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清商乐 > 第三十五章 意图
  几日后,平素泽与宁环玲大婚,大婚当日,平素泽曾经的妻子吊死在郊外,平素泽听说后,抛下公主,直奔郊外。与此同时,五皇子宁环璋在婚宴上遇刺,命悬一线。

  朝廷调查后,发现行刺宁环璋的正是当日行刺平粱的刺客平远,更令人想不到的是,当日行刺平侯爷的人竟然就是平粱他自己安排的,随后,亦证明当日平侯爷下令减轻防卫,而平远与平梁的关系也展现在众人眼前……

  ~

  感受着微凉的风,宁环璋听完了下人的禀告,其实听不听也没多大区别,毕竟一切不出所料。

  只是想到了穆清商临走前对他说的话,他心里有些说不清的情绪。

  “二皇子与宁皇子虽然都看似温润,但就像名字一般,二皇子是一块似玉的石头,内心淡然,可以随意打磨,而宁皇子你却只是一个玉器。”

  宁环璋明白穆清商的意思,君子不器,只是不是君子又如何?

  “禀告五皇子,文公子醒了。”下人的话语打破宁环璋的沉思,知道文九思醒后,宁环璋就去看了他。

  床上,男子的脸色比宁环璋还要虚弱。

  “文公子受苦了。”宁环璋笑道。

  “我睡了很多天?”

  “嗯,而且,文公子说了不少梦话。”

  文九思睁大了眼睛。

  “文公子不信?”宁环璋笑了笑“清妹妹?没想到文公子与穆小姐竟如此熟悉。”

  ~

  离开奉元的马车上。

  “确实如宁环璋所言,平素泽可以让自己的妻子受委屈,却无法接受她的死。”穆清商不断感慨着“哎,没想到这平素泽这么痴心,竟然殉情了。”

  “本王就不会。”闻人睭突然说道。

  穆清商一脸迷惑“不会什么呀。”莫非是不会殉情?是个人都看的出来好不好?!

  司空玥:还没成亲,就想着不让自己的妻子受委屈啊!摇了摇手中的扇子,司空玥感慨道“只是没想到宁环琂居然放弃了痊愈的机会。”

  “什么意思”

  “王爷没告诉你吗?”司空玥看了一眼闻人睭“宁环璋遇刺那天,奉元大乱,柏灵芝听说后,就不管不顾的去了平府,没想到路上却被刺客伤了,柏灵筠只顾去找平素与,忘了自己的妹子,柏灵芝被发现时,失血过多,需要千年雪莲救命,其实千年雪莲本来就是柏家的,不过宁环琂的病需要千年雪莲做药引,知道后,宁环琂就又把东西还给了柏家。”

  “那二皇子怎么办?”

  “活不久了。”司空玥摇了摇手中的扇子,惋惜地说道“宁环琂可惜了,翩翩公子,温润如玉。”

  “是可惜了。”穆清商叹了口气。

  “此次柏家算是欠了宁环琂一个天大的人情,所以过几日,柏灵筠会娶了宁环玲。”

  “那平素与怎么办?”

  “你可知柏灵筠的父母就是平粱所杀?”

  “所以柏灵筠就同意了?”

  “他能怎么办,反正喜欢的人娶不到了。”

  “还是宁环琂最可怜。”穆清商想来想去,还是最同情他“我觉得他不是不擅权谋,只是不喜争斗。”

  司空玥很是同意“以本神医这么多天的了解,宁环琂这个人,不慕名利,最重情感,尤其是平皇后,宁环玲还有柏灵芝三人,在他心中最为重要,甚至对宁环璋,宁环琂都是在乎的。”

  “心太软了,若不在皇家,也是个名满天下的公子了!”

  “如果他能好好与宁环璋比一比,这结果也许还不一定。”

  “是吗?”被忽略已久的闻人睭很不满的说道“即便要比,他也不是宁环璋的对手。”

  “也对。”司空玥摇了摇扇子“宁环璋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这次以命为代价,给了平粱致命一击,随后,更多关于平梁的罪证也会被呈给宁皇,平梁一派,算是完了。”

  穆清商问道“那司空神医来奉元不会真的是来治病的吧?”

