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荣宠田园,屯粮皇后 > 109有孕(8000+为月票过50加更)
  第二日一大早,麦穗儿与小豆两人便是踏上上去镇上卖野物的路途,而苏禹则是被留下来同柳贵南一块儿把已野猪给收拾了,这个可是个力气活儿,麦穗儿等人当然是做不了的,所以,就由麦穗儿和小豆两人去镇上卖猎物。

  由于野猪肉也只有二十文一斤,所以,两姐妹把所带来的猎物都给卖掉了,也才赚了不到三两银子,可是这三两银子对于现在柳家的三房来说,也是天文数字了。

  “二姐,咱们去买些棉花还有布料吧,天气越来越冷,咱家的被子都不够厚实,所索现在有银钱了,咱们就都换了吧,还有苏禹哥的,到底是个男娃,虽然他的被子够干净,可是我可是看到了,里面的棉花根本是不成形儿了,好像就由着两片子粗布缝在一块儿,那样的被子怎么过冬呢?”麦穗儿同小豆卖完了野物,麦穗儿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拉着小豆去卖棉花的地方走去。

  “苏禹哥一个大男人又怎么会针线活儿呢?不过好在他长年是在外面做工的,所以,他一年也只回家几次”小豆也很是同情的说道。

  “咱们多买些棉花,看今年的天气,怕是冬天要更冷呢”麦穗儿看了看天,然后说道。

  这才刚刚十一月,早晨起来就有下霜的痕迹了,今年的冬天似乎也来得早了一些,而麦穗儿是个尤其怕冷的人,而这乡下的冬天会更冷,所以麦穗儿便是早早的做起了打算来。

  “麦穗儿,不然……不然我今年不做棉袄了,给苏禹哥做一件吧,他的那件也早都旧了”小豆想了又想,有些纠结的说道。

  其实,这是小米这几天和她说的,小米原本是想要自己不做了,给苏禹做上一件棉袄的,可是小豆却是想着,小米已经是大姑娘了,已经到了说亲的年纪,而她爹娘也是有意要明年他们盖过了房子后,就把她姐姐给嫁出去的,所以小豆怎么可能要小米穿破旧的棉袄呢?

  “二姐,咱家现在的日子虽然不是什么太过富裕的,可是,这一件棉袄还是可以做的,且不说苏禹哥将来会是咱们的姐夫,就说他帮咱家干了多少活儿,在咱们最难的时候他还能挺身而出的收留咱们,那这件棉袄可不就是该咱们给做的?”麦穗儿又何尝看不出小豆的小心思呢。

  麦穗儿这个人一向是觉得,钱这东西,一边挣也是一边要花的,不然,光挣不花,那不就成了守财奴了,啥也没有享受着,那可不太亏本了吗?所以麦穗儿才不会是铁公鸡,一毛不拔呢。

  “真的啊?那太好了,麦穗儿,我真怕你会多想,咱家就属你最厉害最聪明了,咱家的钱也都是你赚来的,我和大姐有时候都觉得脸红,所以有些事情,我们两个真的不好说”小豆终于是放下心来,也向麦穗儿坦白道。

  “二姐,咱们是一家人,没有啥不能说的,我只是想了赚钱的办法,可是,这真正的赚钱不还得靠大家伙儿吗?你们做的不比我少的好了,咱们快走吧,一会儿回去还要给各家送肉呢,你也知道咱姐是个脸皮儿薄儿的,她是指望不上的”麦穗儿笑着对小豆说道。

  “唉走,咱们快走吧”小豆敞开了心扉当然是十分的痛快了,又得到了麦穗儿的回应,小豆现在终于是放下了心来。

  最后姐妹两是买了二十几斤的棉花,外加上几匹布,这才往回走,她们这次买的多,所以店家还送了几个枕头皮儿,姐妹两很高兴,快要过年了,又是她们第一年被分出来过年,所以,新年新气象,她们也当然想什么都是新的了,所以姐妹两个欢欢喜喜的便是回到了村子里。

  只是让她们两个很是意外的是,在村头儿竟是看到了柳贵莲儿与柳青青两个人,柳青青似乎同一个男子正在说些什么,而看那个男子的背影也是个十**岁的少年,穿着打扮也都是上档次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书童打扮的人,麦穗儿看着那书童却是感觉很是面熟儿,突然间她脑中灵光乍现,终于是想到了这两个书童她是在哪里见过了。

