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武侠修真 > 恐怖修仙世界 > 第1013章 一个答案
  重新物色新的人选?

  周凡手中的杯子捏成齑粉,他冷然怒道“李兄,你们为了得到一个孩子,一个甘愿出卖自己的妻子,一个要出卖自己的身体,是这样吗?”

  如果是,那周凡真的觉得他看错了李九月与李虫娘,以后也不会再有任何的联系。

  “周兄,在你眼中,我与虫娘如此不堪吗?”李九月苦涩说。

  “但我看到你们是如此做的。”周凡冷声道。

  “周兄会如此想,是因为有些事情我隐瞒了周兄,我不怪周兄。”李九月又喝了一口小酒,“其实重新物色人选的话,只不过是激将计而已。”

  “我与虫娘是想要一个孩子,但也不会出卖自己,不过那个寻找人选的协议确实存在,但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虫娘喜欢那个人才行。”

  “我从来没有将虫娘当作我的妻子,她是我妹妹,所以没有出卖自己的妻子,而虫娘我了解她,她要是不喜欢你,你以为她会同意吗?”

  周凡沉默了,他有些不敢相信道“虫娘为什么会喜欢我?”

  “这我怎么知道?”李九月摇头道“你要是想知道,我唤她来,让你当面问她。”

  “不过我已经跟你说过,虫娘就算再喜欢你,她也不能跟你在一起,你与她最多是一场短暂的缘分,你可以给她留一个孩子,但再多一点都不行了,你还想问她吗?”

  “当然你也许会想带她走,但她也许会死,我也许也会死,所以她不会愿意跟你走。”李九月脸上露出了悲痛之色。

  “我不想知道。”周凡摇头道,李九月都这样说了,那他问到答案也没意思。

  “那周兄还是不同意吗?”李九月又问。

  “李兄,你是我朋友,无论你怎样说,虫娘名义上都是你的妻子,如果我答应了,那你就不再是我朋友,至于虫娘……”周凡顿了一下道“李兄说虫娘喜欢我,就算是真的,但这种短暂的缘分,不是我想要的。”

  “那请周兄坦诚告诉我,周兄喜欢虫娘吗?我说的是男女之间的喜欢。”李九月又是轻笑问。

  周凡沉默了一下道“李兄,问这种事有意义吗?”

  “当然有意义,你就当我是为虫娘问的,虫娘不方便问,我替她问。”李九月倒了一杯酒给自己,饮了下去。

  “周兄不用顾忌我,我说当虫娘是自己的妹妹,那就是妹妹,你总得给喜欢你的一个姑娘一个答案,即使你们不能在一起,我说得有道理吗?”

  周凡见避无可避,他拿起酒壶,杯子已经被他捏碎了,他对着酒壶,喝了一大口酒道“我喜欢她,不仅仅是因为她的样子,还因为每次看着她,都似是我与她相识了很久一样”

  李九月嘴角微翘,但很快他板着脸道“好你个周凡,我把你当兄弟一般看待,你居然对我的妻子有非分之想。”

  “你少来。”周凡没好气道“我只是想想,从来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你比我更差劲,居然想把让自己的妻子去借种生子。”

  李九月先憋不住,他大笑了起来,但很快笑容收敛道“周兄,我没骗你,我与虫娘确实分不开,虫娘也亲口跟我说,她喜欢你,但不会跟你走,要是不信,我唤她出来,让你问问她。”

  “不用。”周凡摇头道“李兄,我相信你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说谎,就真的不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吗?是有人逼迫你们吗?也许我能帮忙。”

  “抱歉。”李九月叹了口气道“没有人逼我们,但我们真的不能告诉你,希望你能体谅我们。”

  周凡沉默,李九月与李虫娘都不肯说,他也无法就此说什么。

  “周兄,酒桌上刚说的话当我们都没有说过。”李九月举起了酒杯道。

  “好。”周凡拿起酒壶与碰了一下李九月的杯子。

  他不可能答应借种生子,虫娘又不可能跟他在一起,那这些话就只能当没有说过。

  只是想到他真正的一段恋情就这样无疾而终,周凡还是感到心里有些痛,但不在李九月面前表现出来而已。

  “我们还是朋友,对吗?”李九月问。

  “当然。”周凡笑道“但你可不要再拿我曾经喜欢过你那件事来说,要不然我就会记起你说的那个秘密。”

  “周兄,我说的那个秘密是假的。”

  “哦,是吗?”

  酒宴结束,周凡告辞,李九月把周凡送到门口,他才低声道“周兄,以后我们不会再物色任何生孩子的人选,没有继承人,那我们会考虑收养一个。”

  周凡微微一怔,他明白过来,这恐怕是因为他的原因。

  “李兄,不必如此,这是你们的事,旁人其实未必能理解你们的想法,如果以后虫娘再碰到喜欢的人,而你又觉得不错……”

  “不会有了。”李九月打断周凡的话,“我了解虫娘,她不会再喜欢其他的男人。”

  李九月的眼神有些忧伤。

  周凡心情有些沉重,他忽而发现李九月的眼与虫娘的一样神似,似乎眼里隐着一汪冬湖,平静,但忧伤起来,却让人不由得感到心疼。

  周凡没有再说话,而是拱拱手,坐上马车离去,他怕自己一时心软,答应那个荒谬之极的要求,从而陷入自己不想要的局面之中。

  看着马车远去,李九月转身走了回去。

  厅门之外,丫鬟早已经退下,唯独陈剥皮在。

  “少主。”陈剥皮躬身行礼。

  “剥皮婶婶,这段时间麻烦你了。”李九月笑着扶起陈剥皮。

  “这本来是老奴应该做的。”陈剥皮摇头道。

  李九月没有多说话,他走进了大厅内。

  陈剥皮依然站在厅门之外,有她在,没有人能悄然靠近大厅。

  李九月坐在主座上。

  李虫娘用铜盆端来热水,把盆里白毛巾扭干,递给李九月。

  李九月接过热毛巾,抹了一下脸淡淡道“他拒绝了。”

  “他拒绝不是早在意料之中吗?”虫娘眼睛微闭,睫毛轻颤,“如果他答应,你会失望的。”

  “是呀,只是我还想试一下。”李九月脸上露出淡淡的笑,他似乎很满意周凡的拒绝。

  “那现在怎么办?”虫娘又问。

  “能怎么办?”李九月叹了口气“总不能赴死之前,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这样多丢人呀,最好能像娘那样,留下一个孩子,要是运气不好,那就算了。”

  李虫娘沉默。

  “你为什么不说话?”李九月问。

  “我是觉得我们这样说话有意思吗?”

  “是没意思,但我们不是已经习惯了吗?”李九月轻声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