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结婚后,渣过我的人都重生了 > 第94章 第094章
  阮棠这一觉睡得很久,但因为奥斯顿的状况却不是很香。

  醒来洗漱过后,后勤机器人为他送上早餐时。

  阮棠当即懵在了当场,婉言谢绝道:“我知道军中食物供给有限,我和其他人一样吃营养剂就行,不必为我破例,多给我一份早餐,退回去吧。”

  在帝星生活得怎么样是在帝星,既然来到了边关,阮棠就打算遵守边关的规矩。

  军中少量的新鲜食物是高阶军官限额的供给,他一个过来随军对军队毫无建树的人,即便他是军团长的伴侣也是没有资格享受优待的。

  这一点,阮棠是认识十分清楚的。

  “这一份早餐是军团长的,没有人破例,也没有人多给您一份食物。”机器人十分诚实地回答道。

  阮棠当即一愣,不由问道:“那军团长呢他吃什么”

  “他吃营养剂了,让我把早餐送来给您。”机器人如实回答道。

  阮棠听到这话什么也没说,但嘴角却是不自觉的上扬弯起:“那你替我谢谢军团长。”

  看着这些早餐,阮棠不自觉在心下想,这个apha表面看着那么冷酷,但实际上失忆了,性格却是一点没有变过的嘛,还是那么口嫌体直,那么傲娇也还是那么可爱。

  边关简制的早餐味道和帝星根本没法相提并论,但阮棠吃到嘴里,却觉得莫名的甜蜜了起来。

  他就知道这个apha从一开始就是对他有想法的。

  在吃过早餐以后,阮棠就主动提出了去军工部帮忙。

  双子星要塞虽然是边关,新鲜食物和其他物质供给有限,但军工研发部因为要常年抵御虫族的缘故,虽比不上第一研究院,却也是尖端水平了。

  整个军工部的研究人员加起来足有千人之多。

  每个人忙碌得都像是不知疲倦的工蚁。

  “阮主席是吧,欢迎欢迎,欢迎您来我们军工部指导。”阮棠一去,军工部的负责人当即笑脸相迎。

  阮棠当即腼腆道:“指导谈不上,我是来和大家一起相互交流,学习的。”

  “您先坐,我去给您倒点热水。”负责人对阮棠殷切非常,关怀备至。

  但一天下来,却没有什么实事交给阮棠去做,而阮棠想要去和其他人搭个话,研究员应付他也是应付得十分热切,但具体的事项却一字不曾问过阮棠,只是专注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阮棠见他们这样,只当他们是在忙,也不好打搅他们。

  阮棠自己过去也是干这一行的,倒也能理解投身研究中,就忘乎所以的状态,没觉得这有什么。

  直到第二天,负责人还是这样应付他。

  仿佛他这个帝星来的高级数据师形同虚设。

  阮棠闲着实在没事干,在要塞军工部大楼里跑第五趟厕所的时候。

  才听到了几个研究员正在议论他。

  “诶,怎么回事啊上面不是说,要就重甲时速改装和电路板问题找帝星那边请求技术支援吗咱们现在这位军团长不是皇室成员吗就找来这么个oga吗”不知是谁先开了腔。

  紧跟着,就听到他身侧的另一个研究员不屑的嗤笑了声:“就是皇室成员才不靠谱呢,知道咱们请来的这位专家是谁吗就是咱们这位军团长的夫人。”

  “真是好笑了,咱们兢兢业业研究军工方面的东西抵御虫族他说得好听咱们想要怎样的技术支援都给咱们弄到,到头来却把他自己的夫人送来镀金混履历了,这群吃人不吐骨头的贵族,真是没有一个好东西。”另有一人无不讥讽的说道。

  最初开口的那人,当即诧异出了声:“不会吧,我听说这位军团长早出晚归,每天在军中都十分努力,还以为他是个好的呢,和其他皇室成员不一样,没想到竟然也做这种事”

  “可别这么说,人家这位夫人的履历可光辉着呢,不仅是帝国皇家工程学院毕业,还曾在第一研究员任职,参与过鳄齿剑身炮和c902计划的研究,还有高级数据师证呢,咱们那位军团长给他塞过来也是情理之中”说话的人说得是阮棠的光辉履历,但话里的意思却一点褒奖没有,具是讽刺。

  “一个oga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光辉的履历了,哈哈哈,真是笑死个人,谁不知道他们帝星的学院全是花钱就能给贵族oga进去镀金的只是我想不到,居然连第一研究院和资格证考试也,堕落如斯了”

  因为昨天被负责人引荐过的缘故,阮棠根据声音依稀分辨出这个几个人都是这个军工部的骨干级精英研究人员。

  阮棠听到这里,方才知道这个要塞军工部的研究人员都是如何想自己的,不由得愣在了当场,考虑起了自己此刻该如何破局。

  就当这时,几人从厕所里出来,却是与刚准备离开的阮棠撞了个正着。

  场面一度极其尴尬了起来,几人当即对着阮棠便是尬笑道:“阮博士这么巧”

