的谢他两句,却听那人低沉悦耳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既然爱妃决定不回王府,那本王只好去你那儿将就一晚。”

  “什么?!”墨绯音脚步一顿,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他,表情像是被雷劈过一样,“王、王爷,你、你、你……”

  简直找不到一个词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

  看着雨幕中那人俊美不可方物的容颜,有一种想要把他摁在地上踩上两脚的冲动!

  怎么能有如此无耻之人!果然还是她太天真了!怎么能相信他是一个‘好人’呢?天真!幼稚!

  独孤烨将她的神情变幻尽收眼底,眸中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戏谑浅笑,扬了扬眉,低笑,“爱妃是想说些什么吗?不过,感谢的话就不必了,你我夫妻,不必如此。”

  墨绯音:“……”感谢?!他哪只眼睛看到她是想感谢他了?!无耻也要有个限度吧?

  “夫妻你个鬼!挂名夫妻,有名无实而已!别乱攀关系,本姑娘跟你不熟!”

  独孤烨凝眸看她,目光缓缓在她脸上游移,带着几分若有所思,意味难明。

  许是那目光太过强烈,墨绯音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下意识的想要躲避他的目光,可又觉得气势不能输,于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喂!你这么看着本姑娘做什么?不许看!”

  独孤烨很是配合的将目光收敛了几分,然而那上扬的嘴角却是藏不住的笑意,“原来爱妃是在怨怪本王没有将你我夫妻之名落实啊!嗯,这的确是本王的错!”

  “?!”

  墨绯音有着一瞬间的石化,仿佛脑袋被人用砖狠狠地拍了一下,整个人都不太好了,“不是……你……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呢!别乱说话!谁说我、我……你这是污蔑!诋毁!你无耻!”

  欣赏着她难得流露出的慌乱与恼怒,将笑意深藏眼底,独孤烨颇为无辜的挑了挑眉,“本王不过是说了句实话,怎么就无耻了?”

  “实话?你敢说那是实话?!”

  墨绯音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手,直接一巴掌拍过去。

  独孤烨对此浑然未觉,语气煞有介事道,“爱妃提及你我夫妻有名无实,语气中的惋惜,神色间的黯然,眉眼中的幽怨与忧伤,俱是那般清晰,本王看在眼中,心中自是不忍。不若寻一良辰吉日,洞房花烛可好?”

  “!!!”

  深呼吸!忍住!

  可是,墨绯音到底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跳起来一巴掌拍在独孤烨的头顶,“独孤烨!个混蛋!闭嘴吧你!”

  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的独孤烨:“……”

  他怎么会看上了这么一个张牙舞爪野蛮暴力毫无温柔可言的姑娘?!

  墨绯音看着眼前男子一脸怀疑人生的表情,吹了吹隐隐有些发麻手指,笑的很是嚣张,“王爷,你这般表情莫不是被打傻了?哎!您也太柔弱!太不经打了些!”

  独孤烨:“……”这般模样,分明就是一只得了便宜还嘚瑟的小野猫!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自己‘眼瞎’看中的姑娘除了宠着还能怎么办?

  心底幽幽的叹息一声,抬眼看她,“想好了么?去你那儿?还是跟本王回府?”

  墨绯音:“……”

  去她那儿,她那儿只有一张床,而且还不是很大……王府,虽说是住同一个屋檐下,可他们平常都是分床睡的,除了偶尔几次特殊情况……

  眼下狂风暴雨,她总不能把伞要过来,自己回无忧阁,让他淋着雨回王府?

  虽然他这个人无耻了些,可她是一个善良又厚道的姑娘呀!自然干不出来这事了!

  所以,她才不是因为那些银子的缘故。

  心思百转也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儿,墨绯音抬手抓住伞柄,将伞往他那边推了推,“走吧!回去看看我的仙草。”

  想到那颗别的男人送给她的被他弄死却又被她救活了的破草,独孤烨微不可察的眯了眯眼,危险的光芒一闪而过。

  虽未言语,独孤烨撑伞的手却又往她那边无限倾斜。风很大,雨也很急,可她除了裙摆不可避免的被风雨溅到有些湿了之外,上身的衣衫却是干燥完好的。

  但是独孤烨就不一样了,此刻,他的半个身子以及背后全都被雨水打湿了,饶是夜里光线昏暗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墨绯音下意识的蹙了蹙眉,抬手又把伞往他那边推了推,防止他再斜过来,于是先声夺人,“就这样了,不准再动了!你的衣服都湿透了!”

  独孤烨转头看了她一眼,手中的伞再次倒向她,“反正都已经湿了。也无所谓再湿一点。”

  墨绯音:“……”这是什么歪理呀?

  “你这样会感染风寒的!”

  闻言,独孤烨非常嫌弃的看了她一眼,连语气里都是掩饰不住的鄙夷,“本王七尺男儿,顶天立地,有那么弱不禁风?”

  墨绯音:“……”他这一副看白痴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她明明是在关心他好么?!不领情就算了,居然还……

  “你若是生病了,本姑娘绝对不管你!”

  “不管本王?那你管谁?本王才是你的夫君!”

  “夫你个头!还敢乱说话?”

  “又忘了?看来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今夜就……”

  “啪——”

  “……你又打人!”

  “打的就是你!”

  “……真是太嚣张了!”

  “怎么?你不服?那你打回来?”

  “本王是男人!”

  “我又没说你是姑娘家!你紧张什么?”

  “……早晚有一天,本王要……”

  “你要干嘛?上天啊?”

  “……”

  于是就这般一路针锋相对的回了王府,每次墨绯音话落下风的时候,便要动手,力挽狂澜!

  可怜王爷,除了控诉几声小人,张牙舞爪,毫不温柔之外,只能默默无语望苍天:还能咋滴呀?自己选的姑娘,再野蛮也得自己宠着!

