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七渊 > 第六章
  愣神间,渊一一首完毕,他跳下舞台,缓缓向她走来,周围一片掌声,起哄着让他再来一首,更有甚者,一些女孩子直接上来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一七看在眼里,紧张的要命,吵归吵,闹归闹,她又不是不喜欢他了。

  只见渊一低头,微微一笑,那群女孩子像没有见过男的一样,眼冒桃花,一七无语,却忘了自己初见渊一时也是这般模样。渊一手一指,她瞬间成了“众矢之的”,那群女孩子看向她,了然的点点头,一七在后边不自在的红了脸。

  渊一凑上来,“不生气了吧?”随后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哎你脸怎么红了?”

  一七怒目圆瞪,“热的!”

  渊一“嘿嘿”笑着,“怎么样?不比a市酒吧那小子差吧?”

  一七心里有些好笑,面上却还是冷冰冰的,冷眉看他,“你怎么会这首歌?”

  “嘁,一直都会。”渊一自豪。

  她怎么不知道?

  一七挠头,不过现在仔细一想,那时候的渊一除了知道她喜欢这首歌外,确实并无多少惊讶,不过也是,这首歌又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喜欢。

  一七没想太多,看着近在咫尺的渊一,脸红的发热。渊一唱《y rayer》确实好听,他的声音本来就干净清澈,唱出来更是有她最喜欢的那种感觉,只是他歌唱的这么好,一七竟是才知道。

  渊一不知她心里的想法,委屈巴巴的看着她,拉着她的手,“别生气了好不好嘛。”

  一七收回心思,轻哼,“刚刚加了多少微信?我瞅你挺开心的。”

  后者一愣,哭笑不得,随后拿出手机,递给她,一七有些意外,还以为渊一让她检查手机,谁知刚打开屏幕,壁纸竟是今天二人去蓝月谷时拍的照片——渊一揽着她的肩膀,一七依偎在他身边,后面是蓝色的湖水及一棵棵刚冒出嫩芽的大树,两人笑的开心,万物都黯淡无光。

  一七不自在的将手机递给他,看了眼渊一坦然自若的眼睛,清咳了两声,正要说点什么缓解尴尬,台上原先的民谣歌手笑着过来打招呼,“嗨,两位,我可以坐在这吗?”

  一七表示没问题,渊一也ok。

  交谈下来,知道了原来这位民谣歌手名叫余陟,与渊一差不多大,杭州人,长的有点黑,不过五官端正,是个好看的男孩子。他刚来丽江没多久,本来是来旅游,谁知在火车站被人偷了钱包,奈何又不想向家里边要钱,自己自力更生,在这间酒吧当了一个月的临时歌手,现在赚够了回家的钱,准备最后逛一圈云南就回杭州。

  来找渊一的原因很简单,问一下是不是本地人,是否有意向自己不是本地人这个问题,就算是要打工,他夏渊一也一定要去非常非常高档的酒吧才对。

  后来同一七回酒店时说起这个想法,一七还没少diss他。

  余陟也不强人所难,了然的点点头,陪他们喝了两杯,正要走时,渊一开了口,“你还准备去云南哪里?”

  “大理吧,丽江这段时间我呆了够久了。”

  渊一一笑,“一起呗,我们过两天也要去大理。”

  “行啊。”

  三人一拍即合,约定好三日后出发。一七回去的路上问渊一为什么要三天后再去大理,后者敲了下她的脑门,“你不想去香格里拉啊?”

  一七一噎,狠狠地也敲了下自己的脑袋,跟渊一在一起居然忘记了香格里拉,该打该打。渊一好笑,顺势拉过她的手,一七想了想,没挣脱,掌心感受着这人的温度,心里百花盛开。

  香格里拉位于云南省西北部,在藏语中的意思是“心中的日月”,一七在微博和视频上看到过,那里有神圣的雪山,幽深的峡谷,一泻而下的瀑布和被森林环绕着的宁静的湖泊,以及徜徉在美丽草原上成群的牛羊,净如明镜的天空,金碧辉煌的庙宇,那些都有着让人窒息的美丽和深深地向往。

  而去往香格里拉的路上,二人经过小中甸,这里有大片茂盛的草场,一七还在百度上看过,每年的五月至六月,这里就是一大片一大片争相斗艳的花海,只是一七跟渊一来的不巧,没赶上那个时候,于是只呆了半天就继续启程了。