  “麦穗儿,你看看那个人是不是县令家的孙少爷?”小豆低声向麦穗儿问道。

  “不是他又是谁?他来干什么?”麦穗儿却是冷笑的说道。

  孙初松,县令家的独子,长得一表人才,小小年纪便也已经是秀才之身了,家世也好,只是,麦穗儿却是十分讨厌这个人,因为这个人的目光是那么样的十足,上次他们姐妹一行人去县令家做客,原本他一个外男是不应该出现在她们的面前的,可是他却是毫无回避的意思,还一个劲儿往上凑,不仅如此,他还不停的打量着她们姐妹几人,就好似买卖货物一般的打量,这样的打量让麦穗儿很是厌恶,而在席前她还看到了柳青青与他的目光之间的眉来眼去,想必柳红椒也是在那个时候发现柳青青同他有一腿的吧。

  “麦穗儿,要不,咱们一会儿再过去吧”小豆也是觉得那个孙初松不是啥好人,所以,她在潜意识里也并不想与他打照面儿,所以说道。

  “怕啥?这条路又不是他家的,咱们走咱们的,他们聊他们的他们有时间在这里闲扯,咱们可是没有时间呢”麦穗儿哪里知道他们要聊到啥时候去啊,看着柳青青那样含情脉脉的哭红了双眼,定然是要有无数的钟情要诉的,所以她们哪里能等得起啊。

  “那咱们走吧”小豆小心翼翼的同麦穗儿一同推着平板儿车道。

  “这些日子你是不知道我怎么过来的,夫人……夫人她对我有误会……”

  麦穗儿走近了他们,柳青青一边哭着一边说道。

  “你们两怎么在这?”柳贵莲儿敌意十足的对迎面走来的小豆和麦穗儿说道,是她先发现她们二人的走进的。

  “怎么?老姑?这条路被你包下了?我们不能走?”麦穗儿很是好笑的问道。

  “少给我牙尖嘴利,识相的就当什么都没看到,不然,没你们好果子吃”柳贵莲儿十分神气的说道。

  她就相信青青的手腕儿的,这不,县令家的公子迫不急待的找上门儿了吧?她就知道她们不会再这么倒霉下去的,可是青青可是告诉她了,由于孙公子的身分特殊,所以他这次找来的事情一定不能让家里人知道的,而她之所以跟出来也是帮他们放哨的,本来一切进行的都很好,却是没有想到竟然是碰到了麦穗儿和小豆两人。

  “嗯,老姑,我们知道了,我们是确实没有看到什么人的”麦穗儿也是很是故作认真的说道。

  “哼,算你们识……柳麦穗儿,你个死丫头,你在骂谁不是人?”柳贵莲儿原本还得意洋洋的,可是等她回过味儿后,却是愤怒的骂道。

  “老姑不是你说的吗?让我们当作什么都没看到?难不成,我说我没看到什么人不对吗?那你的意思是让我说我看到你们在这里偷……情吗?”麦穗儿还故意的拉了长音说道。

  “你给我闭嘴,柳麦穗儿,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记住,管好你自己的嘴赶快走吧”柳贵莲儿很是难得的没有继续同麦穗儿纠缠下去,挥手道。

  而麦穗儿就更不愿意同她多说废话了,便要直接的走过去。

  “这是麦穗儿妹妹吧?怎么推了这么多的东西啊,一定很沉吧?你们两个,还不快帮麦穗儿妹妹推回去?”在麦穗儿与柳贵莲儿谈话的功夫,孙初松却是听到了动静,看到了麦穗儿和小豆两人,便很是和气的开口说道,同时,他竟然还指着他的那两个书童让他们去帮忙。

  “孙公子,管她们做什么?这样的活计,她们平儿日里也是做惯了的,当不得您这样的看中她们有都是力气,而且她们离家也并不远了”柳贵莲儿先是上前阻止道。

  “是啊孙公子,我们怎劳您费心呢?我们又不是那些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人,不必麻烦了”麦穗儿原本也是没有想让他们帮忙的,见到他们躲还躲不及呢,只是,就算是不用他们帮忙,她也不能就让柳贵莲儿讽刺了他们去。

  “……呵呵……孙公子,你们聊你们的吧,青青这些日子可是害了相思之苦呢”柳贵莲儿先是狠狠的瞪了麦穗儿一眼,随后,便又是干笑了几声同孙公子说道。

  “老姑……您说什么呢”柳青青那小脸儿如盛开的牡丹一般无比的娇羞,跺了跺脚甩了甩帕子向柳贵莲儿娇呻道。

  “可是两位妹妹是女孩子怎么可以干这么累的活儿呢,我实在是看不下去呢”孙初松很是怜香惜玉的说道。

  “你看不过去她们,想帮她们,可是,你有没有想到,咱们两个的事儿,就是因为柳麦穗儿的撺掇夫人才发现的,若是没有她,我又怎么会离开你呢呜呜……”柳青青说着说着竟是嘤嘤的哭了起来,而就在柳青青在这边说的时候,麦穗儿与小豆早就推着平板儿车离开了。

