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天恒迷神传 > 第二十六章,江慕风
  江不胜正色道:“主上有过暗示,此次三界动荡动静不会太小。……是该年轻人上了,毕竟他们才是主力。……他们该挑起担子……那就怎么定了。”

  郑南继续踱步,突然转身对江不胜说道:“现在应该走第二步,这步,棋虽只有半子,但是他布下的局外之棋。我正好与慕风交接,也趁机休息一下。”

  江不胜不解道:“道友请明言,这半步棋从何而来?”

  郑南笑道:“那惜命的鬼才,担心自己命魂不醒,肉身过于弱小,当年就埋下了幽林迷地这步棋。还送与我一样小玩意,以现在的情形看来,是该用上那小玩意的时候了。”

  江不胜迷惑道:“什么小玩意?”

  郑南道:“这天地间能称为小玩意的还能有什么?”

  江不胜眼睛瞪大:“你是说那东西在你手中?”郑南含笑点头。

  江不胜笑道:“你让我有了杀人夺宝的冲动。……”

  郑南笑道:“他的还不就是你们江家的?我招惹什么,只不过是代人保管罢了。……”

  ……

  枉死府大殿中,江慕风跪在案下。府主江不胜高坐案后,身边郑南垂手而立。江慕风下跪磕头道:“爷爷,今日告别,孙还有一事不明,爷爷当年把孙儿送往九幽修炼,不让孙儿插手小文失踪的案子,到底为何?”

  江不胜脸色不悦道:“口吐怨言,是想翻陈年老账么?……当年郑南道友将你故意引诱至雪国。你若以此往下查去,即便查不到小文的下落,也没有性命之忧。……可你偏不,几番辗转又回到了华国,还查到了幽林迷地。……若不是我用万年龟甲替你遮住命魂,你早就让人找到,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你可真不知道死活。……”

  江慕风再次磕头道:“爷爷误解了,您知孙本性,这次出去,见到父亲叔父。孙该如何交代,只道是孙忘记了还在受苦的弟弟,缩头避祸去了。……若不将真相说明,孙恐难做人。求爷爷告知慕风真相。……”

  江不胜干嗽两声,他知江慕风的秉性,但有些事又不能明言,干脆对郑南说道:“道友,慕风现在交与你了,接下来的事,你看着办就是……”

  郑南对江不胜微微一拱手笑着点了一下头,又对跪倒匍地的江慕风说道:“你弟小文昨夜遭人袭杀,如今危在旦夕,今日令你出世,不是让你回家报平安,而是让你去寻药救命……”

  郑南话未说完,江慕风“啊”的一声挺身站起,急促的说道:“小文情况如何?要寻何药能救,先生快快说明,我立刻动身。”

  郑南不动声色的继续说道:“此药所产之地,凶险万分,稍有不慎,粉身碎骨。我刚刚与府主还为此事烦恼,派你去是否合适……”

  江慕风再次“扑通”一下跪地说道:“先生快说地点,师傅授我神行马甲,能日行千里,不会误事。……先生,请不要犹豫,小文伤势耽搁不起,今我在爷爷面前立誓,就算我江慕风粉身碎骨也要保得小文平安无事,……”

  郑南捻须而笑道:“赤子之心,一片真诚,这兄弟情谊让人感动,你江家所出之人,都是如此,实在是令我等佩服不已啊。”

  江不胜傲然笑道:“这战神之后,不讲信义,不讲情义,不讲道义,那还是我们江家的人么?”