  “那是,本神医可是……”看着闻人睭的表情,司空玥乖乖闭了嘴,虽然他很想说,他刚到奉元时,就在这个马车上,闻人睭让他乖乖答题,没错,是答题,只可惜题目都是些‘如何让女孩子开心’‘如何让女孩子忘记自己做过的错事’之类的,他当时就觉得是自己神经错乱了,可是,真的不是他错乱,闻人睭逼的他把每道题都写了好几页……

  “快说快说。”看着司空玥一脸鄙夷的样子,穆清商好奇心大发。

  “滚。”闻人睭开口道。

  “我?”穆清商指了指自己。

  “不要让本王说第二遍。”

  闻人睭话还没说完,司空玥就跳下马车跑了,跑的比兔子还快,毕竟,发情的男人惹不起。

  ~

  马车内迎来一阵沉默。

  闻人睭率先打破沉默“还想知道什么?”

  “后仓带平远去哪了?他走时都没告诉我。”穆清商有些想念后仓。

  “高阳国。”闻人睭是不会说出是他没有给后仓告别的机会。

  “找顾祁?”

  “嗯。”

  “自从上次顾祁给他扒了裤子,他就很怕顾祁,会主动去找?”穆清商一脸好奇外加八卦。

  “为了平远的安全,他自然回去。”闻人睭腹诽“他当然怕顾祁了,不过他更怕本王。”

  “还真有些想他的。”

  “想他做什么!”

  穆清商嘟了嘟嘴,没有说话。

  闻人睭不满道“你就想问这个?”

  “王爷觉得宁环璋如何?”

  “问他做什么?”

  “说说嘛!”

  “很卑鄙。”闻人睭觉得自己很客观。

  “因为他利用了柏灵芝吗?”

  “不是。”他就是看宁环璋不爽不可以吗?!

  “难道利用一个女人的感情不可耻吗?”穆清商最看不上这种利用感情的人。

  “如何利用,都是个人的取舍。”

  话是没错,但穆清商还是很不开心。

  “那王爷会利用自己的感情吗?”

  闻人睭瞥了一样穆清商“本王不需要。”

  这个回答,穆清商有些无语。

  闻人睭不满,老说宁环璋做什么?

  于是他冷冷的开口“你不想知道本王为何来奉元?”

  “想啊想啊!”穆清商一脸期待。

  闻人睭满意了“你猜。”

  穆清商翻了个白眼“那算了。”

  看着闻人睭要发怒的样子,穆清商无奈道“其实我仔细想过,宁国的内斗虽然会损耗国力,但终究有限,也就是说,其实无论谁和谁在斗,对王爷来说都没什么区别,所以,王爷为什么要插手呢?”

  “嗯。”

  “这算什么回答。”穆清商不满“虽然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但是王爷为什么会是那个渔翁?”

  “你觉得平梁和宁环琂死了之后,会怎么样?”

  “能怎么样,宁皇又不止两个儿子,顶多新扶持一个皇子来平衡局势。”

  “本王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王爷的意思是说,其实王爷并不在乎谁赢,让司空玥救治二皇子是为了加强宁环璋的危机感,只要一方倒台,就对王爷有利,可是利从何来。”

  闻人睭看着穆清商,不语。

  长久的沉默后,闻人睭几次欲开口,都被穆清商制止。

  穆清商突然拍了拍小桌子“我懂了,宁国离北国较远,王爷鞭长莫及,还未来得及安插一些重要的人员,宁国内部的权利集团就已经固定形成,王爷安插的人根本无法接近权力中心,可平侯爷一倒台,二皇子又活不长久,他们一方的权利集团必会瓦解,那时,朝廷会出现大量官职的空缺,王爷安插的人就有可能进入权利中心。”

  听到穆清商的答案,闻人睭狭长的丹凤眼中尽是笑意,瞥了一眼穆清商右手食指关节处的咬痕,心中想到,以后还是不要再让她猜了。

  看着闻人睭的笑容,穆清商内心:虽然你笑起来很好看,但是连离北国最远的宁国你都安插进人手,太可怕了,谁和你对立,简直就是找死。

  一路上,闻人睭大多在看书,偶尔穆清商也会看看,有时,两人也会下下棋,毫无疑问,穆清商会耍赖了。最为无聊时,穆清商也会嘟囔两句“怎么都没有小话本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