  到了王府之后,管家及时送来了驱寒的姜汤。墨绯音有些诧异,都这个时辰了,膳房那边早该歇了,可这姜汤……倒像是一早便知道,提前就炖好了在那温着似的。

  其实,墨绯音并不喜欢姜汤,对她而言,姜汤和中药一样又苦又辣又辛,让人退避三舍!

  再加上她并没有淋雨,衣服也都是干的,于是,她把姜汤递给了独孤烨,“王爷,你看你都淋湿了!所以,你比我更需要这碗姜汤!来,赶紧趁热喝了吧!”

  正在脱着湿衣服的独孤烨,转身看向她,目光扫过她手里捧着的那碗姜汤,落在她笑容满面的小脸上,轻挑眉,“本王倒是觉得,爱妃更需要它。”

  “不不不,王爷淋了雨,受了寒,王爷更需要它!”

  也许是墨绯音笑容太温柔,眼神太真挚,独孤烨终于伸手接过了那碗姜汤,那一瞬间,墨绯音差点喜极而泣!

  终于不用喝那么难喝的东西了!而且,还找了个这么完美的理由!简直是……

  “想来也是,爱妃此前每次喝药都要本王喂,是本王疏忽了。”

  墨绯音正高兴时,忽然听到耳边飘来这么一句话,差点儿将她雷的外焦里嫩!

  一抬头便看到独孤烨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汤匙,正舀了一勺姜汤,低头轻轻的吹着,让人毫不怀疑,也许下一秒那勺姜汤便会喂进她嘴里。

  墨绯音只觉得眉心狠狠一跳,连带着小心脏都跟着颤了颤,来不及多想,伸手就去夺那碗,“王爷,我方才仔细的想了想,您七尺男儿,铁骨铮铮,顶天立地,区区风雨哪里奈何得了您?这碗姜汤还是我来喝吧!”

  独孤烨微一侧身,轻松避开了她伸来的手,眸色慵懒的看着她,似笑非笑,“本王淋了雨,还是喝点好,免得爱妃担心,不若,我们一起喝,如何?”

  对上他眼神的那一刻,墨绯音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狠狠地跳动了一下,紧接着便看到那人冲她邪魅一笑,低头抿了一口姜汤……

  脑中有着一瞬间的空白,来不及多想,墨绯音上前一步抢过他手中的碗,仿佛沙漠中渴极的人,低头猛灌起来。

  耳边响起男人低沉悦耳的轻笑,“爱妃悠着点,本王又不跟你抢。”

  然而,墨绯音已经喝完了!

  只觉得嘴里胃里都是生姜的辛辣味,实在是……

  “爱妃,味道如何?”

  “……好、喝!”

  两个字说完,牙齿都险些咬碎了!

  她怎么就头脑一热给喝了呢?他方才威胁她,她完全可以挥挥衣袖走人啊!他还能用武力与蛮横逼迫她不成?怎么偏偏就……

  一定是方才他冲她那一笑!勾魂迷心!她一不小心被他蛊惑了心神所以才……

  好生无耻啊!居然又是美男计!可她偏偏又中招了!怎么每次都……

  正当墨绯音非常认真的自我反省时,独孤烨将一颗糖果塞进了她嘴里,酸酸甜甜的味道,瞬间唤回了她翻飞的思绪。

  一抬眼,对上眼前男子美若神邸的俊脸,思及他方才的美男计,墨绯音毫不留情的鄙视,“一个大男人还随身带着糖果,真是幼稚!”

  独孤烨瞧她一眼,懒洋洋道,“有个爱吃糖的王妃,本王能有什么法子?总不能扔了?”

  墨绯音:“……”那是想把谁给扔了呀?!

  不过,看着他可以滴出水来的衣衫,以及被雨水打湿的墨发,墨绯音没有与他斗嘴,而是催促他快去泡个热水澡。

  虽然知道他身体好,不太可能会因此感染风寒,但毕竟是冬夜,风雨皆是寒凉至极,他这个样子,的确让她有些心疼,终究是因为她。

  然而,那人却笑的邪魅又撩人,问她要不要一起洗?

  墨绯音差点没忍住给他一巴掌!方才升起的一丝心疼也瞬间烟消云散了,这么无耻的人,冻死他得了!

  ……

  等独孤烨沐浴回来,墨绯音已经躺进了温暖的被窝里,毫无疑问她睡的是那张豪华柔软的大床,对面墙角那张毫不起眼的软榻,则是留给他的。

  不过,独孤烨并没有睡他的软榻,而是径直朝墨绯音走去,他说,“今夜电闪雷鸣,爱妃最怕打雷,所以,本王要在这里。”

  墨绯音有点儿风中凌乱,满头黑线的看着他,“本姑娘什么时候说过自己害怕打雷?!”

  简直是开玩笑啊!她又不是娇滴滴的弱女子,岂会连打雷都害怕?!

  “爱妃记性不好,可能忘记了,不过,本王记得就行了。”男人目光深邃,将她所有神情变幻尽数看在眼底,微微挑眉,“要想这么久?莫不是淋雨淋傻了?”

  “是这样的,白日里逛街时丢了样东西,所以就想着回来找找,碰碰运气,说不定就找着了呢!”

  男人轻轻眯了眯眼睛,不置可否,“哦?丢了什么?”

  “嗯……就是一个小物件……挂饰,荷包,嗯对,就是一个荷包。”

  “是么?”

  “当然!我岂会骗你?”

  “哦……”看着那眸若星辰笑的一脸童叟无欺的小女子,男人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慢悠悠道,“本王还以为爱妃是丢了一只装满奇珍异宝的冰蚕丝包裹呢!”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