  “你……你别这样,我会想办法的,不会让你受苦的”孙初松把柳青青拥入怀中说道。

  “这次来的急,也并未给你买什么东西,这是五两银子,你先拿着用,我会想办法让你回去的,我娘她最听我的了,只要你肯等我青青,这些年来你为我付出的我都记在心里,可是我娘那边你是知道的,她是不会同意让我们现在有孩子的,所以这个孩子……”孙初松声音柔情似水,含情脉脉,他知道他这个时候一定要稳住柳青青的情绪。

  柳青青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两人在一起的时间里,柳青青先后为他堕胎两次,柳青青善解人意,温柔乖巧,对于那时候的孙初松无疑就是一种戒不掉的毒药。

  可是,随着年纪的增长,他身边又是结交了许多的狐朋狗友,那些风花场所他也去过了不少,各类女人他也是都接触过了,纯真的,妩媚的,妖艳的他什么没见过?而柳青青这般似娇似妖的他还是舍不去,所以两人的关系一直都维系的很好,直到这次他娘找到了他。

  “松儿,你要记得,男子应该以功名为重,儿女情长什么的那是女子才想的事情,而你,却是不能陷进去,你爹将要任满县令一职,到时候你姨夫会替你爹在京都中活动着,咱们一家将来是要去京都落足的,所以,你的亲事儿,母亲也是早为你想好了的,以咱们家的门第来说,你怎么也要找一个同你门当户对的,将来能在仕途上帮助得了你的岳丈家,而青青却是不行”孙夫人开门见山的说道。

  若不是柳红椒同她说了柳青青的痴心妄想,她竟也是一直没有看出来,他儿子同柳青青之间竟然还有私情,天知道当她知道了这件事情后,她有多么的震怒。

  柳青青可是她最为相信的人,这些年来,看着她有眼色,又懂事乖巧的,她甚至并没有把她当做下人来看,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是欺骗了她。

  “娘,儿子可以收了……收了她,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啊,就连爹不也是有姨娘吗?只要……只要儿子尊重正妻就好啊”孙初松听到了孙夫人的话后,也着实的被吓了一跳去。

  他万万想不到,他与柳青青的事情会被他娘知道,要知道他们两个人一直以来都十分的小心的,现在却是被他娘给知道了,到是给他弄个措手不及,但是对于柳青青,他还是不想放弃。

  “混帐东西,你听听你说的是个什么话?正经的嫡妻还没进门儿之前,你就想先纳妾,这若是传了出去,今后还有什么人愿意进咱家的门儿啊?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不提孙县令还好,一提孙县令孙夫人立马就拉下了脸来。

  她这一生都在孙县令后院儿的那两个姨娘斗着实是亏了自己,所以现在听到她儿子也要学他爹去,她又如何不能生气呢?京都的那些世家大族的人最忌讳的就是妾灭妻了,也最讲究那些个礼义廉耻了,若是被人知道她的儿子早早就纳了妾,哪怕是她儿子是王孙公子估计也没有人想嫁到她们家来的。

  “那……那儿子就先不纳她进门儿,就让她先这样的跟着儿子可好?等儿子娶妻之后,再给青青一个名份,青青乖巧懂事也是不会在意这些个表面形势的”孙初松依然不死心的说道,到底是他第一个女人,而且又是个柔情似水的解语花儿,他又怎么能放手呢?

  “儿子,你瞧瞧你,现在就被她给迷的什么都不顾了?看来留着她,也只能是个祸害,你不用再说了,她我是不会留下的,过了年,你就要去京都书院去学习,可不能被她那么一个狐媚子给耽误了前程去。”孙夫人一听到自家儿子这般的说,就更加的不同意起来,很是坚决的说道。

  “娘……可是……”孙初松依然不想放弃说服孙夫人。

  “松儿,你现在年纪还小,也就只见到柳青青这么一个很让你喜欢的女子,所以你只当她是一时新鲜而已,只要新鲜劲儿一过了,你自然不会想起她来,更何况,京都那是多大的一个天地啊?世家贵族女儿家,那个个都是多才多艺,家教良好,到时候你在她们之间选上一个岂不是更好?你要相信娘的话,那里才有你广阔的天地。”孙夫人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

