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历史军事 > 铁雪云烟 > (四千五百八十七)都会
  “你平时经常怎样做吗?”灰手人问道。

  “其实其实不光是我啊。”那个人道,“很多人在说话做事的时候都都会引起别人误会。”

  “是这样,但你是特意想引起误会?”灰手人道。

  “有时候为了为了自保大家都会这样做。”那个人道,“我担心我在你们面前偶尔露出那种习惯,这这不代表我就是想骗你们。我只是说不知道自己自己有没有偶尔露出那种习惯,这这也并不代表我之前一定露出来了什么”

  灰手人发现对方说这话时又比之前紧张了,他想起了对方欲盖弥彰表示自己怕的不是蓝甲人这种情况,觉得这很像是他说的那种“偶尔露出那种习惯”。他担心如果再纠缠“误导”与“骗”的事,对方会不会再次因为紧张而陷入无法跟他们正常交流的状态,便决定先接着问别的了。

  就在这时,褐手人小声对灰手人说:“他就是个普通人,铁仓廷里的普通人,很多都这样啊,这早不新鲜了吧?这些人,你骗我我骗你的,形成了习惯还真不好改,听他这么说了,我现在倒是不觉得他之前说那些话是故意骗你我了。要是问多了,他一紧张出什么问题,我们没法继续问他,事情就麻烦了。”

  灰手人道:“我也打算不继续说这个了,他认为误导不算骗,那就让他先这么认为着吧。”

  灰手人和褐手人小声交流时,之前说了“我没那个胆子,所以没要求去啊,这就是你跟我不一样的地方啊”的那个人再次以为安静了,的确显得更紧张了。

  这时灰手人赶紧对他说道:“接着说你在那个世界的情况。”

  那个人一听灰手人说这个了,稍稍放松了一点,说道:“行,刚才说到”

  灰手人道:“他说不要以为你看他的鼻头就够了,还说没那么好骗,你没敢说什么,然后怎样了?”

  “哦,对,就是说到这里了。”那个人道,“然后他就问我,为什么一口咬定自己说的是事实。”

  “你回答他了?”灰手人问。

  “回答了。”那个人道,“我跟他说了之前的事。我说,我在另一个地方见见过他。我还说,他之前就是那个蓝甲人的样子,他就是我那个那个亲戚,就是那个蓝甲人一定是那个蓝甲人”

  “你说的另一个地方,就是迷黯围境里的那次?”灰手人问道。

  “应应该就是了。”那个人道,“当时我的确回忆起了我在迷黯围境里遇到过的情况。”

  灰手人问:“那个人听后什么反应?”

  “他的反应有点奇怪,直接跟我说他救过我。”那个人说道。

  “你说的迷黯围境里的情况后,他并没说跟那里有关的话?”灰手人问道。

  “是的。他就是说,他是是我爹,还问我记不记得他救我的事。”那个人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