  如果说世界上真的有伊甸园,那么它一定在普达措。

  在到达香格里拉之后,二人稍作休息,就先迫不期待的去了普达措国家森林公园,那里四面环山,长着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生的云杉。作为5a景区,基础设施非常完善,在湖边有特地设置的观景台。一七穿了白色的连衣裙,被渊一拉着拍了不少的照片,二人浏览了高原湖泊,欣赏了绿意盎然的湿地以及飞禽走兽时常出没的原始森林,无不震惊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微微亮,二人又去了飞来寺的观景台,看三月份的梅里雪山在太阳的照耀下金光普照的神圣模样,如同山神现身。

  一七在百度上搜过,梅里雪山又被称为雪山太子,居藏区八大神山之首,是藏传佛教的朝觐圣地。而梅里雪山是由十三座山峰绵延而成,其中卡瓦格博是梅里雪山的最高峰,为藏区“八大神山”之一。

  一七脸被冻的通红,却依旧震惊的向近在咫尺的雪山挥手,渊一看着她开心到蹦起来的欢呼模样,笑意也染上了双眸。

  在香格里拉的最后一天,一七决定去纳帕海。

  在来之前渊一还专门去买了一个相机,其土豪大手笔简直是亮瞎了咱们林一七小朋友的钛合金狗眼,不过在到达纳帕海之后,这个相机凭借着比手机高出n倍的清晰度,却成了一七的最爱物。

  纳帕海由于保护区气候湿润,牧草生长比同类地区快,青翠的碧草像一块巨大的绿色地毯一般,无穷无尽地铺展在大地上,几乎覆盖了天底下的一切。草原上的羊、牛、马有时各自成群,有时混杂交织,它们悠闲地吃着草,和辽阔的草原融为一体,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致,一七行走在其中,尽欢笑。

  而纳帕海是高原季节性湖沼,夏末秋初,积水量大,湖面面积也大,而冬春季节,湖水下落,水面缩小,荡漾的湖水就变成大片的沼泽草甸,变成依拉草原。

  一七觉得,这时候的纳帕海才是最好看的纳帕海,有着自然的美丽与吸引力,拿着渊一的相机“咔巴咔巴”拍了好多张照片后,才依依不舍的坐车回了丽江。

  到达丽江之后,天已经微微有些黑了。二人在酒店附近吃了火锅,又随着渊一去专门的中药馆给夏爷爷夏奶奶买了虫草,其说买就买的挥金模样,一度震惊一七,不得不感慨,有钱人的生活啊,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二人操办完事情,回到酒店已经是十点往后了。一七在渊一房间里浏览着这几天在香格里拉拍的照片,原本还想调个滤镜发朋友圈,现在看来毫无这个必要,一尘如洗的天空就是最好的天然滤镜。

  一七将照片导入手机,渊一洗完澡出来,看她还没走,开始调侃她,“晚上一起睡啊?”

  一七正回着妈妈微信,还没反应过来,转头却看见裸着上身的某人,一七连忙将头扭过来,“你你你,穿好衣服。”

  渊一擦着头发,轻笑一声,“干嘛?都洗完澡了,不然你也去洗个澡?咱俩谁也不占谁便宜。”

  一七紧闭着眼睛,想冲他罢罢手,不料手臂却撞上一个强有力的肩膀,一七一僵,而后内心万马奔腾——这人什么时候凑我身边的!

  不等她开口,渊一更进一步,将脸凑到她面前,温热的男性气息瞬间将她包围。一七眼睛闭的严实,看不见渊一眉眼的笑意,像看自己最心爱的宝贝一样。

  渊一停在她耳边,嘴角上扬,“嘿林一七,你怎么又脸红了。”

  喷洒的温热气息令后者狠狠打了个寒颤,一七将眼睛慢慢睁开,先映入眼帘的是这人搭着一块毛巾的肩膀,一块一块的肌肉凹起,一七竟还数了数,足足有八块!这人平常看着瘦不拉几的,没想到还是有几块真材实料。

  目光随着向下,看见浴巾包裹的地方,一七又赶紧闭上双眼,那是她看也不敢看的地方啊啊啊。过了好一会,一七感觉渊一暂时应该没有动作的时候,又睁开眼睛,却猝不及防的撞进他的眼眸里,一七咽了口口水,缓缓往后仰,微微与渊一拉开了距离。却没想到这厮是个不要脸的,居然顺着她的姿势往前逼近,一七看着近在咫尺就快要亲到的心上人,心跳如鼓,脸红的像是傍晚天边的晚霞。

  四目相对,两人无言,渊一只看着她,笑意盈盈,一七愣过神后,猛地将人推开,起身就要向门口跑,渊一哪里肯放过她,长臂一揽,就将人堵在墙角,语气邪魅,“我又不睡你,你慌什么?”

