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石上梦昙花 > 341.眼泛泪光
  释空并没有感觉到他身后,楚曦那一直默默地关注着他的目光。

  因为他此时正直直地望着前方的麻衣女子,眉宇之间那是一派的纠结之色。

  即便是小姐姐不说,他也知道,这人便该是小姐姐为他寻得的娘亲。

  想到此处,释空便觉得心中那是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他期待且又害怕。

  若是她不喜欢他那该如何是好?

  如是想着,小家伙便不由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眸朝黄芩看去。

  这人脸上的神情是一片愣怔,但是对他好像并没有什么厌恶之色?

  小家伙不由地将手中拿着花的力道紧了紧,而后心下一横,迈着他的小短腿,迟疑着往前方走去。

  自小家伙一进门,黄芩的目光便不由自主地追随者他小小的身影。

  她看着他迫不及待地拿着花小跑着到前方那小姑娘的身前,看着他认真非常地在手中的几朵小花之中挑了支最好的。

  看着他将那花直直地朝那位递去,也看着他扭头看向自己,微微踌躇之后,迈着小腿朝自己走来……

  黄芩不知为何觉得现下,心口处的心随着小家伙缓缓朝她迈来的步子,搏动地那似乎是愈发地快。

  她心中似乎骤然浮现出了期待,激动与那紧张相互交织的情感。

  这股情感将她胸口处,那空置了多年的心房骤然间一下便被给填的满满当当。

  释空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到来,对于黄芩来说那是带来了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如今只是颇为纠结着一件事由。

  那就是他到底要是不要将她手中的花给眼前的人,他是想给的,因为给了她花花也许她就能够喜欢上他。

  但是同时,他是害怕给的,因为如果他给了之后,对方不喜欢,不接过去,他若是被拒绝了,那又该如何是好?

  想着想着,释空便觉得自己的小脑袋瓜子之中似乎是打了结般的不知所措,如此,他便不由地转头朝身后的楚曦看去。

  小家伙因了他那双眼眸过于澄澈明亮的原由,故而他的任何思绪,都会明晰地浮现在其中无所遁形。

  楚曦自然是看出了小家伙那清澈眼中,充斥交错着的那些个复杂的情感。

  然而,她能做的并不多,因为她并非是神,她并不能肆意地左右他人的情感喜恶。

  故而她能做的只能是对小家伙回以一抹柔和的笑意,以来稍稍平复小家伙那源于心底的忐忑不安。

  置于楚曦那抹笑意的效果么,也是分外的显而易见。

  待释空看见小姐姐面上朝他扬起的温和并且带有鼓励的笑意之时,只觉心间雾霾顷刻间便消逝无踪,心头唯剩一片清明豁朗。

  受到鼓舞的小家伙觉得自己的心头充满了勇气,于是便不在害怕地转过头,仰起他的小脑袋直直地对上眼前之人的目光。

  当黄芩对上小家伙那足以澄澈见底的双眼之时,猝然间,只觉得自己的胸口像是被一个小锤子给猛然一锤,心底一片震荡。

  她这一生当中阅人无数,可却是从来都不曾见过这般澄澈纯洁的眼眸……

  黄芩只觉得心头充斥着一股极是复杂的情感,这股情感复杂到让她一时之间竟是不知所措起来。

  不远处的楚曦自然是能察觉到黄芩那眉宇之间的变化,看到她那眉宇之间的变化之后,楚曦也是为那小家伙心头微松。

  即便是不去看这之后的过程,眼下只端看黄芩面上那微显愣怔的容色,她心中也已然是一片明晰。

  想来她该是不会拒绝小家伙了,先前怎么说来着,绝对不要小看身为女子那掩藏于心头的母性,哪怕那女子未有子嗣。

  楚曦眼眸微动,暗暗地瞥了一眼,那已然自觉退至于她身后的安妈妈,眉宇之间缓缓地染上些许的笑意。

  要知道,这可是连端肃如安妈妈这般人物都能够拿下的小家伙啊——

  这小家伙虽然年龄尚小,但是他眼眸中的那片澄澈明晰确实是会叫人难以拒绝。

  前方尚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有如此威力的小家伙,在凝望了眼黄芩之后,又垂下脑袋在手中捏着的几朵花之中看了半晌。

  在纠结过短短的几瞬时间之后,释空从自己手中剩下的几朵小花之中挑选出了一支虞美人,而后抬头,望向眼前之人,将自己挑选出的花朝她递将出去。

  先前看见小家伙拿着花朝她走来时,既便是小家伙不说,她也只道他要做些什么。

  但是当小家伙将花朝她递过来的时候呀,她仍旧是不由地神情一顿。

  黄芩凝望着眼前的小家伙,神情切切“你这是要把这朵花送给我么?”

  小家伙闻言,手上递花的动作不变,对着黄芩重重地点了点他的小脑袋。

  小家伙那点头的动作似乎便是重重地抠在了黄芩的心间,使得她的心头变得一片柔软温暖,如此她面上对着小家伙的容色也不由地便柔和了许多。

  她伸手接过小家伙递过来的花朵,言语分外地轻柔,像是怕惊扰到什么一般,“谢谢你,我很喜欢。”

  似是怕自己的言语不够表达自己心中的欢喜一般,黄芩对着小家伙又说了一声,“我真的真的很喜欢。”

  释空见到对方不仅收了花朵,而且还与他说喜欢,心中像是吃了好多好多的冰糖葫芦一般,格外的甜滋滋也格外地喜滋滋。

  小家伙对着面前朝他说喜欢的女子,小脸微微扬起,骤然间绽出了一抹格外粲然的笑意,那笑意足以叫人忘却一切烦忧伤感。

  楚曦看着不远处,那直直地凝望着眼前的小家伙,目光一瞬也不瞬的,且眼泛泪光的女子,心头微顿。

  不知为何,看着眼前这一幕,她的心中颇感复杂,当然在感到心头复杂的同时,她也是心头明晰。

  黄芩这道槛,小家伙那是真正地迈过去了,只要再给他们一些时间,他们定然是能够做到同血亲母子一般无二。

  除了黄芩心中颇感震荡之外,她身后的小桃看着这一幕也是不由地侧过身子,抬手用衣袖抹了抹自己的眼角,拭去那欲要夺眶而出的晶莹。

  多久了,她这是有多久没有再她家主子身上看到这般丰富的容色了?

  平素里的主子整日整夜地跪在那菩萨面前,不断地诵经,面上的容色便像是深井中的水面,无波无澜。

  与其说是活着,不如说是个尚且活着的活死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