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现代都市 > 奶爹 > 第三十八章 娶不起你
  先是喜来三婶哄,怎么也哄不好,喜来一看接着上前哄,却怎么也不见效果;喜乐越哭越厉害。

  “唉!你说这样的以后要是交给我姑娘,可真够喝上一壶的!难道说我姑娘就这命?”谢春花看着喜乐禁不住感慨道。

  “老谢!刚才不是还说找的这门婚事好呢吗?”鲍大娘说道。

  “打脸呀!忒打脸了!我这张老脸都让小害人精给打肿了!”

  魏兰听到谢春花这么说,连忙说道:“妈!你说什么呢?”说着,上前从喜来手里把喜乐接过来,把她抱到了锅包肉跟前,拿起一块肉递给她,很快不哭了。

  “看看!他们有缘!这小女孩到大兰子怀里立马就不哭了!”鲍大娘看到之后连忙说道。

  喜来心里清楚,鲍大娘这是在打圆场。

  此时的谢春花光顾瞪大眼睛看了,魏兰虽说已经三十多岁,但在她眼里还是孩子,她简直不相信自己女儿还有这两下子,孩子到她手里居然不哭了,难道真的是缘份?

  鲍大娘看着她发愣,急忙说道:“老谢!奇怪吗?一点儿都不奇怪!就得相信缘分!”

  谢春花随声附和着:“对!缘份!”

  鲍大娘趁热打铁:“那就商量商量两个孩子的事吧!”

  谢春花再次附和着:“行!咱们现在就商量!”

  这样,大家开始讨论起喜来和魏兰的结婚事宜。

  不讨论不知道,一讨论吓一跳,喜来万没想到结婚这么难。首先,住房问题,显然,不能五口人蜗居在原来的两间小房里。买最好,买不起租也行。

  其余是被褥问题,需要四铺四盖。魏兰需要买几套像样的衣服。

  这样都是最基本的了,得说魏兰一分钱的东西也没有多要。算起来也得八百块钱。

  事后,喜来犯了难,这对他说来,简直是天文数字。虽说这两年已经把外债还上了,可关键是他没有积蓄。

  就在喜来犯难的时候,老家来信了。是弟弟写来的。信中提到弟弟也要结婚了,想让喜来为其准备二百块钱。弟弟信中明确说到是借的,不是要,希望哥哥能帮一下自己。同时,家里面也联产承包责任制了,也就是说土地实行包产到户了。二百钱对弟弟说来,用不上二年就能还上。

  看完信后,喜来虽说为弟弟能结婚成家而高兴,但钱是硬头货,上哪去弄二百块钱去呀?这个帮必须得帮,本来就是领养的,父亲又是为自己的事而亡的。喜来总觉得亏欠弟弟的,这下好不容易来了机会,自己张口拒绝,真的有些张不开嘴。可钱呢?此时的喜来真想把自己灌醉,来一醉解千愁。

  与谁同饮?首先,他想到了朱林,而此时的朱林已经成了家,娶的是一位乡下姑娘,自从结婚之后,朱林很少出来。

  这个时候,在最想与之同醉的就是魏兰。虽说订婚宴上提出的那些条件虽说都是谢春花替女儿提出的,可却也是最基本的,做为一个女人出嫁必备的。

  思来想去,他决定下班之后,把魏兰约出来,然后,两个人到饭店里,提出分手。

  想到这儿,他去了食堂。恰巧遇到了周广生从里面出来,周广生一看是喜来,问道:“一定是来找魏兰的?什么时候喝你的喜酒啊?”

  “快了!快了!”喜来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想,媳妇好娶,钱难弄啊。

  到了食堂里,魏兰已经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了。

  喜来向魏兰说明来意,魏兰听后很是高兴,喜来单独请自己吃饭,借机好好聊聊。

  喜来想出去找个饭店,被魏兰拒绝了,说:“那得花多少钱呀?干脆就在食堂吃算了!自己去买些菜回来做!”

  喜来一听,这倒也是个好办法,现在这个时间,粮库的人都下班了。

  很快,两个人去商店里把菜买好,喜来帮着摘菜,然后魏兰开始展示了自己的厨艺。不一会儿,四个小菜炒好了。

  两个人坐到桌前,喜来感到前所未有的浪漫与温馨,只可惜,这种感觉不会长久了,有可能是两个人最后一次在一起共进晚餐,一想到这儿,喜来心里就无比难过。

  魏兰给喜来倒上酒。自己在一旁看着喜来喝。两杯酒下肚,喜来的话开始多起来。

  “你说吧,我们两个分分合合,反反复复,从我喜来这方面说来,真心想和你在一起!真心真意和共度余生!你也是同样吧?”喜来想亲眼看到魏兰表白,这种感觉格外爽。

  魏兰没有言语,只是点了点头。

  只一个点头,喜来的心里甭提有多开心了。随即又是一杯酒下肚。

  “你是挺优秀的!我达心眼里喜欢你!可是……”喜来说到这儿,再也不忍心说下去了。

  魏兰看着他,脸上立即晴转多云:“可是什么?你说下去!”

  喜来终于鼓起勇气说道:“我娶不起你呀!”说完,眼泪险些流下来。

  魏兰一脸诧异:“什么?我多要了吗?这些都是最基本的呀!”

  喜来点了点头:“没错儿!一点儿都没多要,都是应该买的!三大件一件没有!穿的!盖的!都是生活必需品!可我现在愣是生生买不起!我看我们还是分手吧?”

  魏兰一听,气愤地说道:“姓喜的!都现在了,你才这么说?你早做什么去了!难道你想白捡吗?你这不是在耍我吗?”说完,拿过酒瓶为自己倒上一杯,然后一仰脖,喝个精光。

  接着,魏兰还要喝,喜来试图要抢酒瓶,没有抢过来。魏兰又给自己倒上一杯,喜来见夺酒瓶不成,直接夺酒杯,拿过酒杯,自己喝了起来。可酒瓶还在魏兰手里,她拿着酒瓶喝了起来。

  喜来反应过来去夺酒瓶时,为时已晚。半瓶酒已经被魏兰喝下去了。由于喝得过快,竟然喝呛了,剧烈地咳嗽起来。接着,她试图起来,可刚一起身,就摇晃着,险些跌倒。喜来上前去扶,被她一把推开:“姓喜的!离我远点儿!”

  这句话,像是对喜来说,又像是对自己说,更像是这个世界说,自己让喜来滚远点儿。

  此时,他们不知道,暗地里正有一双眼睛盯着这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