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祟祟平安 > 513 嫌犯追踪
  翻阅卷宗比想象中耗时,室外很快就挂上暮色。

  桃之原以为夭夭不会跟奚满月等人陪任道是瞎折腾,可是三人的肚子都开始咕咕叫了,手机上还是没个消息。

  听他那边雷打得太凶,晁千琳只好问他要不要先去吃饭,桃之挣扎不过自己的胃,便答应下来。

  其实任道是这一天也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咸鱼。

  那几人处理法阵期间,他也在悄悄调查失窃卷宗的去向。

  除祟事务所的选址不可能随意,这个小区的安保好歹对得起它的价格,小区的物业和保安等工作人员也都受过天师任道是“帮助”。

  他倒是还不不至于像强造凶宅的晁千神那么过分,可是表演几个收游魂、调风水之类的小把戏就已经足够让这票表世界的普通人对他小心翼翼了。

  只是在手机上询问,那边的小区保安就高效地发来了他不在事务所期间的楼道和电梯监控视频。

  任道是不免心疼了一番手机流量和手机内存,没有其他电子设备的情况下,翻这些视频也需要点儿功夫,好在他对对方到来的时间稍有推断,看了两个多小时也就发现了那个鬼鬼祟祟进出过事务所的年轻人。

  比起他拿走了自己的卷宗,任道是更气愤的是那小子偷完东西之后,直接把事务所的钥匙放在了门口地垫下——他用“九字真言”破门而入后不得不换了锁,那五百块花的岂不是很冤?

  把消息发给岚城相熟的民警之后,任道是又去询问宁家登,知不知道这个小偷在黄金成的团伙里是什么角色。

  宁家登虽然有了黄金成的消息,可对他的组织构成了解得不够详细,这样的小角色还没列入侦查范围,有了任道是的这条线索,在特侦队留守的小组技术员又有了新任务。

  等夭夭处理完这边的法阵,技术部已经传来消息,这个小偷正好和他们得到的消息有交叉点,他们下午要去寻访的那个团伙据点很可能就包含这个家伙。

  至此,任道是来找宁家登的两个目的都见了曙光,接下来就看他要怎样从两个同行眼皮底下把那本白明的卷宗拿回来,又怎样在特侦队高层的办公室门口找到契机使用法器了。

  若是在场的只有宁家登,这事儿会比现在简单三四倍,可是奚满月在各种意义上都更了解他,精明程度也吧是宁家人可比的,斗不斗得过这个好猎手,任老狐狸真的得好好掂量掂量。

  要是自己的手段在这个家族对峙的状况中暴露出来,那影响可就大了。

  不过他还是太乐观了,四人打着物业煤气检查的旗号杀到那个小据点时,出租房里只有两个女青年在煲剧。

  再三试探,他们还是不能确定这里到底有没有目标人物,只能尽可能在这儿拖延时间,等待据说出去买饭的真正租户回来。

  好在不久后,真的有个流里流气的男青年回了家,奚满月故意出言不逊,讽刺他和那两个女人的关系,还说自己在岚城有了不起的关系,那个青年为了让她别太嚣张,也炫耀起自己的后台,黄金成的大名一出口,宁家登和任道是便上前把那人拷了起来。

  既然确定就是他们要找的地方,众人也就毫不客气地在室内翻找起相关证物,那两个女人吓得惊叫连连,又被宁家登下了哑咒。

  任道是还是第一次跟特侦队办这种案,没想到这帮人完全没个人民公仆的样子,比他这个编外人士还凶残。他又想起上次和宁家登审讯黄毛的经历,忽然觉得这样领公粮真的挺不错。

  他生怕奚满月和宁家登先找到那本被他谎报为“事务所账目”的卷宗,无奈这间合租房被违规分割成了好几件狭小的卧室,他不能同时观察到各个房间的情况,到压着那个男青年和他的同伴离开时,任道是都没有找到他想找的东西。

  而且最后那个男青年叫回来的唯一一个同伴也不是监控中那个小偷,通过他心通,大家都知道他没有说谎。

  好在宁家登和奚满月也没什么发现,都两手空空,至于他们想找些什么,任道是实在没参透。

  回局里的路上,任道是忍不住用他心通避开奚满月,询问宁家登

  任道是却对宁家登的抱怨不以为意

  宁家登瞪了他一眼【他们打一枪换个地方,逃跑的方法都和上次我们遇见那个一样。常出现法阵的位置我们都有设阵防备,可是岚城这么大,他们下次从哪里冒出来根本预测不了。

  任道是有些懂了,可以想象对于看不到灵气和恶魔的普通民警来说,看得到的暴徒明显更可怕。

  说不定大部分的民警还对这件事颇有怨言,毕竟自己和兄弟们受伤才是切实发生的,这些被破坏的公物事后修复就是了,何必要这么硬碰硬地和暴徒拼命呢?

  但是任道是不相信一个多小时就找到那个小偷线索的特侦队会只查到这点儿东西,只能暗自抱怨宁家登也跟他们学坏了。

  确实,特侦队查到的不止这些,但宁家登也不算说谎。

  那些小人物对他们本来就不算重要,臧先生查不到,黄金成的行踪特侦队却已经了然,只是介于这厮藏身的位置,他们现在根本就拿他没办法。

  几天前,特侦队透过医疗系统得到了此人的医疗信息,扩展分析之后,掌握了他具有里世界特征的特定气息——类似于晁千神寻人法术中用巫术提取的样本,并把比对试样分发给了所有参与此案的天师。

  之后某日破解法阵时,奚满月在一个法阵引发的空间波动中刚巧感受到了黄金成的气息。

  空间是相互关联的,经常被用高维方式打开的空间比起其他空间就显得更不稳定一些,所以空间中的人透出气息也不奇怪。

  只是,黄金成所在的空间密度比正常空间大了三倍有余,而众人唯一能想到的这样的空间,就只有齐升逸的异空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