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慧眼娇妻:鬼王老公太粘人 > 第四百三十章 确实少了
  当然这些神器,现在也是不会有什么回应的,只是这么安安静静的在一边。

  冥梧亦看着这几个小神器,也是非常的无奈,感觉上自己的女朋友也不是很在意他的样子。当然现在唤醒这些神器,的确也是非常重要的,还是能够增加很大的力量。

  结果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时元宁发现少了一个,神器少了一个。

  时元宁仔细的找了一下,甚至是自己的床底下,都没有放过,可是还是没有。

  “小亦子。”时元宁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冥梧亦:“丢了一个神器怎么办?”

  冥梧亦楞了一下:“丢了一个是什么意思?不都是放在柜子上面的吗?”昨天晚上,时元宁明明也都是放在柜子上面的,这应该是不会有错的,毕竟当时的冥梧亦还有点吃醋。

  因为时元宁在意这些神器,的确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作为男朋友是该吃醋。

  明明放在这里的,怎么可能会不见呢?冥梧亦昨天也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时元宁也是很无辜的看着他:“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可是的确就是不见了。”

  两个人在房间里面,也是找了好一会儿,还真是完全找不到了,的确少了。

  这边的时元宁眨了眨眼睛,有些想不明白,怎么好端端的事情成了这个样子。

  正常来说,自己的房间,任何的动静,应该都是不会瞒过冥梧亦的,而且白绒绒也是在这里的。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意外发生?还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想了半天,时元宁都觉得是想不通的,这根本就没有理由啊。而且神器怎么还会丢呢?被人偷走了?那也不太正常啊,还是说自己跑了?

  时元宁和冥梧亦,一起在房间里找,都没有找到丢失的炼妖壶,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奇了怪了,怎么就不见了呢?难道说还能长眼睛了,长腿了?会不会是变成人了?”

  每一个神器都是有灵魂的,既然器灵是存在的,那么是不是也是可能出来呢?

  如果真的是出来了,那么的确也是会比较小心,到时候自然而然的隐藏了。

  冥梧亦皱起眉头:“不会吧,真的是离开,我也是可以听到声音的。”

  显然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冥梧亦也不觉得,自己会多么的大意。

  所以肯定也是出现了什么事儿,而且还是他们不知道的,对于神器这一方面,问小白是最好的。他们是不太明白,小白却很在行,这些事情都是可以有答案的。

  小白本身也是不用睡觉的,器灵是一个没有生命的生命体,全靠着神器的力量。

  神器坏了,器灵也就受伤,神器碎了,器灵自然也就死了,当然也可以恢复。

  也就是说,器灵是神器的另一个形态,只是他们是分开的而已。

  这样的情况下,对于这些东西,最了解的肯定是要算小白了。

  而且神器彼此之间是最熟悉的,他们一定能够知道,为什么彼此会不见了。

  这边的小白,此时也是坐在沙发上,正看着那边的星玥打游戏,游戏这个东西,对于小白来说,还是非常的陌生的。他也算是聪明了,可是也不懂这个,到底是好在哪儿。

  这些东西看起来很有意思,可是玩一玩也是就是那样,并不觉得大不了。

  所以小白也自然而然的,就不这么的关注了,只是多少会去看看。

  看着星玥这么兴致勃勃的,小白也是有点不明白,她的乐趣在哪儿。

  时元宁这边出来,小白的注意力就回来了:“对了主人,我昨天拿走了炼妖壶。”

  “什么?我还在找呢,我还想要问问,炼妖壶去哪儿了,你是不是知道呢。闹了半天原来是你拿走了炼妖壶啊,你什么时候拿走的?我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注意到?”

  当然最后才是重点,什么时候拿走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会没有任何的动静。

  小白嘻嘻一笑:“其实我也是悄悄过去的,知道你们没有动静才这样的。”

  当时也是看着他们都是睡着的状态,当然也是不会打扰的,自然是悄然过去。

  冥梧亦这边,也是觉得很无奈:“小宁一大早上就发现,炼妖壶突然不见了。”

  “当时小宁还以为,是自己没有看住,或者是这个炼妖壶,突然有了人的形态呢,谁知道是这样的情况。你要是拿走了,你倒是说一声,不想要打扰的话,留下一个字条什么的也行。”

  什么都没有,肯定也是有点吃不消的,主要冥梧亦也是在意时元宁。

  当时如果不是时元宁这么的着急,可能冥梧亦也不觉得,连耀辉会丢失。

  在房间里面不见了,而且结界也没有任何的问题,这也就说明不是外人拿走的。

  既然不是别人拿走的,那就和家里的人少不了关系,既然是家里人还有什么可在意的?对于这些,冥梧亦自然也就是觉得无所谓,只是看着时元宁这么担心而有点纠结。

  现在找到了就好了,只是时元宁觉得很奇怪:“你把炼妖壶拿走做什么啊?炼妖壶放在我的地方,不是好好的吗?再说了,你昨天怎么休息之前不说呢?偏偏还是我们休息之后才说?”对于这样的行为,也真的是不能理解,怎么就偏偏那么晚,要把东西拿走呢?完全可以等到白天啊。

  这也就是一晚上的时间,还能有什么情况发生?就算是着急也没用吧?

  这个时候,从上面下来一个长得很漂亮,又很妖娆的女人,真的是妖娆。

  至少在时元宁看起来,这个女人真的是很有魅力,完全不像是一个普通的人。

  就是那种一眼看过去,就觉得应该是妖精的,而且看着也还是很眼生的。

  时元宁眨了眨眼睛:“这谁啊?”怎么家里出现这么一个女人,自己会完全不知道呢?她觉得自己似乎不是睡了一觉,而是一直都在外面一样,这也有点太说不过去了吧?这是谁啊?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