  “我过来上个厕所。”阮棠面无表情,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般对他们点头示意,直接进了厕所。

  虽然这几个人在背后说了他坏话,但他们却都是驻守边关多年的精英人才,帝国劳苦功高的功臣。

  在边关这样的地方,就连奥斯顿也不敢拿自己的架子随意发疯,阮棠自认自己就更没有这样的资格以势压人了,只将所有的一切都当做子虚乌有。

  “诶,怎么办啊你们说他刚刚听见了吗”见阮棠进了厕所,几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胆小的当即紧张的问道。

  其中作为军工部科研人员一把手的伽利略却是不屑嗤笑道:“怕什么咱们说得不是事实吗”

  “在边关保家卫国,为要塞军工奉献一切的人是我们,而他们这些皇室贵族又为保卫帝国做过什么呢功劳和荣耀都被他们得去了,还容不得我们私下议论议论,发泄情绪吗”他最为厌恶的就是这种到边关来镀金混资历的贵族。

  他们保家卫国付出血汗的事迹,就这样成了这些人回去以后吹嘘,宣扬的资本。

  阮棠上完厕所回去后,只字未提,只是默默在研究所里围观起了各个研究人员的工作过程。所有人都当他是过来混时间的,全都对他视而不见,各自忙着各自的。

  阮棠走过许多人的工作岗位,都默默的离开,只在走到其中一个在厕所里议论过他的研究员身侧:“等等,你先别急着往下弄。”

  “阮博士有什么事吗我这个工作很紧,可是半点也耽误不得的”那研究员还以为阮棠是为了厕所的事来找回场子的,面上毕恭毕敬,但心中对于阮棠的不满却更甚了。

  “耽误你半分钟就好,我觉得这个有一些问题。”阮棠态度尽量谦逊道:“你最好重算一遍,不然接着做下去很可能会出错,到时候又要重来。”

  那研究员见阮棠让自己重算当即微微蹙起了眉,以为阮棠是故意过来找麻烦耽误他时间的,竭力压制起了自己的烦躁。

  “有什么问题需要重算的我看是没什么问题的”正当这时,身为副负责人的伽利略却是走了过来,还以为阮棠是过来找茬的,扫了一眼那研究员的光脑,当即挑眉,极为护短地看向了阮棠:“阮博士是帝星来的专家,您竟然觉得小刘的数据有问题,还请您不吝赐教指出这些问题的错漏之处”

  “如果找不出来,我们军工部也没有那么闲,经不起您这样的专家三番四次让重算的折腾。供不起您这尊大佛,还请您离开军工部。”伽利略自觉自己已经将阮棠得罪很了,所幸撕开了这层窗户纸,直接表露出了自己对于阮棠这样所谓精英的不屑。

  负责人闻讯赶来,见伽利略这个刺头竟和阮棠怼上了,当即对着阮棠便是温声道:“阮主席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您没事别在科研区乱逛,咱们先回去休息休息,我给您倒杯茶”

  “伽利略你怎么回事啊阮主席让你们重算就重算呗,顶什么嘴还不赶紧的给阮主席道个歉。”负责人对着伽利略使了个眼色就让他道歉,紧跟着又对阮棠道:“对不起啊,阮主席,年轻人不懂事,毛毛躁躁的,我这就让他给您道歉”

  要塞军工部的这群野路子科研人员就像是群熊孩子,对于帝星贵族十分抗拒排斥,负责人夹在他们中间需要不断的中和缓解他们与帝星军部的关系,就像是个带着一群熊孩子的老妈子,需要不断的费心到处赔礼道歉,还吃力不讨好。

  这一回,伽利略就是不肯给他面子,对着阮棠就是嗤笑道:“这个歉我不道。时间这么紧,我的团队成员可经不起专家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重来老张,张威廉,你今天要是护着他,你就让我走吧,老子不受这个鸟气”

  “伽利略扬,你怎么说话的阮主席抱歉,他就是这个狗脾气”负责人张威廉看着他这样急得都快上火了。

  阮棠见状,却是好脾气的笑了笑:“没什么,我倒觉得伽利略中校的脾气挺好的,直来直往。”

  “科研人员讲究的是实力,而非履历他作为组长维护自己的组员也很正常”

  张威廉当即赔笑道:“您能够理解实在是太好了。”

  伽利略闻言却是桀骜不驯的嗤笑出了声,只觉得阮棠是在假装宽容大度,假装好人。

  “不过,刘研究员的数据是真的有问题的,您既然想听我说,我就说给你听,重算给您看怎么样”阮棠笑眯眯的问道。

  伽利略二话不说直接将小刘的光脑放大到了无数倍呈现在了阮棠面前,对他做了个请的手势:“您最好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他一眼带过去根本没发现小刘的运算数据有什么问题,且还要看看这个帝星来的砖家能怎么给他们找麻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