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七渊 > 第九章
  农历二月二十六,筹划了近三个月的旅行正式开始。一七与渊一一同登上飞机的那一刻,仿佛还在梦里一般。说起来,对比渊一,一七确实是个low逼,活了将近十九年,飞机确实是没坐过,若不是跟着渊一,她自己肯定解决不了这繁琐的“上机仪式”,云南之旅想坐飞机,也肯定尽是虚妄。

  但一七没好意思说,戴个帽子,全程跟着渊一,寸步不离,不知原因的某人还觉得一七今天像个小绵羊,还故意欺负她,一七毫无半点动作,渊一又觉得一七今天格外的乖,心情也格外的好。谁知道这一切都是表面现象,一七下了飞机第一件事就是打爆某人的狗头!渊一疼得“嗷嗷”大叫。

  云南之旅,正式拉开帷幕。

  二人来之前,曾经因为自由行和跟团游闹过不少分歧,一七提倡自由行,渊一想跟团,一七怕被宰,得不偿失,渊一怕遇到抢劫,再杀人灭口。各有所见,一七气的不轻,觉得渊一杞人忧天,“那不去了!”

  渊一一噎,最后还是服了软,嘴里嘟囔,“这怕老婆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

  “你说啥?”一七怒目圆瞪。

  “没啥没啥,祖宗。”

  二人订了一家丽江古城附近的酒店,三月份的天还微微有些冷,一七脸冻的通红,却一直处于亢奋状态。

  路上树枝冒出了嫩芽,花儿含苞待放,万物新生。一七像个好奇宝宝,走在石子路上,蹦蹦跳跳,转了一个又一个的圈,“天啊,云南也太好看了吧我的妈!”

  “憨批。”

  “哎,夏渊一你这人怎么这么欠呢?刚认识你时候你可不是这样子啊。”

  渊一勾唇,不语,看着女孩开心欢呼的模样,笑意直达眼底。

  他对每个人当然都不一样。

  在没来丽江前,一七对于丽江古城的印象仅仅存在于网络与图书,她从小生活在a市,对那种古城般的生活自小就有一种幻想,安宁,祥和,是她从始至终的印象。

  晚上,一七站在“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的墙角,嘴角弯到了天上,旁边是古城的标志——两个大大的水车。一七呼唤渊一,想让他给自己拍个照,后者不愿意,转身叫过来一个游客,拉着不知所云的一七,将这瞬间定格。

  渊一总是能将平淡无奇的小事做的撩拨人心,自己却不自知,譬如现在,一七红了耳根,后者却平淡无奇的拉着她溜达来溜达去。

  渊一气质很好,个子高高的,白白净净,不管在a市还是丽江,都有好多人偷偷看他,惦记他,像个香饽饽。

  一七看见那些如狼似虎的眼神,偷偷离他近了些,而后扭过头看向那些女孩子,目光凶凶,仿佛在昭告着天下,这是我的所有物。

  渊一对发生的一切都不自知,他停在一个卖红绳的小摊上,目光专注。摊主是个年龄很大的老奶发花白,看向二人,目光祥和,“小伙子跟姑娘真般配啊,有什么喜欢的吗,红绳可以保平安的。”

  一七一愣,看了眼老奶奶,又看了眼专注看绳子的渊一一眼,后者没否认,也不说话,一七不知他是没听到还是怎么的,也沉默不语。老奶奶目光更加柔和,拿起一个编好的绳子,递给渊一,“这个很适合二位。”

  只见渊一眼睛一亮,接过绳子,从口袋里拿出一小块玉,对比了一下,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是我想要的。”而后抬起一七的手,对比了一下,更加满意,将绳子递给老奶奶,“您可以将这块玉编进去吗?”

  老奶奶表示没问题,量了一下二人的手围,坐在明亮的灯光下,将两小块玉小心翼翼的放在一旁。一七偷偷摸摸的看他一眼,发现后者也在看她,四目相对,一七瞬间红了脸,渊一来了劲,“脸红了?”

  “哪有!”

  “那你……”

  “热的!”一七打断他。

  渊一“噗嗤”笑出来,明亮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一七欲哭无泪,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大哥别看了,心脏跳的厉害啊。

  渊一笑了好一会儿,一七认为这件事怎么着也该过去了的时候,只听身旁的人慢悠悠的在她耳边开口,声音带着点点笑意,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子上,“林一七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一七僵住了身子,心事被窥探的不安感一下子涌了出来,不等回答,渊一又接着说,“反正我挺喜欢你的,不然你做我女朋友吧。”

  一七愣了神,她听得出来,这不是疑问句,他将所有的决定都做好,只单单通知了她一声。

  一七记得她以前好像同渊一说起过,自己不喜欢那种特别隆重的告白或者求婚,她希望在某一天晚饭后,或者在生活中一个不经意的时刻,你看着我的眼睛,笑眯眯的对我说,“不然你做我女朋友吧。”或者,“不然你嫁给我吧。”

  一七没想到,原来他记在了心里,然后就在此刻,眉目温柔的对她告白。

  一七觉得今晚一点也不热,甚至还凉飕飕的,怎么这时候感觉有点闷热闷热的。

  她与渊一认识接近一年,从夏天到秋天,又从秋天到冬天,然后再从冬天到春天。从渊一对她爱搭不理到现在跟她嬉笑打趣,她知道,渊一是一个慢热的人,从刚开始的一无所知到现在亲密无间,渊一原来也早已喜欢了她。

  渊一面上没等她回答,因为知道同学们说过的女孩子都有些害羞,他识相的没有接着问,留给一七足够的时间,他接过老奶奶编织好的手串,给一七戴了一只,给自己戴了一只,通体白色的玉在二人的手腕上显得更加的精致。一七不太懂这些东西,但怎么着她也看得出来这东西很贵重,她认为有些不好,想要摘下来,渊一拦住了她的动作,特别霸道,“给我女朋友戴的,你摘什么摘。”

  一七被噎的没话说,摘了算他女朋友,不摘也算他女朋友,嗯咛了半天一个字也没蹦出来,渊一顺势拉过她的手,十指相扣,一七心跳如鼓,看着二人的手腕相交处各戴了一条白玉红绳,男孩眉眼温柔,女孩面红耳赤,路过的游客几乎都要看上好几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