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祟祟平安 > 521 一夜有话
  这一晚,他们睡得都不好。

  晁千神在阔别多日的床上翻来覆去,另外十四个分身轮班入睡,只有他一人必须整夜醒着,随时驱赶着试图靠近公寓的各派势力。

  其实他已经回来三天了。

  在刘浪那里拿到消息之后,他连夜带着三百多名住在安灵教小区中的老牌教众赶回了岚城,留下了奚钩月和卫语信带领剩余的教众在一周以内陆续迁移。

  有了之前操控上千人意识的经验,只经历一路磨合,他就大概掌握了分别操纵这十四人的方法。

  他有意要隐藏自己的行迹和所有底牌,只求能在之后的日子里尽可能少碰钉子,为此,晁千神一直在卫语信先前留在岚城的据点中构建自身的新势力,随机控制其他分身在自家附近逗留,查看晁千琳的情况。

  即便是透过他人的眼睛,看到她还安好也让他放心了不少。不过晁千琳与桃之初次交谈时,他派去的普通人并没能成功切进空间屏障,晁千琳奄奄一息地活过来之后,他才感知到她又在自己眼皮底下遭遇了危险。

  所以这一次,他一感觉到桃之的屏障再次出现,就亲自带着所有的分身回来监看一切。

  不过,晁千琳刚刚进入异空间,也对前一次的屏障有所察觉的奚成必等人就使用了某种手段强行突破了屏障,带走了桃之。

  晁千神从这一系列事件中明白了晁千琳的用意和去向,便没有出手干预奚成必,只在附近默默等待晁千琳回来。

  奚成必一直寻找的就是这个晁千琳打开通往齐升逸空间的契机,一旦他们双方获得了联系,他就有了线索追踪齐升逸的所在,晁千琳对他们的价值便归了零。

  现在找到齐升逸才是他们的首要目标,他们根本就不再管晁千琳的态度与想法,见她驱赶特侦队,直接选择了最简单的方式处理她,理所当然地触到了晁千神的霉头。

  就算晁千神的心态变化再大,他对让晁千琳受伤的事还是零容忍的,原本的潜伏计划在奚满月出手的瞬间就被怒火蒙蔽。

  在晁千琳被击晕昏睡之后几分钟内,晁千神就带着十四个与他意识同步的“手足”忽然冲进门,把眼前的每一个特侦队队员用和妹妹一样的待遇打晕了过去。

  灵辖的气息天师几乎感受不到,更何况除晁千神以外的十四个人就算身手和他相差无二,却都是从未修行过的普通人,特侦队的队员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这男女老幼参差不齐的一队尖兵一招制敌了。

  直到晁千神站在奚成必面前,目光冰冷地看着他,这个光杆司令都没明白这伙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滚。”

  晁千神只淡淡地说了一个字,除他之外的十四人便各自搬起房内的特侦队队员,毫不留情地扔出房门。

  奚成必向来识时务,见这种状况立刻决定从长计议,可他再想离开,路也被门口堆出的人山封死了。

  晁千神根本没管那些,他在心中默数完五个数还没看到奚成必迈出门槛,直接一脚踹在他后腰上,用房门把他压在了人堆里。

  年近花甲的奚成必这辈子头一次遇见这么丢脸的事儿,为了找回面子说不定会做些什么,也难怪任道是要跑过来对晁千神说教。

  就这样,在晁千琳不知道的时候,晁千神已经默默看顾了她一天一夜,把她从头到脚看上了千遍万遍,填补几乎要透体而出的思念。

  虽然有了那十四具躯体分担他的意识和疲劳,他已经不需要睡觉了,但就算身体不会累,一刻不停地思考、监视、控制一切也让他精神无比疲乏。

  尤其是发觉她心意的转变之后,他每一秒都在拼命压抑着冲到她面前,把她的心摇出来看看的冲动,分心去做其他事变得更加吃力。

  即便如此,只要她还没有亲口说出来,他就依旧用尽全力地自我欺骗着

  再次什么呢?

  晁千神也不知道。

  就算是他最自信的时候,也不过是觉得她走在了将要爱上自己的路上。

  他只能不住地回忆着钟爻给过的片刻幻境,那种开心到放声痛哭的感觉,或许这辈子也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与晁千神不同,晁千琳的睡眠质量全都消融在梦中。

  她几乎一整夜都没有进入深层睡眠的阶段,光怪陆离又支离破碎的梦境填满了每一秒,有过于现实的,也有极其虚无的,有过去发生的,也有现在经历的,有心爱的朋友和亲人,也有惧怕的对手和未知……

  睁眼之前的最后一刻,她梦到自己生命中出现过的所有人手拉着手,围着自己熊熊燃烧的尸体在跳舞。

  晁昭、晁千神、白明、任道是、奚满月、奚钩月、蓝晶、宁峙、齐升逸、奚成必、李立青、杜秋风……甚至还有小麦和狰。

  而她的意识像缕青烟一样升在半空中,无感情地俯瞰着他们的狂欢。

  睁眼之后,她觉得自己是真的睡不着了,只好下楼去冰箱里翻点儿东西吃,却发现晁千神也在客厅里对着那台巨大的仪器发呆,似乎一夜没睡。

  “早啊,大哥。”

  “早。饿了吗,我给你做早饭?”

  “一起吧。”

  两个人走进厨房,各自盘算今天应该做些什么。

  才早晨五点多,楼外安静得连鸟鸣都显得聒噪,鸡蛋在油上噼噼啪啪更是恼人。

  晁千琳问“你今天去事务所吗?”

  “不了,我还有别的事。你要去吗?”

  “是说去事务所,还是跟你去做什么?”

  晁千神笑道“去事务所。”

  晁千琳犹豫着问“可是家里没有人,可能……”

  “放心吧,他们一时半会儿搬不走它。”晁千神朝客厅里的巨型仪器抬了抬下巴,“不过你也可以叫任道是过来,帮你的忙。”

  晁千琳知道他对自己将要做的事心知肚明,便听从了他的建议,给任道是发了条微信。

  难得任道是也起的这么早,居然秒回“我等地铁营运就过去,需要我带什么吗?”

  “带着头来就行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