  郑南继续笑道:“府主莫再自吹,家中添此人杰,那是你们江家的造化。想说什么,便可说什么吧,现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江不胜沉凝一会,才对江慕风说道:“你起来吧,这事原本挺大,好在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过去了。你有迷惑,那请郑南先生给你说个明白,免得你郁郁在心,耽搁了修炼。说开了这事也算是我们江家的家事。”

  江慕风迷惑不解的问道:“小文无事?”郑南颔首道:“刚才所言,试你心尔,心若不诚,那有些事便不能让你知晓,……”

  江慕风慌忙点头道:“慕风知事大,需心细,观其心,才能判其行,先生谨慎,慕风心服。”郑南含笑点头道:“主上果然识人,先有江焱,今有你江慕风。看来我等的担子可以放下了……”

  江不胜让江慕风站起,郑南开始缓缓说起关于战神江焱的一些隐秘之事。神魔大战后,三界分离,昊天大帝令战神江焱在外界布下周天星河大阵避免魔族再次入侵三界,虽说是保护,但天恒大陆被压制,断了与神界冥界的直接通道,从此三界彻底隔绝。

  战神江焱为神魔大战中最为出色的功勋者,自然受到昊天大帝的封赏。天帝授予江焱诸天三十六界中一界为奖赏,那江焱坚决不受,只哀求天帝找回爱人姬星的魂魄,自己甘愿来天恒做个凡人。

  那姬星原本是九幽之主收养的义女,与那江焱一同长大,在神魔大战中为救人族,不幸陨落。大战结束后,姬星已陨落已久,要想找齐分散的魂魄谈似不可能。即便找回魂魄,想要复活又反了天帝刚颁布到底三界戒律。

  天帝无奈,只好授予战神江焱三界巡查神使,代天行令,手中权力不说不大。那战神江焱得此权利穿梭于三界之间,拼命想找回姬星的三魂七魄,搅得三界不得安宁。

  恰逢沉寂已久的魔族残余苏醒,开始为祸三界。昊天大帝将所有罪责归于江焱一人,手不留情,剥除了他的神籍,令他转生重修。

  郑南缓缓而谈,字字吐露清晰,让在听的江慕风聚精会神的仔细聆听,不由的惊出了一身冷汗。郑南最后叹口气说道:“那战神江焱转生重修之地正是你们江家……”

  江慕风听后眼瞪老大,他艰难的吞了一下口水的问道:“如此说来,那……那……小文便是……战神的转生?江焱……他……他……他可是江家二始祖?”

  江不胜缓缓的点点头:“你现在可知道,小文的重要性了吧?抛开其他的不说,他可是我们江家的老祖宗。……”

  江慕风几乎呆傻了,这些话太过震撼,不是亲耳所到,江慕风打死也不相信这是真事。江不胜让江慕风定了定神继续说道:“接下来的事,你都参与了,现在明白了吧?”

  江慕风点点头又摇摇头,目光依旧呆滞,只道自己脑袋乱成浆糊,还没有理顺其中的缘由。江不胜怒道:“该明的时候不明,该糊涂的时候不糊涂,我怎么有了你这子孙。……”

  郑南一旁笑道:“府主,你莫要太急,他一时半会难以消化。再说,有些事他又未成亲身经历,他哪知其中的危险?”

  江不胜道:“我是气他经大事就乱成一团,是怕负了托付。”郑南摇手道:“不会,不会,我阅人无数,听到这等消息,还能说出话来,算是不错了。……想当年那人寻到这来,与你我说他的计划,我们可不是呆傻么?”

  江慕风抬眼看向郑南问道:“先生,你刚才说此事祖上已做安排?”郑南点头道:“那是自然。你可知这转生的危险所在?”

  江慕风摇摇头想了一会儿,眼睛猛的放大:“有人想趁那战神转生虚弱时暗下杀手?……怎么可能呢?他可是神啊……”

  郑南严肃的说道:“远不止这些,既然称号战神,那便是为天而战,三界内结仇结怨在所难免。……他来此安排,也是为了自保。……托身江家也是不得已的事,这天地间也只有江家能保他周全。所以他才找到九幽之主让他做主转生到江家……”

  江慕风这才缓过神来问道:“既然转生到了我们江家,江家自然能保他周全,那为什么……我就不明白了……当年小文的丢失,是先生的所为,可……可为什么啊?……”

  江不胜道:“你错了,如今的江家还真不能保他周全。一则是江家已失去了往昔的荣光,家族中品秀不良者大有人在;再则是外敌过于强大,虽有大阵护着,天恒被压制。但敌手段是无孔不入,实在令人生畏。”