  “我知道了娘,那青青那边……”沉默了许久,孙初松终于是点头同意了,只是,他却依然不知道该怎么去同柳青青去说,毕竟他二人昨晚还在一块儿温存了许久的。

  “她那边不用你担心了,我自然会打发了她,只要你这边能保证收住了心,过了年去了京都,离开这里就好了”孙夫人见儿子听她的劝,便是十分高兴的说道。

  “……”

  之后的事情,就都由孙夫人一个人解决的,柳青青就那样不声不响的被送走了,而这么多天过去了,孙初松也只是在前几天里想过她,后来又被那些个公子哥带他去了那些风花雪月的地方,他也就渐渐的忘了柳青青这个人,哪里想到,就在他完全的要忘记柳青青的时候,她竟然是托了人带了口信儿给他,她竟又是有了身孕。

  听到了这个消息后,孙初松整个人都傻掉了,而在这同时,他却也丝毫的没有怀疑过这件事情的真伪,他只知道,柳青青跟了他这么久,一直都没有骗过他什么,而且,他也更是柳青青的第一个男人。

  仔细想了许久,最后孙初松还是决定去来看柳青青一眼,哪怕是威逼利诱,他也绝不能让柳青青把这个孩子给生下来,已经堕胎两次了,也不差这一次了,大不了,他就给她些补偿呗。

  柳青青走的这些天,他想得更明白了,一个女人而已,又是一个乡下的女子,以后根本什么也帮不了他的,他只要有权有势,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呢?更何况,这小小的县城又算得上什么呢?他娘说的对,他可是有大片的天空在等着他啊。

  所以他是下定了依然不要这个孩子的决心私下里来找柳青青的,而当他见到柳青青的那一刻,他更加的佩服他娘起来,还是他娘想的远啊,就柳青青这样的一个乡下女人怎么能配得上他?

  以往在县令府的时候,柳青青吃的用的,穿的都是比较好的东西,再加上她原本就有些姿色,所以整个人看起来很是娇艳动人,可是,再看现在的柳青青,这也就刚刚过了一个月去吧?她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身的衣服还是在镇上的那件他送给他的衣裙,皮肤灰暗,头发也干枯了许多,再加上看到他就一直在哭泣,眼睛肿的根个核桃似的,这样的柳青青却是让孙初松觉得十分的厌恶,他甚至想赶快的离开这里,但是,此时他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强忍着自己心中的厌恶与其周旋。

  “什么?这次……这次还不能要吗?初松,我过了年就十八岁了,年纪也不小了,我很愿意为你把他生出来,若是我们的孩子生出来了了,或许夫人就会同意我回去呢初松,我向你保证,我不争名争利,我只想留下咱们的孩子啊”柳青青一听到孙初松又是让她把这个孩子给流掉,她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这个孩子可是她最后的机会,若是没有了这个孩子,柳青青知道,她怕是会永远的都回不去了,所以这个孩子的到来无疑是上天给她的机会。

  “青青,咱们还都年轻,只要咱们能在一起,以后想生多少都会有,我现在还没有到功成名就的时候,我拿什么来娶你呢?我娘能把你给赶出来,不就是因为我没有能力,没有资本照顾你吗?现在事事还都要靠家里的,要是我有能力了,看谁还敢看轻你,所以青青,这个孩子咱们万万不能留啊”孙初松说到激动处按着柳青青的肩膀也是用力了一些。

  “嘶,疼,初松,我疼……”柳青青此时心里有了恐惧感,她甚至在孙初松的眼中看到了杀意,所以她及时的示弱喊疼。

  “对不起,对不起青青,我是想到我太没用了,这才让你受了这么多的苦,青青,你要相信我,我终有一天会让你光明正大的站在我的身边的,所以……所以,这个孩子咱们现在是万万不能流的,不然……不然,我娘可是会什么事儿都做出来的”孙初松突然间也是觉得柳青青竟然是个难缠的,果然乡野山村的女子够下贱的,他都说不要了,她竟然妄想用这个孩子套劳他,真够不知廉耻的了,所以他只能把他娘给抬了出来说道。

  “初松,你又何必让我这样为难,你是知道的,我现在回到家里可不比从前了,我若是偷偷的把这个孩子给流掉,我家人是肯定会发现的,现在因为我被夫人赶回来,天天都是过的什么日子啊?我天天要做那些个我不爱做的农活儿,什么脏活儿,累活儿的都要我来看,我若是偷偷的流掉孩子,我的身体怎么能受得了啊?你以为,我想让你为难吗?我这是没有办法啊”柳青青背过身去,掩面哭了起来道。

