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百晓生 > 玄幻奇幻 > 慧眼娇妻:鬼王老公太粘人 > 第三百八十章 抢东西
  此时的薛巧然,的确是有些害怕了,可是这是自己的家,而且自己还握着手机。

  哪怕是被眼前的人威胁,薛巧然也是觉得,自己在这里就是正确的。

  时元宁看了一眼朗清:“如果薛小姐还是不同意,我们可就要主动动手了。”

  刚才是这群人对他们动手,而时元宁等人,不过就是自动的防备罢了。现在这么说,为了让这群人知道,自己不是不打架,而是觉得没有必要的时候不动手。

  “薛小姐,你可是要想好了,我给你五分钟吧,乖乖交出那个护身符。”

  第一次来人家的家里,抢夺这些东西,还真是让时元宁有一种全新的感觉。

  虽然算不上是好,却也挺有意思的,而且还有一种,让人厌恶的嘴脸。

  忍不住转过身去偷偷笑笑,冥梧亦非常的无奈,看起来她还很享受,这样当坏人的过程。“薛小姐,好话我们说过了,我们的目的是这东西,不是为了来这里劝说你的。”

  冥梧亦板起脸,虽然是看起来好看,也绝对是让人觉得很吓人。

  薛巧然看着时元宁转过去,还以为这人是真的,给自己留下时间思考。

  再加上冥梧亦的这一番话,弄得薛巧然更加的担心了,也更加的紧张。

  朗清和萨利,安安静静的站在时元宁的身边,也是看到了,正在偷笑的时元宁。哪怕是朗清和萨利,也是觉得有点好笑,她还紧紧地揪着白绒绒,显然是不想要笑出声音来。

  而被揪着的白绒绒,也是好脾气的,一动不动,甚至是没有任何的叫声。

  虽然的确是有一点疼,好在时元宁还是很知道,做事的分寸的。

  五分钟之后,时元宁算是好不容易,止住自己的笑意转过身来。

  脸色再次的严肃,而且轻佻一些:“所以现在,薛小姐是不是想好了呢?”

  这一群人都是来者不善,薛巧然当然是会觉得害怕,而且的确是看到了,这些人的身手。真的是打起来,自己也是不占据任何的优势,更何况刚才自己要打电话,才发现打不出去。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边的情况是这样的,而自己的手机,的确是不好使了。现在的薛巧然,算是没办法和外界联系,怎么可能会不觉得害怕呢?“你们到底为什么,非要置我于死地!不过是一个护身符,为什么她死了,都不让我留下来这个东西!为什么我就不能拥有这个东西!”

  时元宁很是无辜:“这我怎么知道?要不然问问你死去的姐姐。”

  “你们的纷争,我是没什么兴趣知道的,为什么我怎么可能会了解?”

  “我是拿了你姐姐的钱,所以才会来这里要这个东西,拿过去给她一个交代。”

  一听到这样的说法,薛巧然觉得看到了希望:“既然是这样,你们拿一个假的过去,不就行了吗?反正也是一个死人了,根本就不用担心,一个死人会说什么。”

  既然是给死人一个交代,那么无所谓是真是假的,只要是有交代就行了。

  时元宁震惊的看着薛巧然:“薛小姐怎么会这么想?死了的人不能尊重吗?”

  “死去的人,在我们这里下的单子,我们自然也是要把这个单子做好的。”

  时元宁耸耸肩:“而且你怎么知道,人死去之后,就不知道这些事情了呢?”

  “不然你以为,我们是从哪儿,弄来的这个单子?还不是你姐姐去找我们。”

  薛巧然楞了一下,随即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自己的后脊升腾而起。“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姐姐,才去找你?绝对是不可能的,我姐姐已经死了。”

  “是已经死了,不死了怎么可能找我们?就是因为死了,才找到了我们啊。”

  死了没死,这有什么重要的?因为不管是人,还是鬼,都是可能找到他们的。

  而且选择接下来的单子,时元宁是绝对不会,轻易的放弃的。

  这么一个要东西的单子,如果还做不到,是有点无能了,当然她也要说实话。

  薛巧然的脸上面无血色:“不可能的,她已经死了,不会对我造成威胁的。怎么可能还会回来,你一定是骗我的,如果她回来了,怎么可能不去找我?”

  毕竟自己也是做了这样的事情,薛巧嫣都死去了,一定会来找她。

  然而一直以来,薛巧然都是很平静的,不可能是薛巧嫣能回来找她。

  “她是不是找你,这个我也没有询问,但是我觉得和这件事儿没有关系吧?”

  时元宁伸出手来:“我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要你的这个护身符。薛小姐,别浪费时间了,我们都在这里,为这个事情讨论了半个多小时了,我觉得该说的也应该是说完了,现在是不是应该,稍微解决一下我们的问题了?我是真的没想过,自己要去考虑,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现在真的是有点累了,时元宁看看沙发,实在是不知道,这里是不是该坐下。看起来倒是不错,问题是不够温馨,也不知道坐下来是不是算是正确的选择。

  冥梧亦连忙一挥手,拿出来了一个小蛋糕,递给了时元宁,让她吃着休息。

  白绒绒很识趣的走到一边,乖巧的在时元宁的腿上,放下自己的头。

  “薛小姐,你再这么僵持下去,我觉得我会饿,快点做决定吧。”

  萨利翻了个白眼:“废这么多话干什么?我们直接去抢,就行了吧。”

  反正对于他们来说,这些人也不是对手,干什么非要在这里劝说?

  朗清拉着萨利一起坐下来:“事情能够不动手,就不动手,这是元宁的想法。听她的吧,反正也是她接下来的,我们就是照着她说的去做就行了,你要吃什么吗?我有吃的东西。”

  看了一眼朗清的肚子,萨利觉得自己还是没什么想要吃的,因为可能在肚子里。

  这一个眼神,就让朗清知道了是什么意思,顿时觉得非常的无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