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神魔因果 > 第1736章
  说你已经死了,然后魂魄被封印在了宝具之中?”段浪一时有些无法理解,当初琉璃骨架大战穆红的场景现在他还历历在目,那种绝对的力量他本以为是出自宝具之威,没想到其中既然还牵扯出了一个强者的魂魄。

  “你理解的大体没错。”那琉璃骨架又重新坐回木椅之上,现在他对语气倒是轻松许多,既然已经找到了心仪的继承人,那事情就好办了,虽然遇到些困难,但他依旧觉得自己有望解脱。

  “那真正的宝具在哪里啊?”段浪疑惑的问道。

  “这具琉璃骨架便是真正的宝具,而我的魂魄就是被封印在了这里。”他伸出了一只骨手来给段浪端详,“你看这宝具精美吧,你可别小看它,虽然它看起来只是一个精细雕琢的骨架,但其中蕴含的力量是你所想象不到的。”

  段浪仔细一看,还真的发现了雕刻在骨架表面的细小文字,那种文字段浪之前并没有见过,而且上面的每个字都雕刻的极其微小,就连段浪都仅能大概分辨。

  琉璃骨架见段浪看的入迷便向他解释道:“这些文字应该是远古时期使用的吧,我平时不善研究所以并不清楚那些字的意思,也许未来你能破解出那些文字的奥秘。”

  “我还并未决定是否要使用这个宝具哪。”段浪心中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在他自己看来就算没有宝具的力量,他也能够凭借自身的剑道之力闯荡出一番事业来,此时的段浪有这个自信。

  “你们这些仙族人,做事就是婆婆妈妈,这宝具本就是无主之物,你既然有缘得到了,那便大方的收入囊中,可你竟然因为一己私欲而放弃它,你真是让我无话可说啊。”他原本也是一个生性豪爽的人,此时看到这么书生气的段浪有些着急,先前看他持剑迎敌时那般潇洒自在,可一遇到这种事怎么就变得如此女人心肠。

  “怎么?你原来并非仙族人?”段浪好奇的问道。

  “我复姓公孙,是一介凡人,因为修炼有成才选择飞升到了天界,后来在机缘巧好之下得到了这宝具上上代的主人的认可,才能以主人的身份驾驭了它数千年,只可惜我没有那种命,最终还是成为了刀下魂。”

  他已经很久没有提起自己的姓氏了,当初来到天界他便是孤身一人,既无亲朋也无好友,不过好在他是一位能人,经过了几十年的打拼他也有了自己的势力,那时天界比现在要动荡许多,各种势力分割着天界的各处领地,他所执掌的势力便属于其中一个。

  “公孙前辈,之前失礼了。”段浪起身朝着琉璃骨架微微作揖。

  从凡间来到天界的凡人往往都是极具才能的人,因为凡间所处的世界要比天界低级很多,无论是对道的感应和真元的稀薄程度都远比不上天界和魔界,所以那些成功踏入天界的修仙者往往都是天赋极佳的人。

  对于这种从凡间上来的修仙者,天界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对待态度。

  有些人认为那些凡人只不过是低贱的种族,不配到天界来生活,就算他们的修炼天赋再高也难以掩盖血脉低贱的事实,所以他们呼吁天庭对那些因为修炼得道而来到天界的凡人进行统一管理,防止其将低贱的血脉引入仙族。有着这类观点的人大多以一些大宗门和大家族为主,这也是为什么凡人很难在天界立足的原因,有着那些有权有势的人进行打压,凡人很难有所建树。

  另外一些人和段浪的想法相同。

  那些凡人都是一些经历过大磨难才得以来到天界的人,所以他们都很值得敬佩。在凡间那么残酷的修炼环境下竟然还可以将修为提升到如此高的境界,可见他们付出了多少努力。有这种观点的人多是一些平凡的人活着独自游历的修仙者,他们看中的并不是血脉,而是精神。乾坤听书网 qktsw

  段浪认为这个公孙前辈不仅是一个凭借自身努力来为自己打拼出一番事迹的英雄还是救了自己一名的救命恩人,所以自己应该向他作揖。

  公孙前辈摆了摆手,他现在并不在意这些礼节,“你可知我一个凡人是如何拥有自己的军队,又是如何成为一方诸侯的吗?”

  “你是说凭借这个宝具吗?”段浪说。

  “没错!”公孙前辈一说到自己前世的辉煌便兴奋异常,“当初我正是接着这一宝具才无数次的脱离险境,你应该了解宝具的作用不同于武器,它们可能不具备什么攻击力,但却能让你发挥出超过自身十倍百倍的威力。在我正值巅峰的时候,就是因为有了这个宝具我才能单枪匹马干掉了对方一整座城池,那时的我真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段浪笑了,这个公孙前辈在有些方面跟穆红很像,他们在谈及自己的辉煌往事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坐直腰板,声音也会提升一些,那种得意洋洋的语气就像是一个人发出来的。

  “前辈,你知不知道在天界的地板杀神杀佛这种话是不可以说的,若是被别人听见是会引来杀身之祸的。”段浪笑着说。

  “我就算骂他又如何,别说我现在已经死了,就算是我活着的时候也未曾怕过天庭,当初我就是跟他们对着干的。”此时他显然还沉浸在自己前世的幻想之中,幸亏他现在脸上并没有皮肉要不然他非得把眉毛翘到天上去。之祸的。”段浪笑着说。

  “我就算骂他又如何,别说我现在已经死了,就算是我活着的时候也未曾怕过天庭,当初我就是跟他们对着干的。”此时他显然还沉浸在自己前世的幻想之中,幸亏他现在脸上并没有皮肉要不然他非得把眉毛翘到天上去。

  “怎么,你担心天庭会找你麻烦吗?”

  “我段浪手中的剑便是用来斩神佛的,你说我会不会担心。”段浪说道。

  “怎么,你担心天庭会找你麻烦吗?”

  “我段浪手中的剑便是用来斩神佛的,你说我会不会担心。”段浪说道。

  公孙前辈放声大笑,那张精美雕琢的骷髅脸此时依旧有着说不出来的诡异,“就凭你?你的实力还太弱小,我看这些话你还在不要再说了,别再引来杀身之祸。”

  “不要笑!我……”

  “你想要斩杀神佛的话是打算借助宝具哪,还是借助你体内的那个至凶之物啊?”

  段浪听完后愣住了,这是凶器之事第一次由他人口中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