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慧眼娇妻:鬼王老公太粘人 > 第四百一十章 曾经发生的
  “自杀?”王立恩不敢相信:“从这种血迹的分布来看,不可能是自杀啊。”

  血迹分布比较广泛,说明这人应该是受伤,不只是一个地方才对。

  而且还有喷溅到墙壁上面的,如果是自杀,是不是未免对自己太狠了?而且这样的自杀,还真是没听过。白敏耸耸肩:“我怎么知道,但是调查的结果显示,就是自杀的。”

  死者被在这里发现,当时的伤痕的确匪夷所思,但是确实是确定是自杀。

  这样的一种情况,让范颖的眼睛都亮起来了:“这么说真的有鬼?”

  李雅琴也是很有兴趣的样子:“还真是没准,不过这么长时间还在这里吗?”

  王立恩轻笑:“一定是这人疯了,不要什么事儿都怪在鬼身上。我们探险过这么多次了,哪有见到过鬼的时候?我是为了证明世界上没有鬼才来的。事实证明的确也没有鬼啊,我们一起去了这么多的地方,却也都是看到了一些,故弄玄虚的东西。我觉得这个世界,还是比较单纯的。”

  这话范颖就不爱听了:“怎么就能说是没有?没看到过,我们只能是没有找到。说是没有我可不赞成,万一哪天我们看到了呢?这都是没准的事情,我看这件事儿就很诡异。”

  白敏还是很赞同的:“这些当时的照片,也是这么说的,我费了很大力气。”

  想要找到当时这里的情况,可不是这么容易的,尤其是这里还是凶杀案。

  虽然最后判定是自杀,的确也是有很多的问题,尤其是当时死者的情况。

  王立恩耸耸肩:“也可能是谁,杀死了这人之后,把一切的情况都抹掉。”

  抹掉痕迹这种事情,如果是一个计划缜密的凶手,也是可以做到的。

  这边的时元宁却是一直,打量着这个地方,也是想要从这里,看出一些什么。现在眼睛的能力,还不是控制的太好,所以需要仔细的打量,需要认真的看过才能知道。

  于是也就看到了,这房间里面的情况,而当时这人的样子,绝对不是普通。

  身上黑气缭绕,在这里死去的男人,绝对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他的确是自己,拿着刀杀死了自己,但是脸上一直带着诡异的笑就是不正常的。

  再加上这人被砍中了脖子之后,竟然还能继续,又给了自己几下。

  逃是真的逃不出去了,只是选择这里,是为什么呢?然后时元宁就看到了,从墙壁的画里面,走出来了一个人。说是一个人,倒是和人差不多,只是更高更瘦一些。

  而这个走出来的人,眼睛是黑漆漆的空洞,嘴也是能够真的张得很大。

  而他直接把这个死者的魂魄,就这么吃下去了,死者被完全的毁灭了。

  时元宁眨了眨眼睛,好奇的走到了这幅画的前面,也能看得出来这画没人打理。

  而且还是一幅抽象画,景色都是扭曲的,但是人影却显得细长。

  还真是和自己看到的,那个走出来的一模一样,所以这个是个鬼吗?

  可是如果是鬼,为什么没有自己的样子?还是说画本身就有问题?凑近闻闻,却没有发现任何,不应该有的气味。时元宁有些好奇的看着,看不出来是什么情况。

  “怎么?你也对这些非常的了解吗?这幅画的画工还是很不错的。”

  正在看着的时候,旁边的常山突然这么说,弄得时元宁有些奇怪。

  不过常山倒是没有发现:“看起来,这幅画也是颇有大家风范。”

  “虽然并不真的是什么名家之作,却也是很不错的,尤其是颜色方面。所以这幅画还是很值得摆出来的,如果是卖出去,也是能够卖一个不错的价钱。”

  常山觉得奇怪:“进门之后,也没有怎么看到画,这样的画为什么摆在这里?”

  虽然说这幅画,不是谁都会欣赏的,但是毕竟也是还算不错的。

  怎么偏偏摆在了杂货间呢?这里什么都有,反倒是根本显示不出这幅画的价值。

  作为一个,很喜欢画作的人,常山觉得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太过可惜了。

  时元宁很严肃:“因为这幅画,就不应该要出现在任何的人面前。这幅画是有问题的,你们不要靠的太近了,这里不对劲,大家还是小心一点更好。”

  常山看着她严肃的样子,觉得很好笑:“小丫头,你这是第一次来探险吧?没事儿,虽然看起来这里很危险,但是也只是传闻而已,不要因为一幅画,就这么大惊小怪的。我也是进行过很多次的探险了,很多的地方,的确也是故弄玄虚,这里是比较有名的,所以我们过来的时候,才这么的小心。”

  这样一幅很有经验的语气,到没有让时元宁觉得,太过的不高兴。

  不过很显然,冥梧亦很不喜欢,这个常山对自己的女朋友太亲近。

  “信不信由你,不过还是远一点,对你们都是有好处的。”时元宁也不勉强。

  只是不想要看着,一些无辜的好奇的人,在这里因为一幅画再死去了。

  常山倒是没有怎么在意,还是仔细看看,这幅画的确是越看越不一样。一开始觉得,这幅画是不属于名家的作品,也没有觉得怎么好,可是真的有魅力,就是越看越觉得好看。

  眼看着常山越来越靠近,时元宁拉了一下他,就看到画中伸出一只手来。

  这只手狠狠地抓住了常山的下巴,甚至能够听到,骨骼的抗议声。

  时元宁神色一凛,一把抓住了这只如同枯木一样的手臂,直接把这个东西抓出来。

  常山疼的不行,也是一样的去挣脱,却根本没办法,就像是被钳子抓住了一样。

  “小亦子来帮忙,把我的符纸拿出来。”因为现在抓着这个东西不好动手。符纸是放在背包里面的,这样的情况根本拿不到,也不能指望白绒绒了。

  “不用这么麻烦。”冥梧亦走过去,一样抓住了这只手臂,瞬间他就放开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