  “这……这一点我到是给忽视了,青青你别哭了,是我不对,是我没有想全面了,让我想想……让我再想想……”孙初松听柳青青说的也在理,所以他又是为难了起来。

  他怎么就忘了这乡下的女子得要干活儿的呢,可是女子在流掉孩子的那一个月中身体是十分的虚弱的,一个不好便是会被人发现的,若是被人发现了,柳家人定然也是不会饶了他的,到时候闹上门来也是不好的。

  “若是我能在这段时间离开家里就好了,等我把身子养好了再回来,这样我的家人就不会发现了可是,现在我又能去哪儿呢?”柳青青依然是背对着孙初松,很是为难的说道。

  此时柳青青的心里又如何的不难过呢?她一心一意所爱的男人,竟然对她起了杀心?这定然是比真的杀了她还让她受不了的,既然这个男人的人和心她是得不到了,那她也要在他的身上得到些什么,回到柳家的这段日子里可是让她看清楚了许多的人情冷暖。

  以前他还在县令家做事的时候,全家人是何等的敬着她,捧着她啊,而再看看现在,包括李氏在内的所有人,又有哪个能瞧得起她呢?只有柳贵莲儿是个蠢的,她用些个小恩小惠的便是把她给稳住了,所有人都给踩上她一脚,对于一向都眼高于顶又十分骄傲的柳青青又如何能够受得了呢?所以,她必须要离开这里,她必须要出人头地。

  “啊对了,青青,我在镇上给你租个院子吧,再给你找两个人伺候你,等你身体好了之后再回来,你看怎么样?”经过柳青青的刻意提醒,孙初松也是想到了办法道。

  柳青青闻言,那背对着他的表情上也是有着丝丝的嘲讽,还真的亏他说得出口,给她租一个院子,她跟了她这么多年,孩子都没了几个,竟然就只给她租一个院子,还真是够可笑的了。

  “算了吧,初松,镇上就那么大点儿,若是让夫人知道了,定然会去把我给赶出去的,院子是租的,房契地契又不在我手里,我心里住着也是不踏实的,不然……不然我就住在家里吧,到是候我的家人发现了……我就说……我就说是我自己的错,跟别人无关,我不会把你给说出去的……”说完柳青青又是哭了起来。

  “那……你别哭了……那,我想办法给你买个院子,这边你先稳住,一切听我的消息吧”孙初松最后也是咬牙说道。

  虽然他是县令家的少爷,可是,平常里他娘对他的银钱还是不会太松泛的,他这个年纪正是禁不住的时候,所以孙夫人平儿日里对孙初松的银钱管理上很是严格,不会给的太多,但是,却也是让他够用,而在镇上买个小院子,那也得一百多两的,这么一大笔银子对于孙初松来说也是有些多的,所以他才这样的为难,可是,对于他来说,若是能解决了柳青青,即便是为难,他也要想办法做到的。

  “那初松,你也不要太为难啊,那……那我就等着你的消息了,不过,也不能太慢啊,不然,我的肚子若是大起来,那就是想瞒也瞒不住的。”柳青青擦干了脸上的眼眼,转过身来,十分担心的对孙初松说道。

  “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儿,好了,时辰也不早了,你也出来有一阵子了,快回去吧”事情都商量出来个结果,孙初松就更不愿意再与柳青青周旋了。

  “那初松,你也路上小心”目的达到了,柳青青当然也不会留他了。

  “……”

  “青青,你可是答应过我的,到时候,也会让我陪着你去镇上住的,你说话可不能不算话啊”柳贵莲儿见到那孙初松走了,她便是笑嘻嘻的上前挽住了柳青青道。

  “老姑,咱家谁对我好,谁对我不好,我最清楚不过了,老和奶是一心一意对我的,我当然不会自己去享福的,你就放心吧”柳青青拍了拍柳贵莲儿的手安抚道,同时她的眼中却是在柳贵莲看不到的地方,散发着丝丝的冷笑。

  “可是……可是,若是被孙公子发现……发现你没那什么,那……那要怎么办呢?要我说,青青你的胆子还真够大的了”

  题外话:

  今日8000更新完毕了打底6000字,为月票过50加一更今早出门时,月票可是已经93张了,还有7张月票,明天又可以加更哦,所以请大家多多给力支持哦,有票的亲们可以去客户端投票哦,翻倍哦依然求留言,求打赏,各种求,么么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