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七渊 > 第十章
  一七没挣脱,任由渊一拉着她,她想起第一次遇见渊一时,男孩清清冷冷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模样,一七想要问他,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自己的,酝酿了半天却不知怎么开口,最终以失败告终。

  又回想自己,对渊一第一次的见色起意,到后来慢慢的了解他,参与他的生活,一步一步走近他。说实在,一七也差不多了解渊一的,家境好,长得帅,人也优秀,虽然有时候老爱捉弄她,却是个实实在在很善良很善良的人,这么棒的人能够喜欢她林一七,确实是她走了狗屎运。

  只是渊一从对她告白开始就不再提这件事,一七作为二十一世纪“墨迹”女孩代表,实在是张不开这个口,不由得想捶死自己,刚刚就顺着他的话接下去就好了啊!

  烦心了一夜,第二天顶着个熊猫眼,见到渊一还没少被他diss,一七欲哭无泪。

  二人先是打卡了玉龙雪山,下午四五点的时候又去了蓝月谷,一七拉着渊一拍了不少的照片,晚上到束河古镇的时候,古镇旁边正好有一家照相馆,一七来了兴致,兴冲冲的就拉着渊一进去将照片都洗了出来。可能来这玩的一男一女都是情侣多一点,这相馆的老板也将二人误以为情侣,一个劲的推荐自家的写真,一七正尴尬着,看渊一这傻冒兴致来了正要同意,连忙拉着他就走,后者还不识好歹的怪可爱的美丽女孩一七。

  一七来了气,眉头一竖,转头就走,“那你自个儿拍去。”渊一被噎,半天说不出一个字,耷拉着脑子,心想女人心真是海底针,却还是跟着这祖宗屁股后边,心里委屈的要命——

  还不是想要跟你一起拍。

  一七在前面走着,心里也来气,她觉得渊一平常日子过得太舒坦了,都不知道什么叫节约,什么叫能省则省,当然,最关键,是她没钱。

  渊一以为一七在气头上,不敢上去道歉,一七拉不下面子,也不主动理渊一,二人一前一后走着,谁也不理谁。一七走了断距离,故意停在一个小摊上,摸摸看看,等着后者主动来找她说话,等了半天,渊一也还是在她后边耸拉着脑袋,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脚下的石头,一字不吭。

  一七阴冷冷的瞥他一眼,忍不住想口吐芬芳,咬着牙齿加快了脚步大步的往前走,看到一家酒吧,直接就进去了。

  一七挑了个显眼的位置,拿出口红当着渊一的面又补了又补,后者疑惑的看她,“你口红没掉啊?”

  “你管我!”一七冲他翻了个白眼。

  渊一噤声,偷偷打了下嘴。

  酒吧灯光很好,人也很多,一七来之前在网上看到过,云南被称作“艳遇圣都”。原本想着会有帅哥来找她搭讪,自此来刺激渊一,但万万低估了身边这“小妖精”的诱惑力,就算她在旁边坐镇,依旧还是会有大胆的女孩子过来要微信,一七气急,心里又难过的要死,渊一将人打发走,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一七扭过头不说话,眼睛里却蓄满了眼泪。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难过个什么劲儿,可能是想妈妈了,也可能是不被人理解,或者是看见渊一拿出手机让那个女孩子扫码了,个个都值得她难过,值得她流泪,却都不及最后一个,让她致命。

  台上出来一个民谣歌手,弹着吉他,安静的唱着太一的《未妨惆怅是清狂》,一七低着头,不说一句,眼里的泪水硬生生的让她憋了回去,她就坐在那里,静静听着。

  渊一看着她,小小的身子缩着脑袋,像个鹌鹑,酒吧的灯光扫在她脸上,渊一却看不到她的表情。

  一七没注意,渊一动作很轻,他向后台的老板交代了什么,老板上台打断民谣歌手,将话筒递给渊一。

  低沉的声音从那人身上传来,台下的人都看向舞台中央,一个少年,穿着格子卫衣,松软的头发在顶光的照耀下,温柔至极。少年的眼睛格外好看,像容纳百川的星星,正一眨不眨的看向台下,那是他的女孩。

  熟悉的音乐自耳边响起,一七抬头,望向渊一,少年指节分明的手指握着话筒,耳边传来的,是她最喜欢的一首歌,渊一温柔的看着她,低沉的嗓音传入她的耳朵,一七心脏漏了一拍,她一眨不眨的看向他,心思飘到了远方。

  刚入秋那会儿,一七与渊一刚刚熟悉起来,一七六点下班去一个小区送药,遇到了从同学家出来的渊一。那时候渊一对她已经没有刚开始的时候那么冷淡,也渐渐的会同她打招呼,一七猜想那时候渊一心情一定不好,不然他一向自律,不会约她一起去喝两杯。嗯,最起码对于刚刚熟悉的女性朋友,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因为她知道,渊一身边很少有女性。不对,是他把女性都拒之千里了。

  很巧,二人去的酒吧是一七跟朋友最喜欢来的一家,因为这件酒吧的坐台歌手唱devotion的《y rayer》很有感觉,《y rayer》是一七最喜欢的一首歌,很多年前就喜欢了,一七对什么都三分钟热度,很难定下心来,唯独喜欢这首歌,喜欢了很多年,一如后来的渊一。

  随渊一来的那次也不例外,一七迫不及待的想让心上人知道自己的喜好,她与这的歌手早就熟的不能再熟,微微一招手,台上的开哥就知道他的意思。当记忆中的旋律响起,一七小声的跟着哼唱,渊一早就几杯酒下肚,漂亮的眼睛微醺,着看她,一眨不眨,一七忽然低头,撞进他的眼睛,心跳如鼓。

  有匪君子,美无度。

  一七愣愣的看着他,四目相对。

  片刻。

  “你喜欢这首歌啊?”

  “啊?”一七脸一愣,“嗯,喜欢,非常喜欢,非常非常喜欢。”

  这首歌讲的是,主人公向上帝许愿,希望那个即将走进他生命要与他共度一生却素未谋面的女孩,幸福安康,因为他知道,在某个时刻,您会让他见到她,请您好好照顾她,让她过的舒适,还要保佑她,直到二人见面的那一天,还有让她知道,我的心,只为她而跳动。

  一七认为,这才是最深沉长情的告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