  一七微喘,大大的眼睛定定的看着他,或害怕,或害羞,或疑惑,可是这些在渊一眼里,就像只落入虎口的小鹿,可怜巴巴的等着自己的族类来营救。

  渊一弯了弯腰,和她保持在同一个平线上,他压着嗓子,继而开口,“你怕什么?嗯?”

  一七脸愈发的红,手指紧张的攥着衣角,声音微不可闻,“你……你干嘛?”

  只见渊一低头,突然一笑,二人离的太近,一七甚至能闻见他头发上酒店洗发水的味道,一七更加紧张,后背紧紧贴着墙壁。渊一只抬眸看着她,眉梢眼底尽是暖暖的笑,一七呆呆的看着这人的眉眼,跑了神,心想世界上怎么会有皮肤这么好的男生,用的什么护肤品,敷的什么面膜,应该给她安利安利的。

  一七想的太入神,一会皱眉,一会疑惑,落入渊一的眼中,却是要了命的可爱。一七丝毫没有注意到渊一变化莫测的眼神,未反应过来,后者猛地凑到她面前,一七吓了一跳,屏紧了呼吸,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二人离得太近,她甚至能在渊一眼中,看到那个紧张到不敢呼吸的自己。

  渊一呼吸急促,他慢慢的凑近一七,将全身的重量都放在她身上,一七微微有些颤抖,定定的看着渊一的唇角,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可以吻你吗?”渊一声音带着不同往日的沙哑,喉结一动一动的,一七没敢说话。渊一头发还没干,冰凉的水滴顺着发尾滴到一七的脸颊上,却丝毫不减她的燥热。

  一七僵着身子,随着渊一慢慢的凑近,她只要轻轻一动,好像就能够碰到他的唇角。

  渊一轻轻闭上眼睛,棱角分明的嘴唇一点一点的覆盖在一七的唇上,一七轻颤,渊一放下拦着一七的手臂,指节分明的手指覆上一七的发间,唇齿相连。

  一七闭着眼睛,紧紧的攥着衣角,感受着渊一在她唇上的温度。一七不懂怎么接吻,只僵硬的僵着身子,渊一抵着她的额头,声音沙哑,“七七,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你。”

  一七睁眼看着他,渊一明亮的眼睛里尽是毫不掩饰的爱意,他再次向她告白,诉说着喜欢,一七看着心上人温柔动情的模样,心里一阵悸动。当渊一再次覆上她的唇,一七再也忍不住,手臂环上渊一的脖子,整个人靠在他身上,后者紧紧的抱住她,掌握主权,一点一点的加深这个吻。

  如果迟早要和这个人在一起,早一点晚一些又有什么关系呢。一七喜欢了他大半年,也追了他大半年,好不容易渊一喜欢她了,一七一点儿也不想让他等待。

  渊一抱着她,呼吸急促,肩上的毛巾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一七也渐渐懂得如何回应他,二人拥吻着,不知怎的,滚到了床上。

  两人分开,一七轻喘,渊一虽撑着身子,整个重量却还是都压在她身上,一七睁着迷离的眼睛,看着他,嘴唇红扑扑的。渊一吞了下口水,继而凑上来,轻轻咬着她,从脸颊到额头,到眼睛,到鼻子,最后在一七的脖颈处撕咬着,印了一个又一个的草莓。

  一七情到深处,没怎么注意,渊一的手掌在她身上慢慢的游离,直至胸前一空,才如梦初醒。一七将身上的人猛地一推,直直的坐起身子,拉下被这人撩到了胸前的衣服,脸颊像熟透了的苹果,“我……我……”

  渊一还有些错愕,随后反应过来,轻笑,许是知道自己吓到这丫头了,揉揉她的头,稍微有些尴尬,“吓到你了?”

  一七不敢看他的眼睛,跳下床,想起刚刚令人脸红的场面,话都说不利索,“我……我先回去了。”

  不等渊一开口,一溜烟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留下渊一一个人意难平,万般好笑的去洗了个凉水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