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科幻灵异 > 漫想国 > 第十三章 谁才是能称霸平安镇的男人
  等下,有点不对。

  姜世民迈出的步伐硬生生停留在空中。

  我刚才打脸的过程会不会太短了,导致读者看不过瘾。

  肯定是啦,也缺少某些酷炫到炸天的发言,不行,要赶紧补救一下。

  临场发挥对于一个主角来说是最核心的能力,下次要多注意了,毕竟还有很多人抢着要当主角。

  于是,姜世民慌忙走到趴在地上的杨文面前,振振有词地说道。

  “没受伤吧!”

  我去!搞错主题了。

  “再给我一次机会?”姜世民向读者伸出一根手指,眼神坚定无比。

  他咳了咳嗓子,冷酷地说道。

  “知道厉害了吧!”

  “你这也太干了吧。”体内的小哥咆哮道。

  “哦,哦……是太普通了,也没表达出什么中心思想。再来一次!”

  姜世民飞速地转动脑筋,试图回忆起“少年周刊”里面主角打脸时放的厥词。

  想到了!

  姜世民赶紧调整表情,把它控制在轻蔑和冷峻之间,一种说不清的状态。

  然后对着后期人员说,“麻烦你们,能不能给我的眼睛来点特效,就是加点火焰什么的。”

  在工作人员表示ok后,姜世民重新维持好表情,瞳孔里燃起了摄人的寒焰,对着地上的杨文说道。

  “既然都叫我爬着回家了,那你也要有爬着回家的觉悟。”

  “呼。”姜世民如释重负地呼出了一口气,“终于好了,做主角真难啊。”

  他不再理会杨文,护送着林佳琪回家。

  一路无话,最终两人来到了林府门前。

  姜世民站在林佳琪的面前,浅浅地笑道,“那……再见。”

  林佳琪也开心地笑了起来,明静清澈的眼睛弯得像月牙儿一样,可爱的神色自然流露,让姜世民不得不惊叹于她清雅灵秀的光芒。

  “明天见,世民哥。”她兴奋地说道,然后转身轻快地进了门。

  姜世民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于自己的视线中,心中荡起了微妙的想法。

  “这丫头不会喜欢上我了吧。不对啊,也没有什么原因?难道是我那自信一挥,或者是先前那酷炫到没朋友的打脸发言。”

  姜世民茫然地甩着头,“搞不懂啊,女人真复杂啊。”

  姑咚街上,人来人往,非常热闹。

  此时正是主妇们购买食材,准备犒劳在外辛苦工作的家人的重要时刻。

  当然,姜世民也身在其中。

  姜世民提着一袋菜,悠哉地穿过人群,向友人街走去。

  他并不急着回家,回到家里也只剩自己一个人。

  虽然他已经习惯了没有家人的生活,并不会感到痛苦,但他还是喜欢外面的热闹气氛。

  有时看见父母带着孩子上街买菜,然后孩子拽着父母买点心的画面,也足够让他会心一笑,感觉那个麻木的心有了些许温暖。

  当然,如果让他呆在家里,姜世民还是可以很多天不出门的。

  除了工作外,他的内心还是满宅的。

  不过,有工作还是很不错的事情,不仅能赚钱养家,还能减少不必要的思绪。

  比如现在,姜世民就一直在思考今天的事。

  “看来林城的委托不简单啊。那他为什么不跟我讲清楚这次委托的危险性呢?”

  “难道他不知道有人想对他下狠手,有可能,毕竟没几个人知道我的实力。要是对方能动用有源力的人,他不可能就这样把女儿交给我。”

  “那两个黑衣人我也认识,只不过是收钱做事的狠人,抓他们来问也问不出所以然。不过,愿意花重金雇他们,幕后黑手肯定不简单,可能会有更大的麻烦会来。”

  姜世民细思一想,觉得不妙。

  “额……那个钱是不是算少了。”

  算了算了,姜世民决定不再想这个,赶快回家做晚饭吧。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平安镇西城区的一处旧仓库里面,依稀有点点烛火。

  有4个人正围坐在一张桌子前,兴奋地打着麻将。

  突然,门外传来噼噼啪啪的脚步声,紧接着一对黑衣人冲了上来,个个腰配长剑,表情特拽。

  为首的梳着大背头的男子一脸不屑,动作轻浮地走上前来。

  “喂,芹泽,抱歉啊,今天你恐怕是走不出去了。”

  正聚精会神打麻将的芹泽举起了手,示意黑衣一伙少安毋躁。

  他现在没空理他们,他只差一个五万或八万就能糊了,现在正是关键时刻。

  终于,对面的胖子犹豫再三后,打出了一个八万。

  “糊了!”芹泽脸色红涨,激动地推出了自己的牌。

  可没等其他三人反应过来,大背头一脚踢翻了桌子,顿时麻将窸窸窣窣散满一地。

  “我的糊……”芹泽悲痛地跪倒在地,双手胡乱地捉着麻将。

  芹泽怒吼一声,想冲上去跟大背头拼命。其他三人见状不妙,赶忙抱住已经散失理智的芹泽。

  “混蛋,你知道一晚上没糊过的痛苦吗。”芹泽声音颤抖地说,“你这个恶心的大背头!”

  “你这个爆炸头没资格批评我!”大背头怒吼道,“芹泽,我今天来这里,是要告诉你虽才是能称霸平安镇的男人。”

  听到了“称霸”两个字后,芹泽才总算冷静了下来,缓缓地点燃了一只烟,吸了一口,“源治,这个你恐怕要失望了。”

  芹泽咆哮了一声“兄弟们”,顿时一群穿着花里花哨的人围了上来,数量是源治那边的三四倍,个个也手拿长剑。

  源治如同早已知道了一样,并没有慌张,而是轻蔑一笑,“芹泽,我这几天刚结识了一位兄弟。他这个人没什么优点,就是人够狠,我觉得你也应该认识一下。”

  说完,源治让到了一边,其他黑衣人也跟着他做。

  然后,一位头戴草帽的男人走了出来。

  此人约有五十多岁,毫无光泽的脸上写满了沧桑,眼神却如针一般犀利。

  但令人感到恐惧的却是他手中的剑,剑身白青如霜,没有一点瑕疵,一看就知道锋利无比。

  他默默地走到了芹泽面前,然后缓缓地举剑过头。

  芹泽没有一丝胆怯,把嘴里的烟丢到了地上,踩灭了烟头,然后一句话不说,拔刀向草帽男挥去,其他人也如同被点燃的炸药一般,嘶吼着彼此混战起来。

  天崩地裂,日月无光。

  一阵厮杀之后,以芹泽一方战败而告终。

  芹泽一方全部躺倒于地,伤痕累累。

  草帽男脸上毫无波澜,收起了剑,悻悻然地走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