  江慕风皱眉道:“……真难以想象,神还能被人袭杀?……情况已恶化到如此?……来敌究竟是何人?魔族?”郑南点头道:“魔族与二始祖有大仇,是明敌,还有暗敌。”

  “暗敌?”郑南接着说道:“主上对江焱所托之事,无不依从。命我与府主暗中协助。但不知为何,他托身江家的事却泄露了出去。魔族集合留在人界的残余企图谋害他于襁褓中。不得已我只能与府主将他偷了出来。”

  江慕风若有所思的说道:“于是你们故作疑阵,在外安排鬼隐门偷盗婴儿,企图隐瞒世人?又引发了一场两国大战引起更大的混乱?”

  郑南微笑点头:“如不这样,如何能瞒过。他在幽林迷地自然安全,你爷爷守护在他周围,我便在暗中守护,直到有一天你依迹寻来,你爷爷不得已才将你拿下。”

  江慕风摇头长叹一声道:“你们瞒得好苦啊,为了此事,华国都不惜与雪国发动一场大战。为了他一人牺牲天恒数以万计的生灵,这是何苦啊。”

  江不胜正色说道:“痴儿说梦话,你道这世间如你想象那样安定?如此机密之事,事先知道的都是亲近之人,是谁故意泄密?……祖上事先安排,是他已察觉危险所在。”

  江慕风问道:“你们查找多年,那泄密之人可成查到?”

  江不胜与郑南缓缓摇头,江不胜再次叹了口气道:“外敌好御,内贼难防。人界内育有魔种,九幽冥界何尝不是?……这可比外魔入侵还可怕。只有水彻底浑了,潜在水里的鱼才会浮上水面。”

  郑南道:“此法是过于残酷,但也不是没有收获。雪国与华国之战是为宿怨,我们不过顺手推动了一番。结果呢?却有人故意推波助澜,目的我们尚且不明,但其心可诛。是不是魔族魔种作怪,我们还在观察,一但查实,绝不饶恕。”

  江慕风听后,额头冒出细汗,他没有想到事情会变得如此复杂。

  江不胜拿出一把宝剑赐予江慕风:“好了,我江家男儿敢作敢当,为了这天下的安宁,杀伐自然难免,你别惺惺作态落了个下品。这把剑是祖上传来,今日便随了你,望你好生待她,不可辱没了她的威名。”

  江慕风连忙跪下接过,这是一把暗红皮鞘的宝剑,抽出一看,立马呆住了,宝剑剑身如鲜血般艳丽,如刚屠敌酋,鲜血还在剑身流动,宝剑遇到新主,剑身抖动,阵阵鸣声,江慕风隐隐约约听到:妾身名为罗刹,请君善待。

  江不胜朗声开口嘱托道:“你此番出去,将代替郑南先生暗中保护好小迷,不到万不得已不要透露自己的身份。我们今日的谈话也不能让他知晓,你要记住不主观臆断,只依据查实。有谁对小迷心怀恶意,自己可先行解决。”

  江慕风俯身在地道:“孙儿一定不负爷爷的托付!纵然自己身死,也不能让小文损伤一丝一毫。”

  郑南笑道:“眼睛不要一味的看着前面,后面也要时常瞧瞧,别占着技高胆大身后就干净,当年若不是你爷爷出手相救,你早就是刀下亡魂,还会把幽林迷地的秘密给泄露出去。”

  江慕风听后大惊道:“我已行事异常小心了,为何着了别人的道还不知?先生可告知当年是何人要害我吗?”江不胜又是长叹一声:“家门之事自有你父亲去处理,你就不必过问了。……郑南先生还会带你一段时间,你要好好向他请教,这错误也就不会再犯了。”

  江慕风问郑南:“先生,可有明确目标?慕风此次出去,该对谁要刻意留意。”郑南笑道:“我有察觉那便是出手拘魂了,还用得了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